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近期,胡润研究院发布《胡润百富2023中国高净值家庭现金流管理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中国拥有600万元家庭净资产的“富裕家庭”达518万户,拥有千万元家庭净资产的“高净值家庭”达211万户,拥有亿元家庭净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达13.8万户。

看了这个数据,很多人会觉得,只要在北上广深有房,就算是富裕家庭?非也。要注意的是,这里说的是“净资产600万”。

家庭净资产 = 家庭总资产 - 家庭负债

举个例子,如果你在北京有一套房价值800万,首付300万,贷款500万,那么减掉500万的负债,你现在的净资产=800-500=300万。

按照这个算法,大家判断下自己是否属于“富裕家庭”:

01

财富总值持续上升  

从表1可以看出,2017年-2022年,“富裕家庭”总财富的绝对数值一直呈上升趋势,除了2019年。

2019年,中国富裕家庭的总财富出现一个明显的下降。胡润研究院表示,这是因为“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经济结构调整,加上中美贸易摩擦,股市大幅下降20%多,所以导致中国高净值家庭数量五年来首次减少”。

不过2021年及之后,中国富裕家庭的总财富又继续攀升,这也符合我们的体感,疫情三年,普通人在失业,但富裕的人更加富裕了。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观察是,这几年中国“富裕家庭”的可投资资产占总财富的比重一直呈下降趋势,从2017年的56%下降至2022年的40%

可投资资产是指什么?一般包括现金、存款、股票、债券、基金、保险等金融资产和投资性房产,但不包括自住房产。

为什么可投资资产会下降?回顾2018年,我国确实发生了几件重要的事情:

股市:上证指数从年初的3300点到年末的2500点,跌幅近25%,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表现最差的国家,互联网巨头在2018年也出现了调整,腾讯在2018年出现暴跌,股价更是一度蒸发40%以上;

房地产:房地产调控依旧,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再一次重申了“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汇率: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人民币年内再度贬值10%;

……

因此,中国富裕家庭的可投资资产大幅缩水,按照2022年的数据,刚迈入“富裕”门槛的600万净资产家庭,可投资资产大概只有240万。

2023年,中国房地产市场,包括一线城市在内的房产价格都有所下降,由于投资性房产在中国富裕家庭的财富比重不低,因此2023年该比例还有可能进一步下降。

02

K型分化  

进一步仔细拆分各类家庭,可以看出一个明显的趋势:

“富裕家庭”增长率<“高净值家庭”增长率<“超高净值家庭”增长率<“国际超高净值家庭”增长率

也就是说,净资产越多的家庭数量,增长率越快。

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写过一篇文章《这个业绩暴涨的行业你想不到》,里面就分析了疫情三年以后,奢侈品行业的业绩逆势上涨,证明市场正在K型分化。

如今看了各类家庭的增长率,更是佐证了这一观点,毕竟有钱人可是越来越多了,而超级有钱的家庭会变得更多。

2013年以来,我国GDP从59.3万亿元增长至121万亿元,人均居民收入从1.8万元增长至3.7万元。GDP和人均居民收入均实现翻倍。

再看我国各类家庭户数,“高净值家庭”户数增长63%,“超高净值家庭”户数增长78%,也就是说净值越高的家庭会越来越多,而普通富裕家庭的增速赶不上高净值以及超高净值家庭的人数。

这个数据也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和我们之前的一篇文章《消失的中产》中的观点,“消失的中产”(Missing Middle)或将成为下一阶段中国经济发展的特征之一。

因为中产阶级的大规模诞生是经济发展的阶段性产物——

当经济处于高速增长阶段,优势产业的崛起以及房股等财富储存器的完善过程,会让一部分人在“收入”和“财富积累”方面跑赢社会平均水平,于是成为了“中产阶级”。

但是经济一直维持高增速状态是很难的,一旦经济步入低增速阶段,中产阶级面临收入下降甚至失业等威胁,资产不再增值甚至贬值,自然而然就开始消亡了。

03

北京财富连续7年第一  

从不同城市看,北京连续7年成为拥有最多“富裕家庭”和“高净值家庭”的地区。

而且要注意的是,TOP5地区的排序也同样连续7年没有改变,依次是:北京、上海、香港、深圳、广州。

我们进一步计算了北京、广州、大湾区以及上海经济区的“富裕家庭”和“高净值家庭”各年增长率,如下图。

可以看出:

包含上海、苏州、杭州在内的上海经济区2022年增长率最高;

包含香港、深圳、广州的粤港澳大湾区的财富增长率则呈下降趋势。

长三角经济区和粤港澳大湾区是我们国家最主要的两个造富区域,关于他们的财富此消彼长的原因,欢迎大家可以在评论区一起讨论。

04

炒股炒出上亿资产?  

我们比较了近3年,千万人民币资产和亿元人民币资产家庭的构成,结果发现:

千万人民币资产家庭,金领占比有所增长,而企业主有所减少;  

亿元人民币资产家庭,职业股民从2020年的10%增长至2022年的16%。  

这个发现也让我想起了《2023招商银行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中关于目前高净值人群的两个变化:

第一,年轻化。

2023年,高净值人群进一步年轻化,受访者中40岁以下的群体占比达49%,相较2021年的42%上升了7个百分点。其中年龄为30-39的高净值人群占比为39%,同比上升7%。

第二,专业化。

在该群体中,按职业划分,专业人士和职业经理人(非董监高)占比最多。

按人群和职业划分:

创富一代占比20%,相较于22年下降了5%,其中有13%为传统经济的创富一代,7%为新经济;

董监高则比22年下降了2%,占比为14%,其中新经济领域占比7%,和传统经济领域占比持平;

专业人士的占比上升了5%,占比17%;

家族二代则下降了3%,占比9%。

虽然大部分人总抱怨这个世界赚钱越来越难,但同时,也不断有新钱(new money)涌入高净值这个圈子,当然这需要你有过硬的专业度和前瞻性的判断。

财富并不会凭空消失,只是会发生转移。

 

话题:



0

推荐

唐涯

唐涯

727篇文章 6天前更新

博士、金融学者,香帅数字经济工作室创始人,香帅的金融江湖公众号主理人,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主理人,年度财富报告主理人,曾任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