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诗酒趁年华 | 渔与鱼

诗酒趁年华 | 渔与鱼

前几天连轴转,先是改论文,改得眼是绿的,心是累的,手是抖的;接着把艰难的,挤牙膏式的写作进行下去;再接着录制音频产品,然后周六一天各种教学上的杂事要处理,等晚上9点多到家的时候,连妆都来不及卸就螃蟹式的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十点多挣扎着醒来,想起了小时候看的非常俗气但有趣的亦舒小说《南星7号》,在那个美丽的星球上,绿草如茵,大家都以电波的形式存在,后来有一束电波不小心爱上了地球上一个女子,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一具肉身到了地球,“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大学时代有一阵子和闺蜜在珞南路那里租了一个小房子,出门就是珞珈的后山,前门对着一条又长又直的路。房子有个古旧的小院子,把房东奶奶的烂藤椅搬到院子里坐着吃碗热干面后,慵懒的晒太阳,看着门外的路,特别容易做白日梦。
 
那时候喜欢看科幻小说,最常做的梦是路的尽头停着一个银白色的,巨大的飞碟,我对那里很熟悉,常常就径直地走了进去,里面空无一人,但是有声音在空中回旋,轻轻叫我的名字。这个梦连续做了半年,每次场景都一样,熟悉到那个飞碟里面所有的仪器细节,每个按钮都十二万分的真切。每次蜷缩在椅子上“咯噔”一下醒来,都很迷糊,闹不太清楚自己到底身处哪里。为了这个梦,和闺蜜严肃讨论过我是外星人的可能性,她也很激动,但最主要的关注点在于是否能携带她一起回到“我”的星球去。我对于她这种庸俗的想法很是不屑,我关心的是不是这是“天启”,是不是冥冥中到了需要我拯救地球的时候……所以我一直在等着那个更真切的梦,带我离开地球引力,回到宇宙里去看看。
 
为此,我们俩去大路尽头找过那棵据我所知的,停靠飞碟的树,连着好多次,围着树转,怎么也没有找到飞碟存在过的影子(当然也可能高等星球的物体不会让地球人肉眼可以观察到......)。
 
遗憾的是,在我孜孜不倦追求真相的过程中,不知道从哪一天起,这个梦就永永远远的在我生活里消失了,连同那个飞碟。
 
 
文:蕨菽广陵
诵:香帅无花
 
我们在激流中捕鱼
那些被漩涡卷走的人
我们争抢他遗下的鱼篓
用石块砸彼此的头
 
我们的血,鱼的血
在混浊泥沙中顷刻无踪
可我们曾是兄弟啊
一起学会行走和说话
 
还记得在车辙边遇见的那条鱼吗
它快要死去
我们挖开泥土,
引来井水喂它,
看它张大
直到大人发现它
它被摆上餐桌
 
那是陆地上的故事了
那时我们还都幼小
可我们总会回到江湖
我们用电捕鱼,
用细细的网用炸药,
用尖利的鱼枪杀死鱼,
杀死对方
我们死后,灵魂会变成鱼
在车辙里挣扎
等待一个路过的少年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