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基金和数字化的趋势

基金和数字化的趋势

◾ 基金篇
 
2020年,公募基金行业收获历史性“超级大年”,规模和业绩双丰收。这一年,新基金发行规模超过3.1万亿元,权益基金平均获得44.82%的收益。冠军基金的回报率达到为166.56%,创出近五年年度最佳业绩。
 
01 课程要点回顾
 
在基金篇中,我为大家集中回答了“基金该不该投,怎么投”的困惑。下面是我为你总结的要点:
 
1.基金该不该投?
 
在建立以股权投资为核心的直接融资市场的背景下,2020年是A股市场进入“基金时代”的起点。具有分散化、专业化特征的基金将成为未来城市中产的标配之一。
 
2.基金为大家赚钱了吗?
 
过去十多年和指数相比,中国偏股型基金在获得“超额回报”上略有优势,但并不明显。但基金具有反极化和抗波动的特征,是更稳健的投资方法。所以财富净值高的人更喜欢投基金。
 
3.选择冠军基金得奖,基金爆款基金,对不对?
 
冠军基金的后续表现往往并不亮眼,多数冠军基金都可以用“伤仲永”形容。得奖基金只能作为一个选择中庸基金的标准,不能作为获得超额回报的选择。爆款基金多产生于牛市,基金建仓点位偏高,需要谨慎。
 
4.明星基金背后的投资逻辑
 
以2012年为界,王亚伟和张坤是中国股票投资界的两个标志性人物。他们的投资风格和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及市场价值结构有很强的相关性。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反映在股票市场上,就是行业赛道竞争逐渐转向企业竞争。
 
5.如何定投基金?
 
定投是时间维度上的风险分散,在资金价格的趋势不清晰且价格波动大的时候,定投策略更优。普通投资者在趋势判断上并无优势,所以定投对大部分人合适,尤其是金融小白非常合适。定投的时候要注意期限够长,频率不要太低,金额因人而异,但一定要保证自己的流动性。
 
6.最后,我还为你整理出了基金选择的负面清单,因为成功无法复制,但是错误可以尽量避免。五大因素:基金经理年限、基金历史回撤、基金规模、历史业绩。尤其要注意过往的业绩不代表未来。
 
02 问答精选
 
聂鲁达的耳朵:如果大家都逐渐通过基金投资,散户的比例越来越低,是不是会影响今后主动型基金的整体收益率呢?
 
香帅简答:
 
很好的思考。从美国经验看,主动基金越来越跑不赢指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基金的对手方是成熟的机构投资者,价格发现效率高。
 
在中国,主动型基金比指数好一些的原因之一是,基金的对手方是散户,散户亏的就是机构赚到的。但散户比重是否与整体超额收益负相关,还没有定论。
 
职业篇
 
◾ 数字化
 
2020年是“冰火两重天”的一年。一方面,对于许多线下消费行业来说,2020年是一场飞来横祸。餐饮、文娱、酒店、旅游等多个行业停摆几个月。另一方面,在线教育、在线医疗、社区团购等数字平台一片火热。在数字平台的生态系统中,也生长出许多新生物,例如新消费品牌完美日记、元气森林、钟薛高等爆发式增长。
 
01 课程要点回顾
 
这些现象的底层逻辑是什么呢?《香帅中国财富报告》19-24节,我们分析了数字化的大逻辑,以及数字平台的发展趋势和数字化时代的创业机会。我给你简单总结6个要点:
 
1.数字化平台成败的关键就在于能否把供需双方标准化。在高度依赖个体能力、高度信息不对称的服务行业,平台将核心资产(服务者能力)标准化的难度更高,容易陷入“逆向选择”的困境。
 
2.难以标准化、高度依赖个体能力的服务业平台,主要有两种演化路径:工具化和去平台化(产品化)。
 
3.我国线上城市化建设高潮已经基本结束,下一个创业风口在于做好某个产品,回到根本需求。“平台红利下降,产品服务为先”的后数字化时代逐渐来临。
 
4.目前的新消费品牌本质上是“营销主导”,利用数字平台链接消费者和生产端,构建企业信用。但是,长期来看,新消费品牌必须将“营销创意”转化为更基础的“研发创意”,才能构建长久的企业信用。
 
5.数字平台具有网络效应,具有自然垄断倾向,是一种强横的垄断。但同时,数字平台也时刻面临新进入者的竞争,也是一种脆弱的垄断。
 
6.数字平台巨头们的数字权力来自他们对大数据金矿拥有的产权。从经济层面,数字权力加剧数字平台的头部效应,拉大社会财富的分化。从政治层面,数字权力加强数字平台对社会的控制力,对社会权力结构造成冲击。
 
02 问答精选
 
许义:标准化才能规模化,适合平台模式,这没问题。但是,到了今天,非常标准化的行业,都已经被平台化了,机会不多了。教育和知识行业是不标准、信息不对称,但是得到做得还行,怎么理解?还有好大夫、小鹅通。
 
香帅简答:
 
很好的问题。非标准化意味着平台化很难、门槛很高,并不意味着完全没有机会。
 
非标准化的行业,也有可标准化的环节,那么就是数字化平台的机会。在非标准化程度高、信息不对称程度高、严重依赖个人能力的行业,数字化平台有两个发展方向:工具化和聚焦产品。例如,你提到的小鹅通,就是将内容行业中开店、上传内容、支付、用户服务等多个环节标准化,针对内容行业提供一套标准化SaaS工具,这是工具化的典型。
 
而得到则是聚焦产品的典型。得到其实是一家教育产品公司,不再是线上音频的知识付费平台。得到编辑们深度参与参与每门课程的设计、打磨、用户管理。“专注产品”的模式,也意味着平台在每门课程上都有较高投入,不可能批量大规模生产,不可能像喜马拉雅那样管理1000万个主播。截至2020年3月31日,“得到”在线课程数量累计也只有300多门。
 
醒客:香帅老师,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就是网红经济存在的商业逻辑是什么。创造价值,好像也没有;创造品牌,也感觉速生速死。有朋友开始将企业重心向培养网红转变,我感觉有问题,但又不知根本,说服不了自己,就更谈不上说服别人,请指教。
 
香帅简答:
 
网红经济本质上就是我们说的“营销创意溢价”,利用营销、宣传、人设方面的创意打造一个网红,满足消费者的某种情感需求,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网红可以帮助企业实现短期内的爆发式增长。
 
但是,注意力来得快、去的也快。企业可以去抓风口、借东风,利用各种新兴营销渠道推广产品,但是企业重心还应该是好好做产品/服务,才能建立长久的企业信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