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南海鳄神和左冷禅争夺武林盟主,你选谁?

南海鳄神和左冷禅争夺武林盟主,你选谁?

跨界是个非常危险的事情,稍微不慎重就会被打脸啪啪啪。所以,作为一个只有小学选班长失败这么一次民主经验的吃瓜群众,我对美国选举政治基本上就是听听丽倩和杨洲她们的评论——她们是真正去国离乡,置土重迁的人儿。不在那片土地上生长,不在血水里,碱水里滚过,很难知道“平常人”生活的滋味。何况杨洲博士是扎扎实实做美国医疗政策的人,和“奸诈”的华盛顿老白男颇有些接触,总是比我从媒体里得到的imagine要靠谱。
 
杨洲在大选前一天给出了谨慎的final call——Trump有合理机会赢得大选,Trump会拿下NC(北卡), FL(佛州)等摇摆州,只要在 WI(威斯康辛)和PA(宾州)中获取任一个州,Trump获胜。而且,参众两院共和党将取得多数。我理解杨洲说话的套路——作为一个名校毕业的女博士和女教授,尽管有点另类,但是仍然在大众理解的“精英”话语体系内,她不愿意和现有的话语体系发生过度激烈的碰撞,当观点和“主流”有冲突的时候,会选择保守而模糊的表达方式。所以,这个call给我强烈的感受是, Trump的支持率是远远被低估的,因为他过度无知粗鄙的形象,使得打算vote他的人甚至感到耻于启齿。
 
实际上,在和很多在美国生活的高知女性私下里交流的时候,很多资深的民主党员也极度疲倦于现在美国社会的政治正确。近几十年,随着越来越多少数族裔的涌入,美国社会种群的分裂已经有了端倪。911之后, “政治正确”成为弥补这种创伤的标签,政治人物也越来越专业化和脸谱化。奥巴马以“change(改变)”的口号上台,结果并没有带来改变,反而走的更远:保护同性恋合法权益走向男女同厕,Marry Christmas 变成 Happy Holiday, 种族教育平权变成了对优等生的歧视,最惹人诟病的ObamaCare将中产阶级推向更不堪重负的境地——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我是绝不会想到大家会用“民不聊生”这样的词语形容过去8年美国中产的境遇的。
 
我所认识的人群中,几乎没有人喜欢Trump, 更准确的说,对他充满鄙视和厌恶。在投票的一刻,甚至是悲壮和痛苦的。但是没有办法,对华盛顿表演型人格的否定,对整个“专业化”政治团体的否定战胜了对Trump人品能力的否定。就像远哥说的,“美国人民在确定性的恶和恶的不确定性之间,选择了后者”。
 
换句话说,这一次的大选,很多并不“下层”的美国选民被迫在南海鳄神之“恶”和左冷禅之“恶”中间做选择——非主流无厘头的恶和老谋深算的恶。今天下午,龙哥在自己的票圈里贴了一张图,画的是美国从50年代以来总统竞选人的净支持率— 支持率最高的是艾森豪威尔和杰克逊,而最左边垫底的两个人,一个是希拉里,一个是川普,都是反对的人都超过了赞成的人。这,大概算是对这句话的注脚吧。
 
我不知道美国人是否准备好开启 President Trump 时代了。从金融市场的反应看,靴子落地,导致资产价格波动的不确定性暂时消失,美股平开,然后上涨。以后怎么样?伟大的凯恩斯早就说过,“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长期看,我们都死了)”,未来的不确定性等未来再说吧。
 
但是美国社会的伤痛和撕裂似乎并没有那么轻易被抚平。Stanford, Harvard, UNC, Duke都在为失望绝望的学生、教授们提供心理救助。Trump的粗鲁和媒体的妖魔化,像一道利刃,将被包裹住的,但从来存在种群裂痕被血淋淋的撕开,撒上盐,放在了太阳底下。铁锈州(Ohio, PA, MI)那些热爱枪械,极端个人自由主义,和政治保守主义的old white和沿海各州活跃在时尚娱乐界、媒体界的“多元面孔”之间在那条沉默的界限,在经济下行停滞的时候,用Trump这样一个极端化的符号呈现了出来。
 
一个朋友年幼的女儿在回家的路上告诉妈妈,说班里的同学大多对大选结果感到失望,一个甚至说“I couldn’t believe North Carolina betrayed us!”。一个黑人小女孩在问自己的父亲,“爸爸,如果Trump当选,我们是不是要回非洲”……几个月后,President Trump要面临的,是一个空前复杂的美国,一个被互联网和信息技术解构得体无完肤的美国。在这次大选中异军突起的阿桑奇(维基解密创始人)和Kim Dotcom(邮件门的胖子黑客)们,更像西部时代的牛仔,拒绝大众规则,奉行孤胆英雄主义。而芸芸大众,永远是这些罗宾汉们最忠实的观众和拥趸。从某种意义上,在互联网世界中,我们回到了拓荒年代,莽撞又粗野,规则却还在酝酿之中。
 
“主流”社会看起来有些脆弱和无措。一个长久以来语言体系被一个“入侵者”给打乱了。太阳肯定还会升起,但是方向并不明朗。至于习惯了标签化文献化的精英们——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六神磊磊在《你的名字,国的品位》中写过的一句话:
 
“他们在两个割裂的时代里挣扎着,既想要新时代洋气的表,又难以忘记旧时代战斗的魂。”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