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保温杯说,等繁华落空我们短暂相逢

保温杯说,等繁华落空我们短暂相逢

保温杯群像
 
这是属于保温杯的一周。前黑豹乐队的叛逆少年赵明义成了端着保温杯,吞吐着泡枸杞的中年大叔,微腆的肚腩,再无法可修饰的眼袋和发际线,憨厚一笑,笑得多少还自以为少年风流的中年和准中年胆战心惊,不由的吸了口气收一收小腹,默默脱下手串,放下手里形形色色的杯子,停下吹拂茶叶的动作……
 
每天看着自己所在的各个群里关于保温杯的话题热度不褪,默默回想了一下,终于不无悲痛地承认,因为我所在的正是中年症候症初级的高危人群,当然,包括我自己。虽然一直因为嫌麻烦抗拒保温杯,但是床头的啤酒罐和饮料罐早几年都换上了矿泉水,并且开始斤斤计较一盘烤肉的卡路里。闲暇里,谈的话题是越来越风流香艳,做的事情是越来越索然无味。
 
一念至此,顿感万事皆非。顺手点开最近大爱的一首歌曲,马頔的《皆非》。这个28岁的北京歌手用一种含混的,低沉的声音轻轻唱着“他背坐愁城对未来自言自语,点燃一场支离破碎的美梦,看光阴散落下的满眼飞鸿,遥不可及的相守,咫尺天涯的相拥,在繁华落空时,它们相逢……”
 
单曲循环一天。夜深躺在窗下,闭眼再听,脑子渐渐出现的画面是,如同校园的草坪上,石舫上,大片大片的星光下,轻踢着脚边的空啤酒罐,赤足,散发,听人吉他声声。抽出手帕,随意缚了彼此的眼,慢慢地,长长地跳一场盲舞。任凭夜色如水,繁华落空,短暂相逢。
 
曲子淡淡地回旋,怔怔盯着深墨色的天,零落的星星,恍恍惚惚的想着,这是回忆,梦境,还是现实?窗外秋意微微略过,拂动窗帘,捎过眼角,猛然醒来,这不过是保温杯里氤氲热气惹出的太虚幻境。青春,犹如繁华落空,只短暂相逢。
 
保温杯里的诗
 
文:集体创作
by 胡长白/蕨菽广陵/朱恒鹏
诵:香帅无花
 
嘿,我就这样
像看二傻子一样
看你们
把自己的青春摘干净了
 
你说什么呢?
我们都没有过青春
要怎生摘除?
 
难道说
野百合真的有春天?
 
 
 
保温杯里的诗
(外一篇)
 
文:东郭后生
诵:香帅无花
 
老胡走在地图上的大屁股山
老郭坐在歌词里的忧愁酒馆
老朱翻阅着空白的青春档案
老谭转发了好看的貂皮页面
 
窗外的天很高很蓝
初秋的蝉鸣里有许多疲倦
香帅说世界就那样, 不管
像人一样活着 很简单
别为难
 
注:这两首“保温杯里的诗”都是在群里聊天的记录,随手记下,中年人的情怀也是是诗。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