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01

回乡

春节回家过年,免不了东家西家串串,亲戚朋友家坐坐,喝酒自然也是难免。传统社会的纽带已经打破了,好在还有一些亲情在。大家看着彼此,回忆过去的时光,就算是过年了。

工业化和城市化冲击下,乡土社会的解体,是一种必然。前些年流行的回乡文学,更多是对回不到的过去的一种怀念。旧秩序已经瓦解,新秩序尚未建立,大家生活在对秩序的渴望中。任何一种可以为锚的东西,都会受到某种程度的眷恋。

过年期间,难免遇到一些“大哥”式的人物,拉着你指点江山。看着他的激情澎湃,你知道改变不了他的想法,只有频频举杯,用酒精调和现场的气氛。有时候,你明明已经很疲倦了,还是没法脱身。

其实不奇怪。传统社会里,这样的表演,在无数饭局上演。大家司空见惯了,一般都是忍一忍,过去就好,不要伤了和气。一年见不上一次,何必呢?陋习归陋习,你改变不了,有什么办法?举杯缓和一下气氛。这些年,这种情况已经好很多了。

02

领导

细想起来,这样的场景,在城市里甚至大城市里,依然存在的,只是程度不同、包装各异。

记得以前北大有位领导,特别喜欢长篇大论。大大小小的会议,开口常常就是3个小时。会议一般半天,3小时基本上就听他讲了。台下那么多人,每人3小时,不知是多少时间。

按说,北京大学的会场里,应该有很多读过书的人,不乏一些有真学问的人。讲话的人,该知道自己的斤两。倘若对学问有敬畏,就不会这样毫无顾忌,唾沫横飞。倘若对学问没敬畏,不知是怎样当上北大领导的。

讲话的目的,是澄清问题,补充信息,分享思考。这位领导,开那么多会,处理那么多事务,定然是没多少时间读书的,想来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思考。天天讲这么多,大多数是车轱辘话。

其实,只有不知道自己斤两的人,或者不尊重别人的人,或者兼而有之的人,才会如此不尊重别人的时间。更有甚者,觉得官大学问大,自然就不会尊重别人的时间。

这样的领导,身披着北京大学的外衣,却依然没有脱离传统大哥的内核。身处现代,心在传统,游离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有点像是孤魂野鬼,只是不知有什么冤情,不抓紧去投胎。

03

教主

倘若深究,我们的官本位文化,不是今天才有的,而是植根于我们的传统文化。我们的传统文化,强调对于某个集体的归从。这个集体,可以是宗族,可以是村落,也可以现代的单位、组织。进一步,对于集体的归从,会转化为对于权威的归从。经过2000多年的演化,官员成为权威的化身,甚至是唯一化身。官大一级压死人,并非戏言。

对于集体和权威的归从,对应的是对个体的压抑。我们的传统文化,对于个体、个体空间、个体时间、个体创造性的尊重,权重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小。于是,个体的思维、创造力、探索性观点,传统上就是被压制的。这种压制,很多时候是在潜意识中,大家如此习惯,以至于并不觉得压制。

遗憾的是,现代社会的进步,依赖于个体创造性的发挥,而不是对权威的归从。对权威的归从,可以说是现代化的天敌。

在这样的文化土壤中,容易产生这样那样的“大哥”。一方面,这些人确实有点能力,或者有点权力。另一方面,这些人会有意无意利用“归从”的心理状态,利用自己的某种权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别人。

大哥的极致,是教主。一些有所成就的人,会以“教主”自居,自以为高瞻远瞩,震烁古今。这样的心态,在今天的中国,依然普遍存在。

教主多了,隐士也就多了。中国人归隐田园、寄情山水的传统,也是源远流长。教主那么厉害,离他远点可以吗?惹不起躲得起,也是一种传统。

04

传统与现代

深究的话,所谓高瞻远瞩,只在传统社会存在,在现代社会并不存在,逻辑上就不存在。怀有这样心态的人,依然活在前现代社会,对现代社会的逻辑,缺乏基本的理解。

传统社会的特征,是封闭性、稳定性。王朝更迭,千年不变,读懂了过去,就看懂了未来。顿悟之后,像是开了天眼,世事洞明。这样的环境下,是会出一些枭雄式人物。看似宏图伟略,其实不过是螺蛳壳里做道场。不然,也不会两千年走不出王朝更迭的怪圈。

现代社会的特征,是开放性、演化性。科学革命以后的现代社会,技术和生产的边界不断外延,社会组织的形态不断进化,整个社会处于爆炸式进化的状态。如果说传统社会是封闭的稳定系统,现代社会则是开放的不稳定系统。不稳定的原因,是因为这个系统不断进化,不然就是失去生命力,在竞争中败北。

开放体系对封闭体系是降维打击,后者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像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是降维打击,后者也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未来的智能文明对传统的制造文明,也是降维打击,后者也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在这种开放体系中,不仅过去经验对未来的解释力有限,最前沿科技和理论的解释里也很有限。因为,未来的进化是未来的知识驱动的,而未来的知识我们并不知道。在不断进化的体系中,用过去的知识高瞻远瞩,无异于刻舟求剑。

所以,在现代社会,没有所谓高瞻远瞩,只有不断的学习和适应,不断面临新的挑战。一劳永逸的事情,在现代社会是不存在的。系统是不断进化的,高瞻远瞩只是笑话。所谓高瞻远瞩,也许不过是回望过去,甚至是固步自封。

05

零和博弈与正和博弈

传统社会和现代社会的另一个本质不同,是博弈的性质不同。

传统社会是封闭体系,封闭体系中,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是零和博弈。资源总量有限,张三多了就是李四少了。这种情况下,资源的争抢可以很残忍。一将成名万骨枯,万骨连个名字都没留下。

现代社会是开放体系,开放体系是增长体系。更多时候,人们用增长来化解矛盾,用外延来化解内卷。这时候,人们之间的博弈可以不是零和博弈,而是正和博弈。

在开放体系中,竞争可以不是你死我活的,可以是共存的,甚至是互利的。经济学和政治学的一个区别,是经济学更注重做大蛋糕,政治学更注重分配蛋糕。分配的过程,总是充满摩擦的。做大的过程,可以大家都不受损,或者可以拿增量弥补受损者,摩擦可以小很多。

进一步说,传统社会的秩序,注重现存资源的分配。由于资源总量有限,增长非常困难,所以分配的秩序非常重要。传统社会的治理,重点关注的是这个分配秩序,这个不难理解。增长很难,很难看到效果,不如关注分配。这种情况下,“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理念深入人心,其实不难理解,因为增长反正很难。

作为对比,现代社会的秩序,更注重增长。比如说二战以后,全球迎来罕见的长期增长,人类的物质财富上了几个台阶。今天的平民百姓,生活质量远超古代的王侯将相,预期寿命也不是旧时贵族能比的。近百年来大家反复强调经济增长,是有道理的。不强调增长,强调什么呢?难道继续在螺蛳壳里做道场?

在此基础上,人类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长期和平。1945年以来,人类几乎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战争。主要的大国之间,摩擦不断,但是没有正面的冲突。2022年爆发的俄乌冲突,2023年爆发的中东冲突,目前看也还是局部的冲突。只希望,冲突不要升级了。兴亡皆是百姓苦,战争从不解决问题,最多换个人切蛋糕。

06

如何适应现代社会‍‍‍

如何在现代社会生存?进化的世界,适者生存。抓住手中的机会,增强自己的能力,才能争取到更多的机会。在这样的过程中,才能不断进化。个人如此,企业如此,国家亦如此。

一个明显的错误,是固步自封。在现代社会,固步自封只会自我淘汰。世界每天都在进化,你不进化,其实就是退步。学如逆水行舟,古人诚不我欺。

如果做不到,至少不要妨碍别人。比如那位北大领导,每次占用别人那么多时间,其实是妨碍了大家的学习和进步。现代人的修养,首要是对人的尊重。尊重人,从尊重人的时间开始。教主的心,启蒙的心,大家长的心,可以一并放下了。

还有一个不明显的错误,是做太长远、太超前的规划。人们不可能没有规划,但是太长远、太超前的规划,不一定是最优选择。情况变化很快的,规划赶不上变化。立足现在,提高自身,夯实基本素质,和机遇一起进化,是更适应现代社会的做法。

至于太超前的想法,前方在哪里都不知道,你往哪里超呢?

(文章转载于公众号徐远观察)‍‍‍‍‍‍

 

话题:



0

推荐

唐涯

唐涯

749篇文章 22小时前更新

博士、金融学者,香帅数字经济工作室创始人,香帅的金融江湖公众号主理人,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主理人,年度财富报告主理人,曾任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