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诗酒趁年华 | 老男孩

诗酒趁年华 | 老男孩

 
这两天课间一直在听郑钧一首叫《溺爱》的老歌,大约是2001年左右发行的吧。这个时候30多岁的郑钧,嗓音已经没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和《赤裸裸》时代的金属质感,风格和《灰姑娘》有点像,却多了点温暖,少了点轻狂。
 
不过最喜欢的其实是一首有点冷门的歌,《老男孩》。这个歌有个筷子兄弟唱的同名曲,传唱甚广,听过,实在听不下去。郑钧这首《老男孩》出自他2007年专辑《长安长安》,当时他已经40岁了,声音却似乎越过了青年时的高亢,初老年代的慵懒,开始拥有了一种内在的温暖和力量。
 
这么多年我随手爱翻看的书里,有本叫《古金兵器谱》。书中有篇后记是一个叫李方的北大人写的,具体说什么我忘了,但是有句话一直记得“…..当我一边读小蔡的书,一边感到灵魂慢慢泡软得时候,我觉得内心又有什么东西重新生长起来了。青春是那样的旁若无人。当我们回忆青春的时候,我们重新又获得了勇气。就像一块蒙尘的玉,当指尖拂去上面的浮尘,它又泛出了淡淡的光华。”
 
这似乎就是郑钧的《老男孩》给我的感受吧。“是否还记得,曾经共度的患难。在命运的面前,我们捍卫过尊严,一起捍卫过尊严。永远别忘记,那些赤诚的少年,在动荡的岁月里,和我用肝胆相照,和我用肝胆相照。OLD BOY, 如今你安在,你是否渡过了这沧海。”
 
 
大概就是从这首歌以后开始对郑钧有偏爱的。一个40岁的old boy,在渡过沧海之后,还留着最初的那点躁动和单纯,就像“一块蒙尘的玉,当指尖拂去上面的浮尘,它又泛出了淡淡的光华”。
 
再后来,我发现自己和人交往的标准也简单。我喜欢交谈的人,几乎都是带着点孩子气的人,不管男生女生,不管20,30,40,不管经历的是彩虹还是风雨,总是有些固执的童真和执拗,这点东西,使得我们的灵魂永远在路上。
 
上午在一个小群里,闲聊陆游负唐婉甚多的稗官野史,两个老男孩突然写下这样一段对话,是为记。
关于爱情
 
文:蕨菽广陵,胡长白
诵:香帅无花
 
沒有对价,沒有索求
沒有权利和义务
喜歡就是喜歡
理性无法控制
道德所不能評判
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这是爱情吧
他跟海浪说
 
海浪回答
这种话
若非割了整个海滩的芦苇
哪里能讲得
出来
 
 
置身风起云涌的资本市场,上市企业并购呈现出汹涌之势,企业之间的股权游戏热潮不减。中国资本市场的并购热背后有着怎样的冷思考?并购潮涌的同时隐藏着哪些股权结构陷阱?养老地产与资管市场之间存在怎样错综复杂的关系?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