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环球人物专访 | “不确定”是当今的关键词

环球人物专访 | “不确定”是当今的关键词

文 / 环球人物网

口述 / 香帅


在财经自媒体圈里,大家都叫她“香帅”,比叫她本名唐涯的次数多得多。其实“香帅”只是唐涯笔名的简称,全称是“香帅无花”,取自古龙系列武侠小说《楚留香传奇》中的两个人——正面人物楚留香和反面人物“妙僧”无花。



看起来与金融毫无关联的笔名,却充分反映了唐涯的文风。即使是分析和阐述财经领域的问题,她也带着一股披荆斩棘的犀利,而言谈之间又流露出阅读与思考之后的文艺感。


作为当下火爆的财经自媒体作者之一,唐涯在付费网络平台上讲授的金融学课程已经有26万名学生,她的另一门在线课程《香帅中国财富报告25讲》也有近10万人在看。


很长时间里,唐涯的正式身份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普及金融学知识只是副业。在自媒体出现前,她在传统媒体上撰写金融评论和科普性文章;自媒体出现后,她直接在网上授课,有针对性地解答大众疑惑。


直到不久前,唐涯才彻底走出高校的“象牙塔”,创立了自己的数字金融工作室,随即赶上了这场几十年未见的全球疫情。无数隔离在家的网友急切地向她抛出各种问题:


美股剧烈动荡,金融危机要来了吗?

石油价格暴跌,世界经济格局是不是要洗盘?

外国停工停产,中国经济能支撑得下去吗?

……


“危机迫近时,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汪洋里的一条小舢板。”唐涯说。

01

美股四次熔断,背后有两只“黑天鹅”

美国股市1988年设置熔断制度,但在今年之前,仅1997年10月27日触发过一次熔断,这次却在一个月里触发了4次。短短11天的时间,美股便从牛市跌入熊市,然而接下来随着美联储救市政策的推出,美股又暴涨了20%。


据媒体统计,在3月的20个交易日里,美股没有一天安稳,道琼斯、标普500、纳斯达克等主要指数的走势上蹿下跳,道琼斯的单日跌幅一度接近13%,几天后的单日涨幅又超过11%,犹如心电图一样剧烈波动,在美股历史上可谓绝无仅有。


2020年2月下旬,美国股市开始持续下跌。


若干年后我们回看历史,2020年3月一定是金融史上的魔幻时刻。”唐涯说。而之所以出现如此罕见的情况,她认为并不仅仅是疫情的原因,或者说,疫情只是一个导火索


2008年之后,美国股市不仅迅速从衰退中恢复,还一路稳定地上涨,到2020年初,已经涨了十年有余,就在美国疫情暴发前,纳斯达克还屡创新高。不少业内人士早就预测,美股将在今年出现大幅回调,却没想到戳破它的针竟是疫情。


美股在暴跌前已经处于历史性的高位,按照市场规律,回调的压力本来就很大了,疫情只是落在它头上的一只‘黑天鹅’。”唐涯对记者说。


另一只“黑天鹅”则是地缘政治风险——3月8日,沙特突然宣布增加原油供给,导致全球石油价格暴跌近30%,直接引发美股熔断。石油暴跌的本质是俄罗斯和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减产协议”流产,中东与俄罗斯的关系出现风险上升的信号,这成了压倒美国股市的最后一根稻草。


虽说没有只涨不跌的市场,但美股能连涨十来年也是罕见。相对于中国A股的裹足不前,不少学者都在研究美股持续上涨的秘密。唐涯认为,美股多年牛市的一个主要因素是美国货币政策的支持


2008年,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倒闭,引发的连锁反应导致全球股市大跌、许多企业破产、大量员工失业。为了保住手里的财富,无论企业还是个人都捂紧了钱袋子,尽量减少投资和消费,全球资本市场流动性枯竭,各国央行不得不出台宽松的货币政策,投放大量货币、刺激市场需求,其中就包括中国的“四万亿计划”。


那次冲击让各国央行都心有余悸,以致之后每次出现美股下跌,大家就开始担心流动性风险,以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为代表,各国央行频频“间接印钞票”注入股市,以避免其大幅下跌。在唐涯看来,这就像一个人每次生小病都吃药、打针,打到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抗药性,免疫力也弱了,一旦生了大病,只能加大药量


2020年3月,一个戴着口罩的行人走过纽约证券交易所


不出所料,美联储这次又祭出了量化宽松的老办法,而且是史无前例的“无限量”。换句话说,美国为了救市,理论上可以无节制地印钞票,消息一宣布,举世哗然。


短时间内,美国的救市政策的确有了效果。到目前为止,美股仍然在延续反弹,似乎最恐慌的阶段已经过去,但业内人士并没有放松警惕。疫情在许多国家和地区肆虐,美国新冠病毒感染人数仍在增加,除非疫情能在全球范围内较快得到控制,否则长期影响将是必然的。



金融资产的价格,长期看经济增长,短期看政策,超短期看市场情绪。几天、一周、一个月之内的股市变动都属于超短期,大家的情绪占主导作用。”唐涯说。


2020年4月,中国各行业已全面复工。图为4月4日,江苏省海安市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在清点整理人民币现钞

02

“历史是个钟摆,你若要亲历,就回来”

这些关于股市的基本逻辑,是唐涯最希望告诉大众的知识。在投资常识方面,如果让她给普通中国人打分,即使是北大的学生,她给的分数也不会太高。一旦接触实际,这些高材生们就会发现,教科书上的很多理论,已经远远落在了现实后面


这种脱节甚至也发生在唐涯自己身上。“有时候觉得‘呦,我还挺有预见性的嘛’,结果到市场上一看,很多企业早就先行一步了。”


之所以一些“爆雷”的企业在发展初期颇具迷惑性,是因为大众不具备分辨的能力。唐涯见过不少中产阶层、高知人群都掉到金融陷阱里,其中一些打着金融创新的幌子,外表包装得很炫,连监管部门都跟不上这种“创新”的速度,普通人更是难以识破。


唐涯分析过共享单车的资金问题。解决“最后一公里”是有市场需求的,但单车摆放的位置却是一线城市的黄金地段,而且有公共属性,这部分成本谁来承担


“目前实际上是政府在承担,等于是企业用公共资源创造了私人利益。如果政府不替企业承担,他们的经营收入能否抵消高昂的地价成本和管理成本?如果抵消不了,这种资金模式能持续吗?”


“象牙塔”里的学术研究很少会解释这样的问题。经济是最关乎民生的学问,而严肃的学者往往不愿意放下“精英”身段,向家人、朋友、网友们认认真真地解释这些问题。


面对真实世界,探究真实逻辑,回答真实问题。”这成为唐涯做自媒体的起因。而这些超出教科书范畴的问题,往往只存在于飞速发展中的中国,这也是当初吸引唐涯回国的主要原因。



2010年,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获得金融博士学位后,唐涯觉得那里的时光是凝滞的,街头的景色多少年没变过,而自己熟悉的上海却日新月异,“每次回去连路都不认识了”。


在应聘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教职时,时任院长张维迎对她说:“历史是个钟摆,你若要亲历,就回来。”


做助理教授时,唐涯的精力都放在教学和研究工作上。北大学生对教师的要求很高,如果听得不满意会收拾东西走人,丝毫不给面子。但对优秀的老师,他们也不吝赞美。每次收获学生的掌声,唐涯都觉得有了存在的价值。


2014年,微信公众号开始流行,喜欢写作的唐涯创建了“香帅的金融江湖”。第一篇文章的阅读量在两天内破万,之后有了多篇“10万+”,到2016年2月,开始有投资人找上门来。


唐涯感觉到,时代的游戏规则正在发生变化。“虽然我写了很多企业案例,也不止一次在课堂上跟学生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逻辑在改变,可只有当这个逻辑真正出现在自己身上时,你才会感受得那么真切。”


唐涯用“一个散漫的死硬派女文青,一个做严肃学术的呆博士,被这个时代推着,走向一条充满鸡血的道路”来形容之后的生活。在自媒体时代,每一个人都拥有了传播自己观点和思想的可能,或者在一夜之间成为“网红”。但对成功与财富的追求也带来了普遍性的社会焦虑,唐涯也不例外。


“我受过良好的教育,我在中国最大的城市拥有房子、车子,我拥有一份不错的职业,还能在自己热爱和擅长的领域追求梦想……我似乎拥有一切,可是为什么我却常常感到惶恐和疲惫?我需要拼命奔跑,害怕被时代遗忘、落下,即使筋疲力尽。夜深人静的时候,为什么我常常会感到一无所有?”


发展中的问题,只能依靠发展去解决。唐涯把这个时代称为“微粒时代”,因为科技已经允许一个微小的个体与整个世界发生连接、沟通,并在这个过程中创造出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李佳琦一个人的直播销售额,超过中国绝大部分的商场。”唐涯对记者说。经过慎重考虑,她选择离开北大,希望成为一个更有社会影响力的“微粒”。


“单位可以给你助力,但也是有反作用力的,你要服从很多规则。‘微粒时代’对我挺友好,也更适合我的个性,所以创业对我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03

“我不是神棍,只能教给大家逻辑”

在“象牙塔”里做学问,论文写得怎么高深都可以,但面对普罗大众,数学公式却不起作用。唐涯经常遇到一些无法回答的问题——“我应该买哪只股票?”“股市跌到底了吗?什么时候可以抄底?”“我应该投资××企业吗?”


唐涯拒绝推荐股票,也拒绝预测股市点位,她坦言,如果自己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早就发大财了”。在她看来,金融学者永远不该给投资者具体的操作建议,因为股市变化极快,建议与现实之间总有时间差



“我能做的,就是普及一些基本逻辑。比如告诉你,投资这种模式的企业不靠谱,赔钱的概率更大,你可能掉进坑里。”唐涯说,“但我没法预测哪一家企业、哪一天会‘爆雷’,我又不是神棍,我只能告诉你,他们这一套逻辑是行不通的。”


唐涯认为,现代金融市场的出现是人类历史上一个了不起的进步,在某种程度上催生了工业化和现代文明,但是金融有一个天生的问题,就是不确定性大,因为金融交易的是未来,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金融行业说白了挣的是信息不对称的钱,而且现在越来越与科技相结合,人工智能、量化投资,老百姓会觉得特别高深,这反过来更加大了金融的不确定性,也更容易骗人。”


很多时候,这种不确定性更像是心理学问题。唐涯对记者提到了著名的“选美理论”:在押宝哪个美女会成为冠军时,人们为了中奖,往往选择那个最符合大众审美的美女,而不是自己认为最漂亮的。同样的道理应用在金融领域,就是人们在投机时,往往不去买自己真正看好的股票,而是买大家普遍认为能够赚钱的股票,即使它不值那个价。


有人将此称为“最大笨蛋理论”,因为你之所以愿意花高价买并不值钱的东西,是预期有一个大笨蛋会花更高的价格把它买走。投机的核心就是判断有没有更大的笨蛋,如果再也找不到,你就是最大的笨蛋。


无数金融陷阱、商业骗局、股市泡沫都源于此。“所有的投资行为都是通过人进行的,而人会贪婪、会恐惧,所以世界上没有能够脱离人类心理活动的投资市场。”唐涯说。


END


xiangshuai-finance

香帅的金融江湖


“执笔为剑,

 陪你穿越财富峡谷”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