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有匪君子,如切如嗟

有匪君子,如切如嗟

 

“有匪君子,如切如嗟”

 

 

在一众多少有点发福的中生代经济学家中,张明长身玉立,额外引人注目。

2016年我曾请他到北大光华给硕士生讲过一堂宏观课,记得史在光华老楼101的阶梯教室,明少一件雪白的贴身衬衣,在黑板上信手拈来,洋洋洒洒,已经将一众少男少女迷得七荤八素,说到酣畅处,将扣子解开两粒,脖颈线条侧漏,简直就是一副绝杀的图景。

 

除了帅,张明酒品好,爱交朋友,K得一手好歌,善打篮球,生活随笔写得妙趣横生,他大学时代的室友在他笔下简直呼之欲出。

 

他还招一群好酒爱饭的狐朋狗党建了个群,取名为“酒囊饭袋”,以佳肴美酒戏谑人生。我虽不善酒,也因一点混不吝的气质被招至麾下。

这一面的张明颇有“风流端正”的况味。所以我称其为“明少”,大概也只有他这样的人物担得起这样一个“少”字。

但是做学问的张明,却既不风流也不倜傥—— 严肃,方正,勤奋到令人难以置信——你能想象的传统学人的品质,他都有。

在他的专业文章里,你看不见一丝游戏人间,而是从理论到实证,从逻辑推理到案例分析,环环相扣,严谨朴素。

 

和很多象牙塔学者比起来, 张明对于“现实问题”始终投注极大的热情和关切。这大概和他的师承有关。

 

我也是很多年后蓦然发现,我喜欢的几位中青年经济学家 —— 何帆,张明,张斌,徐奇渊,都出自社科院余永定教授的门下

余老师是宏观背景,门下也大多以宏观为基石。

 

做学问上,何帆以广博见长,文经武略,纵横捭阖;奇渊尚年轻,但是感觉和余老师最像,严谨端正,于细微处见功力;张斌则极专而深,框架感极好,一招出总有力透纸背之感,隐有宗师气象。

 

几位师兄弟类似,张明也是立足宏观,在纯学术研究和政策研究之间游刃有余。研究风格上,张明处于帆哥和奇渊的中间。

 

涉猎甚广——增长的速度和质量,经济周期波动,金融市场,大类资产,汇率变化,货币政策,财政赤字—— 都是张明的领域。但是他的研究方法论又是经典型的,端正严肃,力求准确。

 

要说不同的话,张明的研究一直都有更浓的“市场导向”。

 

2014年左右,中国资产证券化市场刚开始重新启动,我和博士生开始做这方面研究,在找文献的过程中,发现好多篇张明的国际比较的综述文献。

 

当时印象特别深,就感到他对市场的研究热点有天然的敏锐度。

 

2017年他担任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一职后,研究风格更接地气,也更具实操性。汇率,国内外宏观情势,资产价格走势的研判,他的研究始终保持着快、稳、准的特征。

 

有时候我也有点纳闷,一个快意恩仇的风流才子,怎样在“一酒一花一菩提”的生活中做这种看似枯燥严肃的研究,又怎样在这种重重框子的研究生涯中,始终保持江湖气质和赤子之心。

 

更重要的是,怎样能在篮球,诗酒花均不误的情况下,持续每年保持上百万字的高质量输出?

但是今年张明做了一件事情。

 

疫情期间,他正好谢了诗朋酒侣,闭关写作,将这些年他独特“快,稳,准”研究成果的“基础设施”和盘托出——任何经济金融现象万变不离其宗,要归属到“长期增长”或者“短期波动”,而大部分对金融经济现象的关心还是要回到“资产配置”这个问题上。这三个部分构成了从宏观-金融的传导路径。

 

张明的思考框架也是围绕着这三个部分展开。

他以一个生产函数作为“长期增长”的核心,在这个简单的生产函数下,解释了中国1978年到2007年的高速增长,以及之后的经济增速下降,同时基于这个逻辑推演出未来中国经济结构化转型的可行路径。

 

随后,他使用一个“望闻切诊”的框架来理解中国经济的波动:先判断经济的冷热状况,接着分析可行的政策工具(政策工具组合),最后在现实约束条件下讨论工具选择及推演其后果。

 

接着,他将资产按照风险属性归类—— 强风险资产,弱风险资产,弱避险,强避险,然后将其放在增长趋势的大背景下,讨论不同阶段的波动上,资产需要如何配置。

 

就这样一个框架构成了他思考的基础设施—— 所有的研究结论,都会反馈回这个系统,并对系统进行修正。五年,十年,十五年…….基础设施也不断升级,从而得以支持他更快,更准,更稳的研究。

 

这个框架他毫无保留地写在了新书《中国宏观经济分析经济:经济增长,周期波动与资产配置》一书中。6月中,我有幸得到明少赠与的尚未面世的书稿,一气读完。抚书长叹,世界上所有的天赋的背后是都是持续的阅读,调研,思考。

 

想想跟张明认识也5,6年了,嬉笑怒骂往来颇多,见面倒是真真稀少。算旧识,见字如面,又算新知罢。想起少年时候喜欢的一首诗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

 

赠与明少,亦为书荐。

 

《宏观中国:经济增长、周期波动与资产配置》

购买方式

扫描二维码

可以直接购买本书

 

 

 

 

 

 

 

“有匪君子,如切如嗟”

 

 

在一众多少有点发福的中生代经济学家中,张明长身玉立,额外引人注目。

2016年我曾请他到北大光华给硕士生讲过一堂宏观课,记得史在光华老楼101的阶梯教室,明少一件雪白的贴身衬衣,在黑板上信手拈来,洋洋洒洒,已经将一众少男少女迷得七荤八素,说到酣畅处,将扣子解开两粒,脖颈线条侧漏,简直就是一副绝杀的图景。

 

除了帅,张明酒品好,爱交朋友,K得一手好歌,善打篮球,生活随笔写得妙趣横生,他大学时代的室友在他笔下简直呼之欲出。

 

他还招一群好酒爱饭的狐朋狗党建了个群,取名为“酒囊饭袋”,以佳肴美酒戏谑人生。我虽不善酒,也因一点混不吝的气质被招至麾下。

这一面的张明颇有“风流端正”的况味。所以我称其为“明少”,大概也只有他这样的人物担得起这样一个“少”字。

 

 

 

 

但是做学问的张明,却既不风流也不倜傥—— 严肃,方正,勤奋到令人难以置信——你能想象的传统学人的品质,他都有。

在他的专业文章里,你看不见一丝游戏人间,而是从理论到实证,从逻辑推理到案例分析,环环相扣,严谨朴素。

 

和很多象牙塔学者比起来, 张明对于“现实问题”始终投注极大的热情和关切。这大概和他的师承有关。

 

我也是很多年后蓦然发现,我喜欢的几位中青年经济学家 —— 何帆,张明,张斌,徐奇渊,都出自社科院余永定教授的门下

余老师是宏观背景,门下也大多以宏观为基石。

 

做学问上,何帆以广博见长,文经武略,纵横捭阖;奇渊尚年轻,但是感觉和余老师最像,严谨端正,于细微处见功力;张斌则极专而深,框架感极好,一招出总有力透纸背之感,隐有宗师气象。

 

几位师兄弟类似,张明也是立足宏观,在纯学术研究和政策研究之间游刃有余。研究风格上,张明处于帆哥和奇渊的中间。

 

涉猎甚广——增长的速度和质量,经济周期波动,金融市场,大类资产,汇率变化,货币政策,财政赤字—— 都是张明的领域。但是他的研究方法论又是经典型的,端正严肃,力求准确。

 

要说不同的话,张明的研究一直都有更浓的“市场导向”。

 

2014年左右,中国资产证券化市场刚开始重新启动,我和博士生开始做这方面研究,在找文献的过程中,发现好多篇张明的国际比较的综述文献。

 

当时印象特别深,就感到他对市场的研究热点有天然的敏锐度。

 

2017年他担任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一职后,研究风格更接地气,也更具实操性。汇率,国内外宏观情势,资产价格走势的研判,他的研究始终保持着快、稳、准的特征。

 

有时候我也有点纳闷,一个快意恩仇的风流才子,怎样在“一酒一花一菩提”的生活中做这种看似枯燥严肃的研究,又怎样在这种重重框子的研究生涯中,始终保持江湖气质和赤子之心。

 

更重要的是,怎样能在篮球,诗酒花均不误的情况下,持续每年保持上百万字的高质量输出?

但是今年张明做了一件事情。

 

疫情期间,他正好谢了诗朋酒侣,闭关写作,将这些年他独特“快,稳,准”研究成果的“基础设施”和盘托出——任何经济金融现象万变不离其宗,要归属到“长期增长”或者“短期波动”,而大部分对金融经济现象的关心还是要回到“资产配置”这个问题上。这三个部分构成了从宏观-金融的传导路径。

 

张明的思考框架也是围绕着这三个部分展开。

他以一个生产函数作为“长期增长”的核心,在这个简单的生产函数下,解释了中国1978年到2007年的高速增长,以及之后的经济增速下降,同时基于这个逻辑推演出未来中国经济结构化转型的可行路径。

 

随后,他使用一个“望闻切诊”的框架来理解中国经济的波动:先判断经济的冷热状况,接着分析可行的政策工具(政策工具组合),最后在现实约束条件下讨论工具选择及推演其后果。

 

接着,他将资产按照风险属性归类—— 强风险资产,弱风险资产,弱避险,强避险,然后将其放在增长趋势的大背景下,讨论不同阶段的波动上,资产需要如何配置。

 

就这样一个框架构成了他思考的基础设施—— 所有的研究结论,都会反馈回这个系统,并对系统进行修正。五年,十年,十五年…….基础设施也不断升级,从而得以支持他更快,更准,更稳的研究。

 

这个框架他毫无保留地写在了新书《中国宏观经济分析经济:经济增长,周期波动与资产配置》一书中。6月中,我有幸得到明少赠与的尚未面世的书稿,一气读完。抚书长叹,世界上所有的天赋的背后是都是持续的阅读,调研,思考。

 

 

想想跟张明认识也5,6年了,嬉笑怒骂往来颇多,见面倒是真真稀少。算旧识,见字如面,又算新知罢。想起少年时候喜欢的一首诗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

 

赠与明少,亦为书荐。

 

 

《宏观中国:经济增长、周期波动与资产配置》

购买方式

 

 

 

 

扫描二维码

可以直接购买本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