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诗酒趁年华 | 就像是一块没有记忆的石头

诗酒趁年华 | 就像是一块没有记忆的石头

文 | 谭华杰 唐涯
 
前两天和朋友聊天,说到这两年喜欢的民谣歌手。我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名字是冯佳界,干干净净的男孩,浑身的书卷气,抱着吉他,和多年前宿舍窗台前看见的那个男孩,仿佛重叠在时光的拐角。
 
初次遇见冯是《星空叙事曲》,惊艳,想起了郁冬的声音。一查,果然又来自隔壁五道口男子技校,还在美国攻读博士。再听《你的名字》,好几个晚上单曲循环了上百遍,“笔尖在故乡的麦田上,纵横耕耘,纸相信笔好似我们相信日月升沉。你的名字,是从太阳里浸透的金色,又像是泥泞遥远的路程般绝望艰难”。说不上的感觉,那种忧伤,是属于校园的,淡淡的,远远的,犹如被风吹起又吹落的初恋。
 
从高晓松,老狼年代,到李健,再到冯佳界,在音乐才子上,中关村应用文理学院几乎是完败给隔壁,幸好还有邵夷贝,第一次是被她的《大龄文艺女青年》逗笑了,笑完了突然又有些悲哀。最喜欢她的作品是《致林先生》,第一句就把我弄哭了,“现实不过就是一场漫长的告别,林先生,没有一生一世只有适可而止”,听到“傻瓜才在年轻时候不做傻事”,又破涕为笑。邵夷贝唱的更像是都市民谣,已经离开校园在现实里浮沉,偶尔有点点疲倦。我猜,她应该是喜欢星爷的吧,否则为什么歌里总是带着些颓废自嘲,却又不肯放弃的倔强?
 
如果说最校园最温暖的民谣,应该是陈小熊吧。朋友说只要听到她唱“我说生命啊,请不要停留”(《就像是一块没有记忆的石头》),就会涌起一股悲伤的、温暖的、喜悦的暗流。我大概明白这种感觉,小熊的声音有种不修饰的青涩干净,生命从来没有停留过,我们一生中拼命的奔跑,当所有的人以为时光将朽的时候,你低头看自己的内心,仍然是睁着眼睛的那个孩子,然后在她的声音里听到青春滋生的温暖。
童话
 
文:蕨菽广陵
诵:香帅无花
 
春天是一个童话
桃花在夕阳下燃烧
但跳舞的蜜蜂说
我只是找点吃的而已
 
我曾以为有诗就有春天
但诗句也会凋零
当白发覆满额头
我将只能看到霜雪
我曾以为有梦就有诗句
但醒时的无言痛楚
让我明白
并非所有痛
都是诗的沃土
 
一朵年轻的云说
我听见远方的呼唤,我将离去
这里的世界一成不变
哦,太年轻的朋友
你没有看见星河暗转
而住在孤独中的我渐渐老去
 
每个春天是不同的季节
耳边,有风吹过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