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献给已经和即将成为未来一代父母的你们

献给已经和即将成为未来一代父母的你们

终于来到2020年末了。
 
这一年好像用什么词语形容都觉得不够确切。整个人类社会像是坐了一次漫长的过山车,跌跌撞撞的“见证历史”。
 
直到11月关于疫苗的好消息接连出现,这场全球性的“新冠病毒大恐慌”似乎终于到了尾声,每个人都在期待,但是也担忧——
 
当世界“重回正轨”后,我们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变化?
 
大概从2月份开始,这个问题就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当时处于社交隔离状态,每天一边在手机上感受到世界的巨大波动,一边大量读文献看数据,到3月份的时候,我已经隐约感到,从全社会的经济和财富情况来说,“疫情前后”可能会呈现出不太一样的格局。
 
5月份以后,各种数据出来,都显示出一种“K型”的分化状态,比如说数字巨头们的财富像吹了气球一样膨胀,失业人口却不断创出新高,美国4月有近2300万人首次领取失业救济金,比如说,截止11月,美国金融行业的薪酬上涨6.9%,就业人数也小幅上涨,但绝大部分劳动力市场却急剧萎缩;比如奢侈品LV门庭若市,但是截止7月底的上半年内,Zara母公司收入同比大跌37.3%,从3月1日至5月6日,H&M的总销售额同比暴跌57%,在中国地区的销售额也下降32%,而美国有194年历史的百货公司Lord&Taylor宣布破产;比如说股权融资市场上,从2020年初到10月份初,头部企业被资金疯狂追逐,标普500中的头部五家数字平台,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Facebook 平均上涨40.36%,而其余495家企业股票平均只增长了0.44%。
 
去年《财富报告》中,我们说过“钱从哪里来”,即一个人的财富由劳动性收入和资本性收入构成。职业上选对赛道和方向,投资上选对标的和时机—— 这些选择会决定我们的财富状况。
 
如果以2020年为起点,我们要面临不一样的时代,那么看清楚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变化趋势,将是决策中最重要的事。不看清楚潮水的方向,很容易事倍功半,甚至被浪潮湮没。
 
从2月到8月,我和团队在数据和文献中摸爬滚打,然后从6月开始做田野调查,两个多月时间里跑了十多个城市,和上百位各行业,各阶层的访谈者做深度调研和访谈。
 
到8、9月时,无数数据,文献,案例,就像千万块碎羊皮,被不断的思考慢慢拼凑缝合出一张关于从历史通往未来的地图。在这个地图上,我清晰的看到,2020年并没有改变历史的方向,但加速了历史演化的进程。
 
从全球范围来说,这个方向叫做“消失的中间层(MISSING MIDDLE)”。这个词极端重要,它不仅仅是指“中产阶级的消失”,而是劳动力市场、企业增长、消费模式、个体财富,甚至城市竞争等全方位的头部效应和分化加剧。而这些大词背后,真的就是我们普通人的职业,收入,房产,财富变动的点滴悲欢。
 
这个趋势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之前半个世纪全球技术进步和金融深化演进的结果。更具体的说,数字化和负利率是主要驱动力。
 
No.1 数字化加速分化
 
首先说数字化。
 
以数字化为代表的技术进步提升了效率,促进了增长,但这是一种高度偏向性的技术进步,对于行政岗位白领、销售员、产业工人等传统的“中等技能”岗位,非常不友好,它导致劳动力市场向两级分化—— 精英层收入上涨,中间层岗位消失,大部分人下沉到低收入低技能岗位。
 
在美国,这种中产消失的现象已经持续近30年,但过去10年随着数字化进程加快,更有恶化的趋势。此外,数字化还催生了平台这种具有天然垄断特征的企业组织模式,企业的头部效应越来越强。比如说,2014年到2019年,美国标普500指数中80%的涨幅是由20%的企业创造的,美股成交额排名前10%公司成交额占总成交额的将近80%,这些企业大多集中在数字化和平台企业上,增长分化现象加剧。
 
增长分化和收入分化会逐渐演变成财富分化,社会阶层分化,城市分化,和消费分化。以最典型的美国为例,从1978年到2018年,美国40%-90%这个中间层的财富占比从37%下降到22%,与此同时,前10%的富人其财富占比从63%上升到了71%,前1%的富豪则从21%上涨到37%。这种MISSING MIDDLE的趋势也反应在了城市和消费上:温和的中立地带消失,富庶繁荣的加州纽约华盛顿特区和衰败的铁锈区的对立和张力越来越大。代表中产的轻奢、实用型市场开始走下坡,奢侈和廉价成为消费的两种主流倾向。同时,优质教育,医疗,文化的溢价更高,社区割裂情况更严重,社会固化的速度更快。
 
No.2 负利率加速分化
 
在数字化加速“头部效应”和“分化”的同一时期,全球还有个显著现象,就是“市面上的钱越来越多,利率越来越低”。资金充沛和低利率环境则主要影响资本性收入的分化。
 
一方面,低利率环境刺激金融资产价格的上涨,拥有更多资产的富人更顺利进入“钱生钱”的正循环。同时,包括风投,创投在内股权融资市场兴起,大量资金竞相追逐那些头部项目,更进一步刺激其价值上涨。换句话说,增长头部化被金融资本加了杠杆,更进一步加速了财富的集中趋势。那些没有能力获取资本性收入的中层到中下层,则被拉开了差距。
 
另一方面,低利率环境也刺激了金融加杠杆的行为,而资产泡沫越来越成为常态。资产泡沫的受害者通常就是略有积蓄的中产阶级。美国次贷危机消灭了大量中产,中国一样,P2P等金融理财泡沫中也是大量中产家庭遭受重创。
 
所以,低利率环境整体上会加大资本市场的波动,也加剧财富的分化,让MISSING MIDDLE的情况更加显著。
 
No.3 MISSING MIDDLE
 
刚才说的是美国的情况,但美国不是特例,其他国家也经历着大同小异的变化过程。中国处境相对较好,主要由于我们人口规模大,地区差异大,整体人均收入还较低,经济还保持一定增速,暂时掩盖了“分化”带来的矛盾。
 
但是从历史演进的角度看,这种头部效应加大,分化加剧,导致“中间层消失”的方向几乎不可逆——实际上过去十年,我们已经隐约看到了这个趋势:数字化赛道持续火热,其他产业低迷;大城市持续增长,房价高歌猛进,小城市衰败,房价低迷;数字平台垄断地位加强,企业头部效应加剧,资本追逐有限的优质标的,形成一波接一波的资产泡沫,2015年股灾,2017年开始的P2P暴雷,2020年的债务违约,理财产品违约,都让许多所谓的“中产家庭”元气大伤。
 
我将这种中间层消失的分化趋势称为历史的冰山。冰山的形成是缓慢的,但也是有加速度的。而2020年的新冠疫情,恰恰助推了数字化和负利率:一是疫情后全球线上化,数字化进程提速,二是各国为防止萧条,均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大放水,短期虽然平复了失业带来的社会动荡和消费骤降,但是全球利率水平再下一个台阶,资产价格则水涨船高,富者更富的趋势更不可逆——这是我们在疫情中后期看到的K型分化的根本来由。
 
用文艺一点的话说,这场疫情加速了历史演化的速度,让“历史的冰山浮出了水面”。
 
No.4 做对的选择
 
我们研究持续了大半年,到9月份心里很清楚。知道这个方向是不会错。
 
为了从个体的角度来做分析研判,我们又和得到一起做了一次财富能力调研,2万多用户都很坦白真诚,我们看到的数据也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思考和研究结果——未来十年,是一个从增长转向分配的时代,分化是大趋势,不管是职业,城市,行业,还是资产,都是如此,所以从个体的角度来说,这也使得“选择”更为重要。
 
说实在话,这个话题对中国的年轻世代来说可能有点陌生,也有点残酷。毕竟这几代中国人对“增长”的感受太刻骨铭心。我们是在40年时间里浓缩了农业社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到智能社会的演进过程。人均收入上涨了105倍,从饥肠辘辘变成了天天担心高血脂——在高增长的年代,人们卯足了劲儿追求增量,想把自己的蛋糕做大。几代人都处于整体性快速上升通道,总觉得繁荣的低垂之果俯拾皆是。很少有人意识到社会的“分配机制”会对自己的生活造成巨大影响。
 
但是,最后我决定要诚实的将变化写出来——这是我在2019年开始这个财富报告系列的初衷和承诺,“以解决实际财富问题为导向,持续的脚踏实地的替中国普通家庭做年度的财富解决方案”。9月到11月,我整理出40多万字的资料,从“分化”这个现实动笔,一直写到“选择”。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个研究者在困惑挣扎之后的“选择”,在分化的国家,城市,职业,行业,资产世界里,去挖掘那些内在的逻辑规律,并将它们呈现出来。
 
在下面27讲课程里,我选取了26个关于“选择”的大问题,分为四个模块:
 
【一】资产篇
 
回答“什么资产可以投”的困惑
 
特斯拉,茅台和黄金上涨的逻辑是什么?
 
该买黄金?国债,房子?还是比特币?
 
A股贵还是便宜?纳斯达克和道琼斯谁更好?
 
【二】基金篇
 
回答“基金该不该投,怎么投”的困惑
 
冠军基金,明星基金,爆款基金值得买吗
 
基金定投是什么,投不投,怎么投?
 
哪些基金经理不能跟,哪些基金不能投?
 
【三】行业职业篇
 
回答“数字化的本质和未来演化”的困惑
 
社区团购,完美日记这些数字化时代产物有前途吗?
 
蛋壳公寓的崩塌意味着什么?
 
平台监管会对未来商业模式产生什么影响?
 
【四】格局篇
 
回答“2020之后世界怎么变化”的困惑。
 
2020年之后将怎么分化?
 
中国的分化有没有自己的特征和趋势
 
更重要的,2021年会是什么样的大环境?
 
我是一个2岁多幼儿的母亲,在做这个报告的过程中,我好多次凝视着他小小的背影,意识到他将面临一个比我这一代更充满不确定性,更分化的大时代。作为母亲,我纠结而担忧,但也更清醒的认识到,我的每一次选择,将是他人生的起点。
 
每个大时代中都有无数小转折。对于普通个体和家庭而言,最重要的莫过于看清并顺应潮水方向,以及在每个当下,一次次的做对选择。
 
只有每次选择的累积,才是未来。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