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在微小的美好中,愈合宏大的伤痕

在微小的美好中,愈合宏大的伤痕

在今年的课程里,你会发现一个词,叫疤痕效应。疤痕这个词真的是贯穿今年,而且它会延续到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包括就业市场、消费市场以及对大家心理造成的创伤等等。

 

比如就业市场,研究表明人们初始的劳动力市场状态,将会对他们一生的收入和职业发展,形成持续的影响。“毕业不逢时”的影响有多大呢?有学者测算过,在经济衰退期毕业的MBA硕士,在这个时候步入职场,其终生收入将比经济繁荣期进入职场的个体下降约150万-500万美元。

 

再比如消费市场,2021年全年居民存款增加9.9万亿,而2022年,到6月的时候,居民存款已经增加了10.33万亿,半年的时间存完了过去一年的钱。截至2022年9月底,居民存款增加13.21万亿,创下了历年前三季度的历史新高。

 

心理创伤就更不用说了,一朝怕蛇咬,十年怕井绳,这种疤痕效应大概要持续12-24个月。

 

01

童诗丸子

像玉兰花一样绽放

 

有时候我也会抱住自己,想找些愈合的力量。
 

 

这是一个关于愈合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童诗丸子”,也是我们今年“共潮生·2022香帅年度财富展望”的赞助商。

 

今年上海疫情特别难、特别痛苦的时候,这个品牌的创始人丸子也被关在家里,由于她童年时对美好的东西的向往,一直想做一个潮牌,但是因为这么多年一直做投资,这个愿望就被搁置了。

 

那段时间,她天天被关在家里,给我发了一张黑香蕉荡来荡去的图片。这是家里仅存的香蕉,为了让它烂的慢一点,还用锡箔纸包了一下:

 

丸子坐在窗前,看着窗内摇摇晃晃的黑香蕉,看着窗外的玉兰花开了又谢,她忽然觉得城市也好、人生也好,不就是在一次次的绽放和枯萎中,不断浴火重生吗?
 

 

她觉得需要一点温柔但有力量的东西来愈合自己,同时也愈合他人。

 

丸子跟周边做设计、产品的朋友一聊,马上擦出了火花。一个00后小伙伴范范说,他们Z世代,这几年确实没有正常的大学生活,要么封闭在学校,要么封闭在家里,只能上网课。他们对前途感到迷茫、焦虑和无望。说白了负能量真的爆棚了——他们也渴望那些更温柔,更有力量的东西,但是要不说教、不做作。

 

另一个合伙人是南非钻石商,当时正好也被迫待在上海,感觉需要疗愈。大家在一起一碰撞,就出现了第一个灵感:以上海市的市花玉兰花为主的“重生”系列,陪上海重启。

 

丸子带上范范和几个同样封在家里的00后大学生,自己做设计、画草图、研究材质……通过电话会议、视频会议,不断优化细节,最终确定了设计款式。

 

又联系了广州、深圳的工厂进行产品打样,所有人都在网上协同工作。最终样品送达手中的时候,正值六月初上海解封,七月玉兰重生系列饰品顺利推出,卖的很好,也收获了很多好评。许多客户表示“很好的寓意呀!”,“真的感受到了治愈”。
 

 

最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参与到这个项目里面的人,都感到了愈合。所以品牌名字也定下来——童诗丸子,即使在最难的时候也不要忘记童年那些诗一样的梦想,因为那些梦想,是最好的愈合的力量

 

02

愈合,全球性话题

 

7月份我去上海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了上海的四行仓库,看到上面的弹孔的时候,我眼泪唰就流下来了。上面的弹孔就像这个城市一样,布满了伤痕,都需要被愈合。
 

 

愈合是一个全球性的话题。今年中国的伤痕不是独有的,虽然有自己的独特性,但是伤痕本身是全球性的。

 

这件事两年前我讲过:数字化,金融化下的增长,全球贫富差距拉大,疫情冲击下分化加剧,社会分裂得更加厉害;人口老龄化也在加剧,又导致很多国家必须采取移民政策,而移民又导致了多元种族之间的文明冲突——疫情后的全球产业链,物流链被破坏,全球央行放水,又导致通胀——通胀对普通人的影响不是一点点大。

 

我有一个好朋友在美国,年收入40万美金,妥妥的金领阶层。但今年日子有点难,房贷涨了3倍,吃饭涨了60-70%,他跟我说,“这么多年,第一次有要节约甚至拮据的感觉。”

 

这还是在情况最好的美国。

 

欧洲能源危机,乌克兰打仗,哪里都乱。

 

伤痕一旦形成,没有那么容易消退。

 

在《繁荣与衰退》一书中,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和《经济学人》编辑阿德里安·伍尔德里奇说,“下行区间总是比上行区间更为凸显,因为恐惧是一种比贪婪更有力量的情绪:当人们担心自己一生的努力将会化为泡影时,这种恐惧会促使他们用尽一切手段来保护自己免受这场传染的危害”。

 

疤痕会渐渐变淡,但是很难完全消退。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张斌等学者专门研究了武汉的“疤痕效应”。发现无论是从消费、投资还是经济增速上看,它们消失过后,都随风而逝,并没有再回来。

 

为什么巨大创伤后,疤痕如此难以彻底愈合呢?

 

第一,经济严重衰退期间,全社会整体利润率大幅下降,对企业造成伤害;

第二,大面积的失业会导致一个社会的人力资本积累减缓,同时,高失业率还会导致人力资本的错配;

第三,在不确定性的环境下,企业和居民都会丧失投资、消费的动力,更不要说增加创新上的投入。

 

如果人类的悲欢多少会相通,那么中国经济在2023-2024年可能会面临一个带疤的恢复期——政策面如果不能对疤痕有清晰认识,对症下药的话,这个恢复期时间可能会更长。相应的,不管是企业还是居民家庭,可能都得对此有更清醒的预期。

 

这确实是2022年所有人的感觉,世界如此大,却又如此小,每个地方的伤痛,都会牵动我们普通人,在身上烙下痕迹。

 

我突然意识到,这样的环境里,其实大家特别需要愈合的力量,特别需要具体的事件、行为去愈合。

 

薄士宁是我的好朋友,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ICU医生。今年他在写一本书叫做《ICU实录》,讲的是在ICU里面的人生百态。他发了还没完成的书稿给我看,我没看完眼泪就掉下来了。

 

他说,“每次抢救的时候我都心惊胆战,如履薄冰,这种感觉像是自己背着受伤的人奔跑,背后是凶狠成性的狼群。我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步履艰辛,有时候我甚至想算了吧,太累了,放弃吧,不跑了。但我不能,因为唯有用力奔跑我才不会为未来可能的失败而恨自己”。

 

是啊,唯有用力奔跑才不会为未来可能的失败而恨自己。我跟他说,这正是我一路走过来的感觉,从北京到上海、西安,再到成都、杭州,我见了国企、民企、平台企业、创业团队,60后、90后,大家都一样的迷惘、痛苦,也都汗流浃背、如履薄冰,但他们没人躺平,没人放弃,都在努力求生,都在负重前行,包括我们自己。

 

我问他:2022,难道不就是真实生活的ICU吗?如此艰难,但仍然奋力求生渴望愈合,因为唯有用力奔跑才不会为未来可能的失败而恨自己。

 

愈合,这是2022年给我的第三个关键词。我知道有伤痕,伤痕到处都是,就像四行仓库那面墙上的弹孔一样。但没关系,我们仍然可以在具体的生活里,在具体的创造中,去寻找愈合的力量。

 

本文改编自2022年11月6日香帅年度讲座之——“来,跟我一起看钱的新动向”直播文稿。这次直播中,香帅老师讲述了2022年教会她的三件事。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