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11月14日 13:59

孙鑫:消费金融在中国(下)

孙鑫:消费金融在中国(下)
——消费金融业务模式及其未来布局
 
“双十一”已过,剁手党们清空自己的购物车了吗?你对自己当时冲动的决策后悔了吗?嘻嘻,还是接着学习消费金融的下篇吧,再告诉你一些有趣的事。上堂课(消费金融在中国(上)| “双十一”兴起的原因和背景)我们已经了解中国消费金融兴起的宏观大背景和制度小环境。下面的课程主要和大家大家分享更具体的业务方面的内容,比如消费金融的业务类别、投资收益来源、做好消费信贷的几个关键点等等。
文 | 孙鑫
 
1 消费金融的类别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0日 13:26

消费金融在中国(上) | “双十一”兴起的原因和背景

消费金融在中国(上) | “双十一”兴起的原因和背景
香帅如是说
 
消费金融这几年是中国金融领域的“流量王”,从各种消费的小额贷,到女大学生裸贷,到无数金融机构,互联网机构争相进入的“现金贷”,再到最近被热炒的趣店……因为和年青人的生活消费息息相关,任何一个话题都能引起社会的巨大关注。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噪音和信息同在——那么,这个被视为“金矿”的行业究竟有什么样的模式和形态?究竟在做什么?未来的方向又究竟在哪里?对于这么一个“新”且“非黑非白”的行业,市面上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具备真......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2日 14:21

陈龙:如果哈耶克醒过来,会怎么想数字经济?

陈龙:如果哈耶克醒过来,会怎么想数字经济?
文 | 陈龙
 
数字时代,平台、共享经济的崛起,是个体竞争机制的结果,而不是终结。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计划”能力,只会促进而不可能取代这个机制。那些对计划(算法)能力深信不疑的人,或许应该回头重读《致命的自负》。
 
技术在改变我们生活的同时,也带来很多困惑。数字时代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的时代?是市场经济还是计划经济繁荣的时代?企业、市场和计划的边界在什么地方?
 
技术驱动的创新是社会发展的第一动力。关于技术如何改变生产方式和组织形式,经济学家们在大半个世纪之前就热议过,那时哈耶克代表市场,兰格代......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1日 14:28

中国增长的动能在哪里?

香帅如是说
 
全世界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是“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究竟还有多少?”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作为人口最多的,高速发展的经济体,中国经济的冷热已经直接影响到全球经济的体温。在一个强政府,重管理的体系中,执政党的政策走向毋庸置疑是中国经济增速的水晶球。十九大之后,中国经济增长的动能还在么?还会刺激么?刺激能行么?不刺激会导致衰退么?
 
这些问题可以回答得极为复杂,这么宏大的问题,开几十个专题讨论大约也只能讨论冰山一角。但是,如果化繁为简,直接切入核心问题—中国经济增长的动能还在不在—&mda......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4日 11:22

从十八大到十九大 | 地方债的重新思考

从十八大到十九大 | 地方债的重新思考
香帅如是说
 
历史是个奇怪的词语。人类没有留意的日常,滑过时间的轨道,就凝结成了历史。
 
上周三十九大开幕,在金融圈子里最关注的,自然是第二天一行三会几位领导的发言,想从中找到下一步金融和货币政策的大方向。从我个人的角度看,没有特别出乎意料,金融监管从严的趋势是从2017年4月定下的调子,不可能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发生剧烈转向。而且算一下,从十八大以后,金融业放开的步子是所有行业部门里最快的,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资本市场的金融自由化浪潮,混业经营态势的形成 —— 稍微算算,就知道这五年整个金融业所经历的大......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3日 16:20

周末碎碎念·番外篇 | 弹吉它的男生都有自己的故事

周末碎碎念·番外篇 | 弹吉它的男生都有自己的故事
 
晚上十点,被公号的小编辑姑娘发了个大大的尬笑的脸,催稿来了。这已经快成我们小群里例行的“猫和老鼠”的游戏。周三本来要推送,正好19大正式开幕,95后的小小姑娘居然思虑周密到镜头要聚集,是否不宜推送其他内容。我一听又找到了一个“又红又专”的理由可以偷懒,心下狂喜,自然是双手双脚赞同。回头看还真对,那天据说很多APP的日活创了新低,微信公号文章中和19大报告无关的打开率也急速下降。
 
然鹅,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忙到恨不得上厕所次数都能减半的日子里,我很想将脸蒙住,让小编辑“看不见我”,可是她们还是象探照灯......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6日 14:42

适合在深秋午后读的一本书

适合在深秋午后读的一本书
因为各种原因,最近两三个月我过上了一种难得的自律的生活:早睡早起,码字读书,不喝酒不鬼混,每天除了逛逛淘宝聊做娱乐外勤奋工作,认真生活……然后,深深地感到,做一个高尚的,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实在是无趣无聊得紧。
 
默念着“自律使我快乐,自律才能自由”的迷魂大法,我在北京骤冷的秋天里继续活着。偶尔有阳光的午后,溜达到隔壁的咖啡厅,窝进靠窗的一个沙发,抱一本闲书,在阳光下边发呆边看,阳光淡淡地透射过来,有点暖,又不炙热,窗外树木叶子仍然茂密,但是已经开始微微透着黄色,一阵风过,也有一片两片三四片被卷起,晃晃悠悠地掉落下来。
&n......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2日 17:54

2017中国月入过万人数暴增 | 泥泞中前行,也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2017中国月入过万人数暴增 | 泥泞中前行,也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香帅如是说
 
文/唐涯
 
这几年对中国经济的悲观情绪绝对不是“非主流”。在经济圈,唱衰或者批评几乎快成了政治正确的代名字。是啊,作为一个曾极度脆弱的庞大经济体,中国跑动的姿势一直不算好看,或者说简直是难看。 你见过穷得要命,饿得要死的大块头吃饭吗? 我们这代人大概是没有见过的,但应该还听说过很多这样的故事:狼吞虎咽,恨不得用手抓,把碗都揽到自己面前,边咀嚼还边眼睁睁看着别人的碗,唯恐比人少吃了一口。
 
这大概是我们看到的穷......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8日 16:44

支付宝:中国互联网生态的演化与嬗变(一)

支付宝:中国互联网生态的演化与嬗变(一)
不算前言
 
前两天看了一篇热文,“马化腾的焦虑:曾被微信打得满地找牙的支付宝,正从线下爬上来”。名字有点俗,文章倒是很有意思。这是一个支付宝在微信支付的蚕食鲸吞下要绝地反击的故事——中国中产的地标式场所,星巴克,在结盟微信支付长达9个月之后,终于低调地全面接入了支付宝。
 
支付宝和微信是生长于中国土壤上的独特的“现象级”互联网产品,代表了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快速跨界融合的趋势。他们之间的战争,也是史诗级的经典案例。一个从电商基因出发的阿里金融系(现在的“蚂蚁金服”),一个从......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5日 15:27

诗酒趁年华 | 渔与鱼

诗酒趁年华 | 渔与鱼
前几天连轴转,先是改论文,改得眼是绿的,心是累的,手是抖的;接着把艰难的,挤牙膏式的写作进行下去;再接着录制音频产品,然后周六一天各种教学上的杂事要处理,等晚上9点多到家的时候,连妆都来不及卸就螃蟹式的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十点多挣扎着醒来,想起了小时候看的非常俗气但有趣的亦舒小说《南星7号》,在那个美丽的星球上,绿草如茵,大家都以电波的形式存在,后来有一束电波不小心爱上了地球上一个女子,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一具肉身到了地球,“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大学时代有一阵子和闺蜜在珞南路那里租了一个小房子,出门就是珞珈的后山......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8日 16:57

诗酒趁年华 | 锵锵地告别锵锵

诗酒趁年华 | 锵锵地告别锵锵
 
第一次知道“锵锵三人行”的时候,我还是一枚不可救药的文艺女青年。看到这个油头粉面的主持人是我们武大新闻系的师兄时,心里是抗拒的 —— 那时我的男神之一是武大新闻系的系主席,一脸才华横溢正气凛然的好学生模样——直到有一天在桂园外的小摊上,撞见男神夹着一双拖板,边走边大口啃着油饼,渣子粘在垂下的刘海上,身材也颇显矮胖,那一瞬真是听得见梦想破碎的声音啊,当然这是后话了。
 
总之,我一开始很难想象窦文涛这样一脸贼不兮兮,油腔滑调的老男生会做出一档有深度的“谈话节目”。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没有两年锵锵就......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4日 09:16

北大教授刘晓蕾 | ICO:让融资归融资,技术归技术

北大教授刘晓蕾 | ICO:让融资归融资,技术归技术
9月4日,7部委颁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禁令),宣布ICO为非法集资,对各个ICO融资平台进行清查,要求清退已融项目。在笔者正在撰写这篇文章的这个周末(9月10日),有消息称监管部门要关闭全部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或至少将取消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兑换人民币的功能。消息一时间真伪难辨,引发大量讨论与猜测。根据国内三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之一“火币网”的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从禁令颁发前到上周日下跌了约17%。
 
文 | 刘晓蕾
 
1 区块链、比特币、ICO有本质区别
 
虽然比特币,区块链,以......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1日 17:08

诗酒趁年华 | 嘿,一个不特殊的日子

诗酒趁年华 | 嘿,一个不特殊的日子
 
这几天为雾霾所苦,斗室犹如困兽。已过白露的秋日,既不高远,还如此闷热,真是叫人厌倦得紧。前两天毕业的学生过来送花,才想起“教师节”到了。哑然失笑,我自幼顽劣不堪,从小学时代开始,每逢家长座谈会,除了成绩好以外,几乎全是劣迹,弄得爹妈相当的没面子,回家来免不得对我怒目而视,偶尔甚至有皮肉之痒。小学时代是清一色的中年女教师——我因此种下了对中年女老师根深蒂固的敌意。“老师”和“医生”(因为怕血)被列在我自幼理想的黑名单上。谁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命运总是给你开一个巨大的玩笑,读完博士顺理成章地回国进入高校教书——都来......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6日 16:48

让百姓躺着赚点钱,货币基金何罪之有?——与钮文新总商榷

让百姓躺着赚点钱,货币基金何罪之有?——与钮文新总商榷
香帅如是说
文/唐涯
 
这几天真是忙昏了,后台不断有人问ICO的事情——简短的说一下我们的看法,比特币的发明是人类货币史上一个伟大的实验,它的出现是数字时代的必然,数字货币终将成为下个时代的主导——但是,记住,这还仅仅是个“实验”,远远没有到成熟可以大规模应用的地步。此外,在“国家”概念消亡之前,代表国家信用的“货币的发行权”不会轻易被让渡。所以首次代币发行(ICO)在目前的法律和技术条件下,暂时只能停留在实验室的阶段,将这些连上帝如来都没有弄清楚的概念放......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5日 16:59

诗酒趁年华 | 寻找中元节的灯

诗酒趁年华 | 寻找中元节的灯
 
前几天想起马上就是中元节了(农历7月15日,民间又称“鬼节”),不禁心中一凛。有时候你真的不能不感叹四季流转的神奇,所有的日子,节气的安排恰如人生:春从冬的蛰伏中微微露出新芽,再蓬勃成一树一木的花,犹如从惺忪懵懂的婴幼儿到甜美清涩的青少年。那个时候的节日节气,春节,元宵,惊蛰……都充满了热闹的,不知愁苦的味道。你看上元(元宵)的灯光,是火树银花的,散发着荷尔蒙的灯——譬如“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唐-苏味道)“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宋-欧阳修)。
 
然后夏天......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30日 09:31

东成还是西就?金融的东西方大分流

东成还是西就?金融的东西方大分流
香帅如是说
 
后台有好多人在问,这段时间我写东西的频率些稀疏。回思了一下,真是如此。倒不是偷懒,一来人到保温杯的年龄,总是七七八八的混帐事多,家庭,教学,科研……随便就纠织成一张蛛网,将人陷了进去。二来也一直在思考,公号这种时评类的零碎写作,更多的是满足一种多巴胺式的快感,短暂的兴奋刺激后很快的就忘了。是否能找到一条“纵贯线”,把散落的现象穿起来,以某种更系统的方式呈现?这样的思考和写作,也许更像浅阅读时代的一个量杯,多少可以呈现出一杯水的形态。这种摸索的过程,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和艰难很多,在深深浅浅的阅读和写作中......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8日 14:21

保温杯说,等繁华落空我们短暂相逢

保温杯说,等繁华落空我们短暂相逢
保温杯群像
 
这是属于保温杯的一周。前黑豹乐队的叛逆少年赵明义成了端着保温杯,吞吐着泡枸杞的中年大叔,微腆的肚腩,再无法可修饰的眼袋和发际线,憨厚一笑,笑得多少还自以为少年风流的中年和准中年胆战心惊,不由的吸了口气收一收小腹,默默脱下手串,放下手里形形色色的杯子,停下吹拂茶叶的动作……
 
每天看着自己所在的各个群里关于保温杯的话题热度不褪,默默回想了一下,终于不无悲痛地承认,因为我所在的正是中年症候症初级的高危人群,当然,包括我自己。虽然一直因为嫌麻烦抗拒保温杯,但是床头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1日 16:33

诗酒趁年华 | 老男孩

诗酒趁年华 | 老男孩
 
这两天课间一直在听郑钧一首叫《溺爱》的老歌,大约是2001年左右发行的吧。这个时候30多岁的郑钧,嗓音已经没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和《赤裸裸》时代的金属质感,风格和《灰姑娘》有点像,却多了点温暖,少了点轻狂。
 
不过最喜欢的其实是一首有点冷门的歌,《老男孩》。这个歌有个筷子兄弟唱的同名曲,传唱甚广,听过,实在听不下去。郑钧这首《老男孩》出自他2007年专辑《长安长安》,当时他已经40岁了,声音却似乎越过了青年时的高亢,初老年代的慵懒,开始拥有了一种内在的温暖和力量。
 
这么多年我随手爱翻看的书里,有本叫《古金兵器谱》......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8日 14:24

智能商业中,你一定要记住的19个要点!

智能商业中,你一定要记住的19个要点!
香帅如是说
 
在“一个互联网布道者的‘智能商业’20讲”的推荐语中,我曾说“每个人都意识到我们身处一个巨大转折的年代——“互-联-网”改变了人类社会的聚居模式,也正在改变我们的思考和生活——未来如此快速,美妙,又危险地飞驰而来,曾鸣教授的思考,是帮助普通人通往未来的第一张车票。”。听完整个课程后,这个感觉更强烈——毎一讲的关键词都是时代的关键词,都将反射在未来的每个节点。
 
*本文经曾鸣书院公众号(ID:zengmingshuyuan)授权发布。
 
曾......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4日 16:38

诗酒趁年华 | 致夏天

诗酒趁年华 | 致夏天
嗨,好久好久好久不见。久到我几乎忘了要如何的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大约是夏日太炎热,蝉鸣太聒噪,总之从初夏某一天开始,突然丧失了读诗的兴致,然后,然后懒洋洋的蛰伏了一整个漫长的夏。
 
突然间立了秋,还没有来得及将冰丝的床单换成绵麻制品,一层又一层的秋雨已经密密织织地下了起来,夜里呆坐窗前,看着墨墨的天空,风吹过单衣,竟然有了一丝细微的凉意,忍不住想起了“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的句子。有点惆怅,这个夏天就这么的要过去了。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