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诗酒趁年华 | 致夏天

诗酒趁年华 | 致夏天

嗨,好久好久好久不见。久到我几乎忘了要如何的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大约是夏日太炎热,蝉鸣太聒噪,总之从初夏某一天开始,突然丧失了读诗的兴致,然后,然后懒洋洋的蛰伏了一整个漫长的夏。
 
突然间立了秋,还没有来得及将冰丝的床单换成绵麻制品,一层又一层的秋雨已经密密织织地下了起来,夜里呆坐窗前,看着墨墨的天空,风吹过单衣,竟然有了一丝细微的凉意,忍不住想起了“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的句子。有点惆怅,这个夏天就这么的要过去了。
 
——致夏天之一
 
文:蕨叔广陵
诵:香帅无花
 
我带着孤独来这世上
离开时却带不走
惊叹,这小小蓝色星球
竟能装下如此多
百年寂寞
 
他们说不曾拥有就不会失落
不曾思念就没有伤感
正如抹去星光的夜空并不深邃
我不会在墓碑上刻这些文字
一小片泥土就能容我安息
 
少年时我画过一棵孤独的树
无垠草原上它亭亭如盖
夕阳在晚霞中渐渐溶解
一群大象的剪影缓缓移过
 
后来我骑着马走过雪山下
陌生的群驹在湖边嬉戏
枯死草茎下冰凌还沉睡着
一声长嘶,我的马忽然
疯狂窜入树丛
我没有看到它的眼泪
但我手臂上
至今留着枝条划过的痕迹
 
我带着孤独来这世上
没记住送给了哪些人
我离开时带走偶尔几道伤痕
不会说是谁的馈赠
 
他说我问了太沉重的问题
——致夏天之二
 
文:香帅无花
诵:香帅无花
 
他说我问了太沉重的问题
夏季这样长
让人好窒息
 
他说马路太拥挤
车水马龙让他惊心
他的车呀晃呀晃
差点没法停
 
他说他觉得有点伤心
因为窗外下着雨
这一场雨下不停
 
一场雨下不停
他不知道我找答案
已经找了千万里
一场雨下不停
他不知道我的伤心
早已成了白发一缕缕
一场雨下不停
我问他愚蠢的问题
在这样一个
漫长夏季
我听见了他说伤心
 
 
置身风起云涌的资本市场,上市企业并购呈现出汹涌之势,企业之间的股权游戏热潮不减。中国资本市场的并购热背后有着怎样的冷思考?并购潮涌的同时隐藏着哪些股权结构陷阱?养老地产与资管市场之间存在怎样错综复杂的关系?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