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访谈 | 《金钱永不眠》里那些没聊完的事

访谈 | 《金钱永不眠》里那些没聊完的事

金钱永不眠——资本世界的暗流涌动和金融逻辑
 
访谈:小鹿 香帅无花
小鹿:一直想跟大家分享一本关于理财的书,但是没有找到一本特别合适的,要不然是国外的,他们的国情跟我们有一些差别;要不然就是时间已经过去很久远的,我觉得借鉴意义不大。国内的书,我一直都没有找到一本个人认为比较经典的,带点学术理论同时又特别通俗易懂的书。今天很不一样,我找到了这本书,书名叫《金钱永不眠》,我们请到了这本书的作者“香帅无花”,她其实是北大的唐涯教授。(以下内容为部分选段)
 
Q1: 《金钱永不眠》是怎样写成的?
 
小鹿:到现在这本书出版一年多的时间了,用户反馈怎么样?
 
香帅无花:我不能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但是我觉得从目前中信出版社给我的反馈来看,用户普遍觉得金融学原来这么有江湖气质,这么好读。我觉到挺欣慰的。
 
这本书其实基本上分为几个板块。第一块是金融史。因为一切的历史都是当代史——所以我在写任何东西的时候都会 希望在历史上找到一个映射。所以这本书的第一个模块就是金融史的内容,包括香港经济史、中国 企业家的宿命和历程——让这些形形色色的历史事件折射回当下,用它们来透视今天金融市场的一些现象。
 
第二块则主要是金融市场,大概是从2015年到2016年这两年当中,中国市场上发生的一些大的事件。比如大家特别关心的2015年股灾,我就从半学术,半纪实的几个角度做了大量的分析,关于股灾是怎么开始的?为什么会发展成那个样子?到底是利还是弊?但是我的写法,是一种“情景式”的写法,是希望你读起来的时候不是一篇干巴巴的论文。有一个资深的媒体人给了这么一个评价,他说读唐涯的东西有一种强烈的画面感,就是可以还原到当时的那个情景当中去。
 
第三个板块主要是从生活化的角度给大家解释一些金融专业术语,希望每个人都懂一点金融学,让大家感觉,金融学原来并不枯燥。
 
Q2: “香帅无花”这个金融学教授是怎么开始写通俗专栏的呢?
 
小鹿:我不知道这和您之前爱好武侠小说有没有关系?我读您的文章的时候,老有一种侠女的感觉。
 
香帅无花:“侠女”?不能这么说。但我小时候其实是个假小子,确实特别喜欢武侠作品,在这本书的自序里面,我就说过,我是四年级开始跟武侠结缘的。 那时候总是比较调皮,老师就把我留下来写检讨。
 
小鹿:写各种版本的检讨?
 
香帅无花:哈哈,写各种版本的检讨。那时候因为刚刚看笑傲江湖,就把自己那个桌子叫做思过崖,然后就觉得写检讨也没那么郁闷了。个人还特别喜欢诗词,也特别喜欢周星驰,但是这些东西在原来做学术论文的时候都得压一压。我在武汉大学读完本科,然后出国去念硕士和博士,再回来做教授,一直走学术这条道,用英文写作,发学术期刊。而学术是八股文,你一定要在它那个框子里,要有严密的论证,要用数学公式,然后要大量计算 。
 
小鹿:所以你本性里面那种比较摇滚、比较奔放的一部分就被压抑住了。
 
香帅无花:是的。直到13年后,开始写专栏,写一点经济、金融学的专栏。专栏文章中,体内的这些小时候的真我也就都随着笔尖流露出来了。所以很多人觉得读我的金融学专栏不枯燥,还有点人文气质。 因为我会引用诗词啊、武侠的隐喻,或者 电影或者文学作品里面的内容,所以会让人有点眼前一亮的感觉, “噢,原来金融是有血有肉的”。
 
Q3:”香帅无花”这个文艺女青年眼里的金融是什么呢? 
 
香帅无花:可能很多人都有这个疑惑,为什么我这么”文艺范“的女生会选择读金融。其实,我觉得是因为我们对金融有一些误解。 金融学它本身就是一个来源于生活的学问,他是一个特别具有哲学意义的学科。
 
香帅无花:在金融里我们要处理的问题其实和每个人在生活中要处理的问题是一模一样的,研究时间、研究不确定性。
 
Q4: “香帅无花”为什么不轻易给你做预测?
 
香帅无花:这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理论上讲市场是没法预测的,这是我们学到的经典理论告诉我们的。任何企图预测的最终都会被打脸,但我觉得这也是要一分为二的看待。
 
香帅无花:短期的预测确实很难,但是人类社会既然有偶然性,就会有必然性。做中长期的预测是有一定意义的,但预测短期的波动确实很困难,要有极高的专业素养。
 
香帅无花:我不能给你做预测,但是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分析思路,因为人类社会的答案基本都是开放式的。
 
Q5: “香帅无花”解读理财观——”为什么钱要交给老婆管“?
 
香帅无花:理财的一个基本心态就是,你要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因为风险和收益总是相对的。在金融学上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发现,就是如果把散户分个类,其中婚后的男性比未婚的男性亏得少很多。为什么呢?
 
未完待续......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