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11月06日 08:30

区块链是信贷业务难点的全能解药吗?

区块链是信贷业务难点的全能解药吗?
香帅如是说
区块链为代表的“跨时间的共识机制”已经成为人类社会最渴望的技术—— 无他,信用问题不仅仅是金融行业,也是整个社会网络,包括家庭,企业,甚至国家这些”社会组织形态”最本质的核心问题。对这个问题的重新认识,也许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毋庸置疑,以“信用”为生的金融行业首当其冲,在金融信贷业务中,目前的区块链到底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与网络同时代成长的90后对这样的问题更有体感。从下面这篇《区块链是信贷业务难点的全能解药吗?》,你会看到,他(她)们终领跑者的思考已经远远超过很多old ......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30日 20:15

科技金融正在改变的世界:即时触达、活数据与信用重构

科技金融正在改变的世界:即时触达、活数据与信用重构
科技金融(Fintech)无疑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热门也最雾里看花的词语:顶级投资人蜂拥而至,全球互联网巨头重金布局,顶尖高校里连白发苍苍的教授们都自发组织科技金融的讨论班,麦肯锡甚至对华尔街发出了警告,“没有(金融)机构能逃过(科技金融)带来的技术和监管变革 ”。
 
是的,这是一场远远超过我们认知的变革,它将深刻的改变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改变你我的生存状态。这不是预言,是你我身边正在发生的现实。
 
习以为常的移动支付,远不只是支付的升级——它是我们生活从“离线”走向“在线”的基础设施,也是我们进......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9日 09:44

十年以来最具前瞻性的诺奖:用经济学模型量化未来

十年以来最具前瞻性的诺奖:用经济学模型量化未来
2018年10月8日下午,诺奖委员会宣布了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美国经济学家,77岁,耶鲁大学
保罗·罗默(Paul Romer),美国经济学家,63岁,纽约大学
一般人可能会认为这次奖项是颁发给“发展经济学”(Romer)和“环境经济学”(Nordus)的。这个理解不算错,但是远远低估了诺奖委员会思考的深度。我个人认为,这是过去10年最有前瞻性和思想性的(经济学)诺奖,也是我们这个时代对人类社会发展面临的巨大转变所作出的回应。
 
极简的说,这两位的研究可以用3个词语来概述:经济增长......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0日 21:40

文艺中年男Jack马的新赛道

文艺中年男Jack马的新赛道
“某一日风雨如晦,杨过心有所感,当下腰悬木剑,身披敝袍,一人一雕,悄然西去,自此足迹所至,踏遍了中原江南之地 ”。
若干年后,不知道作为金庸迷的乡村教师JacK 马会不会想起《神雕侠侣》第三十二回中的这段话。
 
01
 
2018年的秋凉来得有点早。无论是民间还是庙堂,这一年都过得风雨飘摇内忧外困。这边民间心力交瘁——房价高居不下,房租节节上涨,P2P崩塌,数千万家庭被席卷洗劫,股市一片惨绿,幼儿园的虐童事件,毒疫苗事件,滴滴(顺风车)司机杀人事件......奋斗N年之后,以为已“中产”的中国百姓发现自己仍然......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6日 13:34

P2P盛衰背后的金融逻辑

P2P盛衰背后的金融逻辑
文 | 香帅-得到团队 
我在课程里不断提到P2P,提示风险——不是因为有预知未来的水晶球,而是因为世间万物,唯有底层逻辑的力量最强大。P2P自出生以来,就面对着赞美与诋毁的狂潮。赞美者曾预计技术会改变金融逻辑,而今墙倒众人推,其实无论盛衰,P2P的命运从来没有变过——1)资金来源和2)风险-收益的匹配是金融业务的灵魂,能解决这个问题,叫什么都不要紧,都能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反之,叫成一朵花也是枉然。
一、什么是P2P
 
P2P就是Peer to Peer,也就是个人对个人的贷款平台。
 
在2013到2014年一年多的时间里......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9日 15:10

北大刘俏:万物生长,各自高贵

北大刘俏:万物生长,各自高贵
本文根据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在2018年7月学院毕业典礼上的讲话整理而成。
亲爱的同事,尊敬的各位亲友,亲爱的同学们: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光华管理学院的全体教职员工,衷心祝贺2018届所有的毕业生!你们多年的辛勤努力和你们的家人长年累月的支持,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祝贺你们!
毕业意味着暂时的告别。燕园数载,大家经历了或从容或慌张的旅程,留下了也许是嚣张轻狂也许是战战兢兢的印记……就在大家带着愉快或是不愉快的记忆,确定或是不那么确定的心情重新出发之际,因循惯例,我代表母校,也作为一名教师,给大家一些叮嘱和祝福。
 
我不祝愿大......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5日 13:31

被热炒的独角兽CDR战略基金到底该不该投?

被热炒的独角兽CDR战略基金到底该不该投?
这一周CDR独角兽战略基金发售,据说各大基金的广告都发到菜市场去了。听上去很美一个事儿。但到底CDR独角兽战略基金是什么,估计大部分人都懵懵懂懂。
所谓CDR,是英文China Depository Receipt的简称,又称中国存托凭证。其中存托凭证(DR)是一种代表投资者对异地市场交易的基础资产的所有权的可流通凭证——我第一次看到这种解释的时候,头晕了一下,这么绕口,听完就跟没听一样,用个通俗版本来说清楚这点事儿。
 
唐朝时候荔枝只有岭南有,长安的人除了贵妃,谁也吃不上——但是一朝被贵妃临幸,荔枝身价倍增,岭南的人开始炒作荔枝价格。长安东市西市的商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2日 14:37

手记 | 决策背后的金融逻辑(下)

手记 | 决策背后的金融逻辑(下)
编者按:
我们推出了《直播手记(上)》,主要讲了几个金融的底层逻辑,今天我们再讲一讲在投资决策的实操背后有哪些需要大家注意的问题。
一、如何择时
 
在投资决策上,我们平时会说“来得早,不如来的巧”。但其实啊,这种事情在金融学上有一个非常严格的定义,叫做market timing,也就是择时,“择时”在金融市场上非常重要。
 
到底要怎么择时呢?
 
在金融学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策略,叫做stay with bubble,也叫smart money,就是说我跟泡沫同在,叫“聪明的钱”,这是什么意......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2日 14:35

手记 | 决策背后的金融逻辑(上)

手记 | 决策背后的金融逻辑(上)
编者按:
5月16日,香帅在得到直播间与2万多同学进行了一场在线直播,整场持续了大概90分钟。在直播开始之前就收到了很多同学的留言,担心无法准时参加直播错过精彩内容。所以我们录制了一些直播的精彩片段,并整理了直播中的几个关键的知识点与你分享。
一、初心
 
嗨,大家好。我突然发现,其实我们正处在一个特别完美的时代,发生了很多以前我们从不敢想事情,比如说通过技术把这么多人放到一个平台上来学习。我记得上一次直播是上线的第二天,我们迅速成为一个汇聚2万人的社区,五个月过去了,到现在已经是13万人的学习社区了。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大的奇迹,从人类的发展......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4日 15:42

访谈 | 《金钱永不眠》里那些没聊完的事

金钱永不眠——资本世界的暗流涌动和金融逻辑
 
访谈:小鹿 香帅无花
小鹿:一直想跟大家分享一本关于理财的书,但是没有找到一本特别合适的,要不然是国外的,他们的国情跟我们有一些差别;要不然就是时间已经过去很久远的,我觉得借鉴意义不大。国内的书,我一直都没有找到一本个人认为比较经典的,带点学术理论同时又特别通俗易懂的书。今天很不一样,我找到了这本书,书名叫《金钱永不眠》,我们请到了这本书的作者“香帅无花”,她其实是北大的唐涯教授。(以下内容为部分选段)
 
Q1: 《金钱永不眠》是怎样写成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4日 09:31

国家演进中的金融视角

国家演进中的金融视角

一、金融导致东西方大分流? 

著名的金融学者James Macdonald曾做过研究(《A free nation deep in debt: financial roots of democracy》),他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历史现象。如果我们把公元1600年的国家分为两组,你可以发现,一组国家是藏宝于国库,中国的明朝国库的白银有100多万两,印度是6000多万两,而土耳其帝国的藏金是1600多万块。另一组你会发现是负债累累,英国、西班牙、法国、荷兰、意大利等城邦国家,这些都是天天在外面借债、发债的国家。但是你会......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1日 09:32

毒丸计划:如何抵御门口的野蛮人

毒丸计划:如何抵御门口的野蛮人
在兼并收购的过程中间,投资银行会到处去帮收购方寻觅猎物。但是,很多目标企业,不愿意束手就擒,所以它们也会雇佣投行,设计各种的防御方案,然后在资本市场就上演了很多精彩的对攻战。所以,今天我们就从这个维度来看看,企业为什么要反对收购,以及它们有哪些策略可以来反收购。
 
一、恶意收购:抵御门口的野蛮人
 
要讲这个反收购的策略,我们就得从恶意收购和协议收购说起。
 
企业的兼并收购像婚姻市场,一种是双方情投意合,坐下来协商怎么操办婚礼,这就叫“协议收购”。投资者和目标公司的股东,就进行私下的协商,然后商量我们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6日 20:18

曾鸣:区块链的春天还没到来

曾鸣:区块链的春天还没到来
今年的春节被区块链刷屏了。币和ICO的各种疯狂,是技术大变革时候人性的必然。几乎无法避免。但中长期,区块链到底能创造什么价值,这是真正的创新者必须认真思考并回答的问题,因为这决定了谁能走得足够远。我们获得曾鸣书院(ID:zengmingshuyuan)的转载授权,把曾鸣教授基于这二十年互联网的经验和理论直觉的一些初步猜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文/曾鸣
 
区块链随想之一
区块链的春天还没到来
 
我们简单地看一下互联网的发展历史。第一款获得大规模应用的互联网工具是浏览器。1993年发明,最早叫Mosiac,后改名Netscape,1995年8月上市,......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28日 18:33

周道洪 | 国企改革:上海再出发

周道洪 | 国企改革:上海再出发

2018年2月1日,由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等单位联合主办,德勤中国、中信银行上海分行等单位协办的2017暨第八届上海国资高峰论坛在上海举办。上海国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周道洪发表了“落子国资国企改革战略活棋,构建健康的长期资本形成机制”的演讲。以下为经作者审定的演讲全文。

文/周道洪(上海国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20日 10:14

大年初五搜神记 | 寻找历史上的财神爷

大年初五搜神记 | 寻找历史上的财神爷
初五接财神,恭喜发财!
 
在“过年”的记忆中,初五是仅仅次于初一的重大日子,肩负着送穷神、接财神等多重重任。
 
这些年“财神”的地位越来越高,初五零点时分的鞭炮声堪比除夕,再冷的天,门窗一定是大开着,室内还得鲜花满屋,就怕品味不高,入不了财神爷的法眼。
 
在早期历史上,拜“财神”只是零星的地方性祈福活动,把这项活动仪式化并推广到全国是在唐朝。隋唐时期,随着南方经济的崛起,漕运贸易成为全国经济的大动脉,搞长途贩运成了最赚钱的营生,贸易发达,商业也随之发达:贩醋的刘十郎、办旅店搞丝织品......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2日 10:17

徐忠:以矩阵式管理充实金融委是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最优方案

徐忠:以矩阵式管理充实金融委是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最优方案
香帅如是说
 
过去五年,是中国金融市场朝“混业经营”发展的时期: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基金券商信托等非银机构的经营机制/领域都变得更灵活,利率市场化取得重大进展。资管市场的快速扩容既带来了繁荣,也自然伴随着形形色色的金融风险事件。从17年春天开始的“金融严监管”正是对防控风险所釆取的有力措施。但是,正如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指出的,“金融业综合经营趋势不可逆转,改革的方向应是建立适应综合经营发展趋势的现代金融监管体制”。监管与创新,永远是刀与刃的关系,鼓励创新,加强监管,才是金融与实体融合促进的正确路径。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9日 13:01

解读十九大报告|金融领域的“三大成就,两个问题,一条底线”

解读十九大报告|金融领域的“三大成就,两个问题,一条底线”

香帅如是说

2017年11月,党的十九大闭幕,历史的另一场大幕正在缓缓拉开。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30日 09:00

哈佛梅森学者邹传伟:泡沫与机遇

哈佛梅森学者邹传伟:泡沫与机遇

————数字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金融九问

毋庸置疑,区块链很有应用前景,但在数字加密货币以外大规模应用还面临很多重大挑战。也许要等投机狂潮退去后,市场注意力才能回到这些挑战上面。

声明:此文为纯粹学术探讨,不够成对任何数字加密货币或ICO项目的投资意见。本文共12000字左右,知识点较多,阅读完成预计需要30分钟左右。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23日 12:15

中国奇迹背后的“金融推手”——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奇迹背后的“金融推手”——国家开发银行
文 | 唐涯
 
国开行(国家开发银行)对于很多人而言是个陌生概念,但是无论是什么人,一定听过或者用过下面这些设施:三峡大坝,京九铁路,奥林匹克运动场,浦东机场,首都机场,京沪高铁,国航,东航的飞机……毋庸置疑,这些巨大的工程是 “中国奇迹”的一个缩影。
 
但是,所有的“奇迹”和“增长”是需要巨量的资金支持的,缺乏资金支持的“奇迹”只可能是海市蜃楼。我们脚下的路,桥,机场,水利设施……这些动辄百亿的大工程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国家开发银行(国开行)。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7日 09:30

金融史漫谈 | 国家与银行

金融史漫谈 | 国家与银行
现代金融市场是一个以银行为核心的信用货币体系。从近现代史的发展来看,每个民族国家都有自己的银行,从民主国家到威权国家,概莫能例外。最有趣的例子当属哥斯达黎加和科威特——前者没有军队,后者不征收所得税,财产税,和消费税,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特许银行。
 
为什么银行会对国家如此重要,甚至比军队和税收的存在更普遍呢?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从全球范围来看,作为一种组织形式,银行和欧洲大规模的民族国家是在16-17世纪左右共同演进的。著名学者哈伯和凯罗米里斯所说的“国家创造了银行,银行创造了国家”[1]。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欧洲的“民族国家”和“银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