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从当前疫情看2020年宏观经济、政策和资本市场

从当前疫情看2020年宏观经济、政策和资本市场

从 2020年1月23日凌晨武汉封城开始,新冠肺炎疫情的全国紧急状态进入第10天,全国确诊和疑似病例人数分别上升到11862人、17988人(截至下午4点35分),这10天的确诊和疑似的增长率分别在1月26日和27日达到峰值后略有回落,但是由于基数变大,每日净增确诊和疑似认识仍然在上升通道中。
 
从2月3日、4日开始,返城人数将逐渐攀升,对于疫情控制来说,这是更严峻的挑战。换句话说,疫情仍然处于“非稳态”。在这个状态下,要准确估算本次疫情造成的各种影响是不现实的,目前市面上很多研究,主要结论基于一些假设。
 
1. 假设新冠病毒疫情(2019-nCOV)截至目前的情况已经代表了疫情的发展状况(比如很多人提出的致死率低,传染性高等)。
 
2. 假设2019-nCOV对经济的影响和SARS对经济的影响,同时考虑一下目前中国的经济总量,服务业占比,人口流动情况,进行调整得出结论。
 
科学的说,截至目前,2019-nCOV的传染性,致死率,最后疫情扩散的局面情况还相当不明朗,甚至国际社会对我们的反应是什么,也还不能下定论,一切都在发展过程中,所以目前2019-nCOV对中国2020年经济影响应该说是处于“高度不确定性”中。
 
 
但是给定目前的情况, 考虑到中国经济基本面、宏观政策和金融市场反应是个内生反馈的过程,我们可以做一些粗略的判断。
 
(一)经济
 
1.不管是从疫情的发展速度(同期非典的死亡人数和感染人数都远低于本次2019-nCOV),疫情发生的时间节点(春节),还是中国经济的结构、交通运输情况和防控管制(比如物流管制、防疫物资被接管等)情况,本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肯定远超非典,但是具体数据无法判断。因为宏观面政策的对策力度将有多大,会对后续经济的恢复产生重大影响。
 
2. 如果到2月底之前疫情能稳定下来,那么基本可以判断本次2019-nCOV对经济基本面的影响为短期冲击。
 
- 从服务业来说,冲击主要体现在可选消费(e.g.,通讯器材、汽车、金银珠宝、服装衣帽)、交通运输、住宿餐饮,和旅游业,但对食品烟酒等必选消费影响较小。这些冲击的力度会根据下面两周的疫情发展变化。
 
- 从工业生产来说,这次因为大面积的隔离,会导致生产恢复推迟2-4周左右,物流通道的堵塞,也可能会导致前期生产效率受损。所以对制造业的影响可能超出第一季度。
 
从微观个体和企业角度,这些冲击都可能是致命的。比如餐饮业相关就业人数据统计在3000万以上,这意味着很多餐饮就业人员面临失业风险,餐饮企业面临现金流断裂的风险。今天微信群刷屏的西贝创始人访谈已经说得比较详尽(政策面应对后面说)。
 
但从宏观角度,如果2月底之前疫战基本稳定,这些冲击可能就相当于一次比较严重的宏观政策失当造成的冲击,不会改变经济基本面趋势(分析详情见《2020·香帅年度财富报告》),2020年中国宏观层面仍然需要冲击经济翻番任务,所以触底稳住的概率更大。
 
3. 如果到2月底之前疫情继续扩大,那么本次2019-nCOV对经济基本盘将有更重大影响。给定目前各种管控局面,我更担心这会将经济政策引向类战时的计划模式,导致市场进一步失灵,然后陷入更计划的死循环。希望天佑中华,不发生这种局面。
 
(二)政策
 
1. 政策面也在等待之中。目前只有央行提出了为市场补充流动性的明确说法,其余部门都保持不动。国土资源部下的某协会呼吁业主降房租,万达等大批企业,商铺也响应。但实际这是无效做法,因为最后成本不过是从A企业转嫁到B企业,由于中间各种环节,可能最后没有受益方。
 
2. 2020年政策面基调就是宽松(详细分析见《2020·香帅年度财富报告》和《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加餐)。给定目前疫情,宽松加码在所难免,但是加码尺度会根据疫情发展变化(这个需要持续跟踪,所以疫情的透明不仅仅是人命关天,也是经济民生的核心要素)。
 
3. 宏观政策的宽松面临一些现实问题,所以采取何种宽松方式(方向)会对经济走势影响较大
 
现在各种小微企业处于艰难期。开不了工,国家又规定要付员工薪水,相当于”坐吃山空”,资金极度紧张。缓解其资金压力是政策必须做的一步。但给定中国金融体系的结构性特征,降准甚至降息都很难较快惠及小微企业(当然降息比降准好)。宽松过度又担心造成金融资产泡末。同时财政要进一步扩大赤字也存在难度(详情见《2020·香帅年度财富报告》)。
 
比较理想的状态是:依靠企业进行宽松,同时配合行政化民生保障。
 
货币政策上肯定要持续补充流动性,保证资金市场不发生流动性危机,平稳市场。放宽银行间市场的准入,让更多机构有机会获得央行的“雨露”垂青—— 减少资金链条环节,降低资金使用端的成本。
 
今天阿里系网商银行宣布武汉地区贷款利率下降10% ,网商银行的年利率平均在16%左右(差异定价,13-18%之间),考虑到网商银行资金依靠从银行间同业和自有资金,成本不低,这个降幅还是比较可观的。
 
实际上,网商银行目前授信过5000万个小店,背后牵涉到庞大的就业人群。类似的,腾讯系,京东系等互联网企业都具有相当的覆盖能力,如果央行能够精准定向降低这些企业的资金成本,让企业去实施规模化浇灌,会远超目前金融体系效率。
 
今年疫情防控费用都将属于“财政宽松”的一部分:政府支出扩大。
 
问题是目前这样的效率低到极点,眼下武汉红十成了过街臭老鼠,但是要想想但凡管制经济,这样机构的出现就是必然,不管叫WH红十还是什么其他。
 
实际上,防疫以及相关的财政支出完全可以通过市场企业进行“循环”:
 
物流能否外包给菜鸟、京东、顺丰等企业?
 
物资协调能否交给阿里系(淘系)?他们对各个商家的协调不比WH政府和卫健委强?
 
甚至医护人员的餐饮、休息,能够外包给西贝、外婆家、携程、如家等企业?
 
监督几家“专业”的大企业,是否比事事自己动手效率高,成本低,同时也通过企业扩大了就业?扶持了小微企业?最近的政策有点让我看不懂, 我需要时间消化整理,或者相关部门需要时间消化整理。
 
换句话说,如果眼下的政策方向持续下去,疫情控制住后,经济结构也会恶化。短期即使在刺激下恢复原状,但是长期隐患一定会更快暴发。
 
另外要考虑到,现在经济基本面的情况和2003年有很大不同。2003年是中国经济强势向上时期,而2019-2020是下行期,内外交困的悲观预期使得经济不确定性增大,投资的内生外在动力就减弱,这个时间节点上的疫情有可能形成导致不确定性更高,投资意愿更低。这就要求政策需要一定强度,否则悲观预期难以扭转。
 
e.g., 减税减费,各种经济管理政策的执行尺度上需要更大力度。部分地区(疫区)应有定向的减免政策。还是一样,在一个悲观预期中,政策力度不够相当于没有政策。
 
此外,由于任何危机都是底层百姓受到波及最大(比如无法得到救助的患病家庭,相关失业人口等等),所以在扩大加强底层民生保障上,有很大空间。但是如何提高效率,让钱真正流入那些有生活困难的百姓手中,是考验国家政府行政能力的事情。
 
整体上,宽松政策会加码,但是效率效果和实施方式是路径相依的。
 
(三)金融市场
 
2月3号金融市场开盘。这是很多人特别焦虑的事情。
 
首先给一个较长时期的大判断。如果疫情在2月底基本得到控制,对于2020金融市场的预判,框架和结论保持不变(利好金融资产)。详情见《香帅中国财富报告》,只是给定年初巨大冲击,时间上会要做调整。如果疫情到2月底仍然蔓延发展,则需要动态的根据全球和中国政策应对进行调整。
 
略略聊一下短期:
 
2月3日A股开盘,考虑到A股前期涨幅不小,从目前市场不确定性情绪和全球市场的反应来看,理论上应该有较大幅度补跌。但是央行和证监会分别宣布流动性支持,同时不排除明天晚上有什么其他政策出台,形成市场拉锯力量。但是个人不认为这是“抄底机会”(原因请参考《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的动量理论)。
 
短期流动性宽松的局面继续利好债券(理由请参考《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加餐和《2020·香帅年度财富报告》)
 
不确定性大的环境中,稳字当头,轻仓为安,等市场情绪反转。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