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全球“比丑时代”,能熬才活的久

全球“比丑时代”,能熬才活的久

2022年8月,俄乌冲突已经持续了5个多月,全球的“混乱”却似乎成了常态:欧洲一边制裁俄罗斯的能源,一边担忧过冬取暖,抓紧重启着煤矿;全球通胀高企,几乎每个月都“历史新高”;哈萨克斯坦、斯里兰卡、阿根廷政府信用破产;地缘冲突、自然灾害、粮食/能源危机 还在把整个世界都放在烤架上翻烤,佩洛西又将中美之间的水搅得更浑......

世界那么大,但没有一片雪花是洁白的。

全球博弈进入了新局面,我给这个新局面取了个名字——“比丑时代”。

 

01

全球经济体:从选美到比丑

比丑,顾名思义,对应的就是“选美”。

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在新自由主义的带领下,欧美全面放松金融监管,鼓励创新。然后是数字化和全球化,世界进入了一段美好岁月:

美国金融资本主义的声望如日中天;从欧元区到欧盟,欧洲统一大市场的雏形渐成;东亚四小龙崛起,东南亚四小虎也起飞;中国进入了工业化的快车道。再之后,拥有30多亿人口的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崭露头角……总之,到2007年之前,全球各国就像争奇斗艳的选美。

但是,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给选美时代画上了句号。

尽管美国开启了量宽之路,但总需求一直维持在较低的水平。欧洲更不用说,2012年欧债危机后,经济疲软,政治出现裂缝,欧元持续走低。巴西、俄罗斯和南非先后出现经济下滑,甚至倒退和社会动乱的情况。

日本那边,“低欲望社会”已经持续了很多年。四小虎在上世纪末的金融危机中已经失去了活力,四小龙的增速也在下降。

尽管在这期间,中国仍是增速最高的经济体,但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2012年中国也变得“易冷难热”,之后全球更进入了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所说的“长期停滞期”。

我在文稿里给你放了两张图,分别是2012-2019年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增速和2020年全球十大经济体的人口结构图。

从这两张图中,你会发现,除了中国和印度以外,其他大经济体的增长率都徘徊在2%上下;除了巴西和印度,全球十大经济体都是标准的“熟龄”状态。日本、德国和意大利的人口年龄中位数甚至都超过了45岁,妥妥是中年人。

这个阶段的世界,确实不再像双十年华的“选美”,各国多少都露出了疲态。

回头想历史的时候,你会发现,2008-2012这四年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

中国轻熟了,世界开始变老,黄金时代也走向了白银时代。

之后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件: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2016年美国特朗普胜选,2017年英国正式启动脱欧,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直到2020年新冠疫情,2021年大通胀,2022年俄乌冲突,将世界的格局一点点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这个格局包括两层:第一层是各国的内部环境,第二层是全球的外部环境。

 

02

内部格局

中年家庭各有各的烦恼

先说第一层,各国的内部环境问题。这个问题总结起来就是,疲惫的中年家庭各有各的烦恼。

种族问题、老龄化问题、产业结构问题、市场摩擦问题、市场规模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债务问题……千百种无解的难题,总有几款适合你。

先说欧洲,欧洲的问题是“过熟”。

首先,欧洲的老龄化问题就非常严重,西欧几国的人口中位数都超过40,65岁以上人口的比例都超过18%,达到了重度老龄化。为了解决劳动力问题,欧洲开始引进移民,结果引发了一系列的种族问题、民族问题,变成了欧洲社会动荡的导火索。

另外,欧洲完成工业化比较早,发展到现在,投资很难再上去。当然,更重要的是,欧洲缺乏一个真正的统一大市场,因此在欧洲很难长出巨型企业。欧盟本来是一个正确方向,但是各国发展程度不一,各有各的算盘,摩擦太大,越往后走,分崩离析的概率越高。

人年纪大了,尤其是有过辉煌历史的人年纪大了,就容易保守。2000年后,因为协调问题和保守主义倾向,欧洲在数字平台上几乎没有作为。而从那个时候开始,世界在大踏步地迈入平台时代,这也拖累了欧洲的增速和竞争力。

目前看,这些问题几乎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解药,有些欧洲国家干脆就一脸“躺平”的表情,爱咋咋地。

日本和欧洲的情况比较类似,也是“熟过头”。

和欧洲比,日本老龄化更严重,经济更没活力,多年的零利率、负利率都刺激不了日本人的消费欲望。但日本有个优势,目前还没有种族、民族问题,整体上社会比较安定,贫富差距也比较小。

不过,日本有两个根本性症结,一个是我在2020年的《香帅中国财富报告》第6章写过的,日本的融资体系过度依赖银行,而银行融资一定是安全至上,保险第一,这就无形中限制了高科技、高风险行业的创新和发展。

另外一点就是,日本国土面积狭小,而且只有1亿多人口,国内的市场规模不足以支撑巨型企业,之前的东芝、丰田等巨头都是全球化的产物。但现在,日本缺少数字经济方面的巨头企业,这也拖累了日本未来的全球竞争力。

然后是美国。

美国算是发达经济体中处境最好的,2022年人口中位数是38.5岁,老龄化占比17.4%,算是不惑之年,但美国经济的增速一直是发达国家中的排头兵。而且每次危机,美国经济也总是能最快复原。2008年的金融危机也好,2020年的新冠疫情也好,都是这样。

不仅如此,美国在金融和科技方面的实力确实强,在数字平台经济、数字高新科技等方面都处于全球一骑绝尘的地位。

那美国的问题是什么呢?贫富差距大,产业空心化,而且这两个问题是连在一起的。

金融和科技是美国竞争力的来源,但是这两个行业的发展都会导致头部效应,带来中间劳动力市场的崩塌,然后社会分化、贫富差距拉大。而全球化下的产业转移,无疑又加重了这个现象。

更要命的是,美国社会是一个多元民族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贫富分化很容易转化成种族矛盾,将社会的左翼和右翼推向极端。美国2020年的“黑命贵”、2021年的“17岁男孩枪杀两人无罪释放”、2022年的“纽约枪击事件”,这些事情的发生都让人感到,美国社会正在经历撕裂,而且这个“撕裂”看起来无解。

因为美国中低端产业基本已经转移出去了,政府想通过产业帮助低学历、低收入的人群就变得很难。而且(美国)这两年的货币大放水,看上去居民拿了钱,但这毕竟是暂时的,实际上还是企业受益,贫富差距之后有可能进一步扩大。

说完了发达国家,再看发展中国家。

现在很多人看好印度,因为印度人口年轻、市场规模巨大,而且过去几年,印度发力也挺猛,这些都没错。但是印度本身有几个大问题:

第一,妇女劳动参与率极低,这使得印度的有效劳动人口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第二,印度的宗教、语言、种姓以及气候等各种因素,使得市场分割严重,市场摩擦成本比看上去要高得多。换句话说吧,印度的未来目前还是个谜,指望它成为世界增长的新动力,恐怕还要再观察观察。

其他经济体就更不用说了。

东南亚几小虎都不太行了,东亚小龙们生活还可以,但是受困于市场规模实在太小,缺乏足够竞争力。金砖五国里面,也只剩下中国还成色十足。至于拉美,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就没了脾气。非洲人力资本不足,中东战火连天,连稳定都谈不上,还谈什么发展?

所以,这么看下来,全球各国就是“一千个家庭有一千种烦恼”的局面。

 

03

外部格局

左转,大峡谷和战国

说完了各国内部格局,我们再看看外部格局。

首先,全球思潮开始整体左转。

80年代之后,全球的增长是一个非均衡增长,精英层受益,传统的蓝领和普通白领成了失败者,导致社会财富剧烈分化。而2020年的新冠疫情则加快了这个分化,导致全球左转,从注重增长效率转向更注重分配的公平。

第二,全球经济进入了大峡谷地带。

由于疫情,各国政府都在大放水,导致“低增长、超低利率、高分化”的状态加剧,全球经济进入穿越大峡谷的阶段。

第三,全球在政治上进入战国时代。

从美国领导的稳定的、单极的秩序,变成了分裂的、高度不确定的多极政治格局。各国“合纵”“连横”的博弈态势越来越明显。

2021年后,这几个趋势都越来越显性化。到2022年,基本就是公开化。

其实这也不奇怪。人到中年,会面临各种烦恼。

有的是贫贱夫妻百事哀,有的是穷亲戚不停串门打秋风。

外面的资源就那么多,大家都得“卷”着去争,哪里容易心平气和坐下来好好聊天呢?

换句话说,目前全球格局就挺明显了:

各国的外部环境在相对恶化;

各国内部,不管穷国还是富国,都面临着更多新的挑战。

2021年我说,中国“熟经济”期面临的中年“选择”是:积累向上,还是喝酒放弃。

其实不光中国,全球各国都有自己艰难选择的问题。

因此,在这样一个时代,要做的可能不是“选美”,而是看谁能熬,熬到最后算赢。

要知道,四五十岁中年人的“美貌”,从来不是跟20岁的胶原蛋白PK,而是看谁更能熬得过同龄人。

2022年8月,这句话对这一代中国企业来说,可能更刻骨铭心。

你很少见到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孤注一掷,他们永远保持底线,设置安全壁垒。

先保平局,再考虑制胜。

 

04

总结

1.世界以2008-2012年为分水岭,之前30年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黄金岁月,各国竞相比美。2012年之后,各国都露出了中年疲态。

2.各国内部环境可以总结为:疲倦的中年家庭各有各的烦恼。日美欧印俄非,都要面对各自的难题。

3.全球外部环境可以总结为:思潮上左转,经济上进入大峡谷地带,政治上进入战国时代。

4.在一个内外环境都恶化的时期,比的是谁更能熬。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