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中国增长的动能在哪里?

中国增长的动能在哪里?

香帅如是说
 
全世界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是“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究竟还有多少?”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作为人口最多的,高速发展的经济体,中国经济的冷热已经直接影响到全球经济的体温。在一个强政府,重管理的体系中,执政党的政策走向毋庸置疑是中国经济增速的水晶球。十九大之后,中国经济增长的动能还在么?还会刺激么?刺激能行么?不刺激会导致衰退么?
 
这些问题可以回答得极为复杂,这么宏大的问题,开几十个专题讨论大约也只能讨论冰山一角。但是,如果化繁为简,直接切入核心问题—中国经济增长的动能还在不在——我想,从现实的演化路径来看,一个简单的字可以概括全貌:在。
 
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一个小“低潮”,说是低潮,数字实在不低。最低的年份也达到了6.7%的GDP增速,这个数据,即使和最被看好的,GDP只有中国1/5的印度比,也是伯仲之间。只是因为2008年的那针鸡血注射得太猛,大家对14%的增长速度有了迷恋和依赖,几年间忽然呈现“断崖式”下跌感到不适应罢了。2016年上半年,政府担心“2020年翻两番”(5年内年均6.5%的增长率)的目标有困难,开始了一波不算夸张的刺激,财政,货币两手松,效果比想象的还要快,2017年上半年马上冲到了6.9%的经济增速,搞得市场又开始对“宽松下的高增长”充满期待,对于“没有刺激的增长”充满忧虑。
 
其实换个思路想,没有内在潜力,光靠刺激,能在一两个季度里就小阳春?如果这样的话,那日本,欧洲搞这么久的超低利率,财政赤字,岂不是应该飞到天上才对?
 
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之一很明显是消费升级,背后的支持力量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年轻的中产阶级崛起。虽然仍有很多怀疑的声音,但这一点已经被反复的验证,从快消品中各种小众高价品牌的强势上升,到奢侈品和高街品牌结合的疯魔,到电影票房,出境旅游等“非必需消费”的屡创新高,再到中档汽车(价格15万以上)销量的一骑绝尘……即使闭上眼睛,这种内在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也已经排山倒海在向所有的行业席卷。
 
然而,“消费升级”仍然只是事物的表象,这个庞大中产崛起的背后,是中国城市化的进一步深化。从1956年开始,中国在逆城市化的道路上艰难跋涉了20多年,这个时期,也是中国经济最令人失望的一段时间,即使从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在早期也主要集中在农村改革,乡镇企业的发展上,大规模的城市化远远滞后:一个令人惊异的数据是从1960年到2000年,中国人口聚集程度一直在下降的过程中,而且速度非常明显,直到2006年,全球人口集聚指数平均为52,同期德国为77.6, 美国为72.3, 俄罗斯63, 巴西 60.4, 而中国只有36.2, 和刚果,几内亚,肯尼亚在同一水平。这个数据,和至今徘徊不散的城乡二元结构和严苛的户籍制度应该是一根藤上的苦瓜。
 
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十多年是从1998年左右开始的,这个时期也是中国“城镇化进程”最快的一段时间,数以亿计的“农民工”背井离乡,汇聚成了最大规模的城市基础建设和被至今啧啧称奇的“中国奇迹”——然而,没有人口的集聚,所有的路,桥,机场,商店,地铁,哪里会成为奇迹?都将只不过是皇帝的新装罢了——从俄罗斯西伯利亚的鬼城,到中国鄂尔多斯废弃的楼房,都已经告诉了我们,所有的奇迹,都是人的奇迹。
 
这个年代的城镇化,目的并不是城镇化,而是“工业化”——户籍制度的松动和城区的迅速扩大背后,是中国快速的工业化进程,是中国制造业的强势崛起。以工业化为核心的城市化,在以农村家庭责任承包制与乡镇企业为主体的“前工业化”,带动了中国前面40年的剧变。有人问,这么多发展中国家,为什么只有中国实现了这样令人诧异的增长?答案很简单,在并不漫长的人类历史上,你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大规模的人口转移和人口聚集?
 
“人类文明的一条轨迹,就是人离开土地,汇聚成城”
 
很多人都隐约感到,从2011—2013年开始,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移动互联网将整个社会和社群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连接在一起。古老的中国以一种“熊抱”的姿势全方位的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并迅速的将其转化为巨大的消费能力:超过8亿人口生活在移动互联网上,除了大体量的“住”以外,传统的衣、食、行三大基本需求被淘宝、京东、饿了么、新美大、滴滴、携程全方位覆盖;社交由微信、QQ、陌陌包揽;娱乐也迅速地被优酷、爱奇艺、网易云音乐、虾米、和各大巨头旗下的手游占领;而资讯的来源,已经从传统媒体“把关人”手中,转移到了微博、今日头条和大量的自媒体[i]。
 
当人们在为移动互联网和技术带来的改变啧啧称奇之时,其实没有看到更深层次的原因——这些以互联网技术为基础设施的服务业,背后力量究竟是什么?是人口的集聚,是真真正正的城市化已经拉开了序幕。尽管有种种逆城市化的措施仍然在不停地实施,但是,人类的步子,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步子不会停止——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口的净流入流出数据已经告诉我们,只要有点点阳光,百姓就会选择用脚投票,义无反顾地离开土地,汇聚成城,成为巨大的城市体,拉动投资和服务的需求规模,更改变投资和服务的质量。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穿过幽暗的岁月,也曾感到彷徨,当你低头地瞬间,才发觉脚下的路,心中那自由地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十九大之后,中国经济新旅程之前,是为记。
 
2017年11月1日上海浦东
 
[i]截止2016年,全球183家独角兽企业中,中国占据39席。四家来自中国的初创企业, 7岁的小米、4岁的滴滴,2岁的美团大(由美团和大众点评并购而成),以及10岁的大疆分别以460亿、338亿、180亿、和100亿(美元)的估值闯入全球15家“十角兽”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