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诗酒趁年华 | 寻找唐诗宋词里的元宵节

诗酒趁年华 | 寻找唐诗宋词里的元宵节

 
过元宵的习俗在汉朝就已经很成型了,一说是人们庆祝一年中第一次的月圆之夜。根据道教的说法,正月十五、七月十五、和十月十五分别叫上元节、中元节、和下元节。当然还有很多其他传奇的说法,有的说是平定“诸吕之乱”后,汉文帝将平乱的正月十五定为庆祝日,还有更浪漫的说法是东方朔为了帮助一个会做汤圆的叫“元宵”的宫女能回家与家人团聚,设计让武帝下令全城正月十五张灯结彩,妃子宫娥都上街观灯,元宵也借机与亲人短暂团圆。这些民间传说多少有点牵强,图个一笑而已。但是从诗文记载来看,元宵成为全民性的狂欢节,应该是在隋唐以后,吃汤圆(元宵),看花灯、猜灯谜、擂鼓、踩高跷、舞狮舞龙……更重要的是,经过魏晋南北朝的民族融合,胡人男女之防较为疏松,青年男女在街市上花灯下相会,一诉衷肠,在这么个万民沸腾的时刻,也不显得矫情和惹眼,所以元宵也常被称为“中国情人节”。难怪卢照邻在年轻时会写下《十五夜观灯》这样轻俏的五律 :
 
锦里开芳宴,兰缸艳早年。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
 
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别有千金笑,来映九枝前。
 
到了盛唐年间,长安已经成了百万人口的超大都市,社会富庶。天子与民同乐,将“元宵花灯”办得越来越豪华。开元盛世间的灯市规模达到几万盏,花样百出,官家的巨型灯楼更是巍峨雄伟,灯火辉煌。到了武后,中宗时期,民间闹元宵的氛围更浓,曾任宰相爷的苏味道忍不住在《正月十五夜》里发自肺腑的赞叹: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游伎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苏味道这首诗算是唐诗里关于“元宵”最脍炙人口的作品。但是要说诗词里观元宵,最鼎盛的时代肯定是宋朝,随便列都是千古佳作。
 
被誉为“词中老杜”的周邦彦词风婉约密致,妙解音律,歌妓纷纷以能唱周词为荣,要能得其新词唱之,那可是身价倍增(提醒一下,这里的妓与今日之从业者趣味才华相去甚远,看官切莫以字面生套误解)。美成一首《解语花-上元》确实写得辞章精妙,分外妖娆。
 
风消绛蜡,露浥红莲,灯市光相射。桂华流瓦。纤云散,耿耿素娥欲下。衣裳淡雅。看楚女纤腰一把。箫鼓喧,人影参差,满路飘香麝。
 
因念都城放夜。望千门如昼,嬉笑游冶。钿车罗帕。相逢处,自有暗尘随马。年光是也。唯只见、旧情衰谢。清漏移,飞盖归来,从舞休歌罢。
 
宋朝皇帝也多风雅,尤其是赵佶同学,花鸟画或者瘦金体,随便哪样足够成千古佳话,结果手气背,当了最不该当的皇帝,凄凄惨惨受尽侮辱客死异乡。 赵佶还是个多情种子,在看花灯的日子想起过世的刘贵妃(被追封成明节皇后),写了首极为哀婉的《醉落魄·预赏景龙门追悼明节皇后》,对后世影响很大。
 
无言哽噎。看灯记得年时节。行行指月行行说。愿月常圆,休要暂时缺。
 
今年华市灯罗列。好灯争奈人心别。人前不敢分明说。不忍抬头,羞见旧时月。
 
皇帝多情,臣子也容易文艺范,情丝绵绵不会被视为小资。当官一本正经的欧阳修就极善小令,一首《生查子-元夕》被誉为写元宵和爱情的巅峰之作,千古以下,几乎人人皆知,张口即诵。(P.S. 也有人说是朱淑真所做)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国破山河在,国家不幸诗家幸。李清照在经历了“却把青梅嗅”的少女时代,“沉醉不知归路”的新婚时代,经历国破家散夫亡的所有人生境遇后,对于元宵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感受,一首《永遇乐》不改清丽,却多了沧桑,一句“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像极了辛弃疾的“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瑕,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云鬟雪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最最经典的一首元宵词,经典到大家几乎忘了它是一首元宵词的在宋朝,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但凡念过两天书的人,一定在某个场合引用过这首词的尾句。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回头想来,宋朝商业环境最为宽松,商业发达,市民生活成为社会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而士大夫阶层则显得更食人间烟火—清明上河图里的城市居民生活,“楼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的临安府,都是“市民文化”的最好写照。作为民俗的元宵,也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文人雅词”里。南宋末年之后,佳作渐渐凋零,语气也可以见到变化,从盛唐的气象万千,到北宋的情思绵绵,到南宋的渐渐萧索,及至崖山前夕的心灰意冷,元宵诗词的变迁,和时代变迁,也是密不可分。到元明清三朝之后,市民阶层没落,城市化率急速下降,精英士大夫与“百姓”中间渐行渐远,都纷纷从了理学,灭了人欲,只图卖与帝王家的文武艺,诗词零落,就只得唏嘘罢了。
 
相关文章: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