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爷青没

爷青没

昨天一整晚被达叔刷了屏。可能我的痛感是后知后觉的吧。直到今天下午,湿漉漉的薄薄暮色中,走在北京春寒料峭的街头,像江南一样绵密的细雨沾湿了头发和大衣,一阵寒意涌上来,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然后和往常一样,很自然的,很黄很暴力的想到了《大话西游》中达叔和春三十娘的经典对白。和往常一样,忍不住咧嘴一笑,像是和岁月之间的某个密码。还没笑完,这才突然意识到“打了一个冷颤”的奶妈已经不在了,笑容就慢慢凝固在嘴角,站在街角的冷风里,一时间回不了神。
 
半晌,裹紧了大衣往前走。说不上巨大的悲恸,只不过是让人萧索的“纤悲微痛”, 犹如这北方枯枝间的黯淡黄昏。脑子里冒出一句很无厘头的话,“爷青没”。从Beyond开始,到哥哥,梅姑,迈克尔杰克逊,马拉多纳……青春像过气视频的弹幕,一点点的稀疏零落,终有一天将消失不见。
 
 
从镜子里看见你
和昨天     好象没有什么
不同   
和我     好象没有什么
不同
 
最初的那一天
我们对命运    一无所知
所以     勇敢
笑得璀璨
忧愁    譬如阳光下
淡淡的水渍
 
那时候    我们是不是
偶尔也写诗
在春日将尽时
哀悼来不及开始又消逝的
爱恋    那个少年
总是在模模糊糊的记忆中
经过……
 
从镜子里看去
我和你     真的
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我们和昨天     真的
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忘记岁月
忘记爱恨
忘记平淡琐碎消磨
 
在镜子前我看见你
重叠     我的脸
笑    落泪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