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隔离时,小平同志是如何保持乐观的

隔离时,小平同志是如何保持乐观的

作者/天地会陈先生

 

01

 

疫情期间,很多朋友最怕听到的词就是隔离。隔离,顾名思义,就是隔开分离,目的是切断和外界的联系。

 

最早来自于《阿房宫赋》:

 

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

 

这次疫情诞生了各种各样的隔离,居家隔离、酒店隔离、异地隔离等等。例如最近的上海浦东浦西的全员大隔离,深圳福田的区域性隔离。

 

很多朋友是第一次隔离在家,难免有些压力,而且会出现一些不安的情绪。其中有的朋友是心系工作,一日不工作便觉面目可憎。

 

有的朋友是厌恶禁足,想要重回自由。有的朋友是对不确定性的担忧,想要生活恢复如常。有的朋友是忧国忧民,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如何在隔离期间调节好自己的心情?怎么保持平和的心态来应对压力,甚至还能保持一种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我们不妨看看小平同志。

 

虽然小平同志经历的隔离并不是我们经历的这种普通居家隔离。但他经历的比我们现在的隔离所带来的压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在隔离时,不仅要考虑自己的前途和政治生命,还要担心家庭和国家的前途命运。这需要承担更大的精神压力。但在隔离期间,小平同志依然保持了积极乐观的态度。

 

正是这样的乐观精神,每次在工作低谷期都能够重新再出发,登上下一个高峰。我们一起看看小平同志是怎么做的。

 

02

 

1966年的北京,黑云压城城欲摧。这年的8月4日,主席在一次中央会议上严厉地讲道:“牛鬼蛇神,在座的就有”。

 

第二天,主席发表了一篇叫《炮打司令部》的著名文章。矛头直指刘同志和小平同志。很快,小平同志被贴上了“党内第二号最大的走资派”的标签。

 

没过几个月,情况急转直下,小平同志就被彻底打倒,从总书记的位子直接被关押在家,进行隔离审查。后来根据小平同志的女儿回忆:

 

在父亲镇定情绪的影响下,我们全家人的心情也并没有低落不堪

 

镇定是一种宝贵的力量。从1967年9月到1969年10月,整整两年的时间里,小平一直被隔离在家,接受审查。这段时间,小平同志在家静静地回顾自己的工作历程。

 

他认认真真地写了长达26500字的自传:《我的自述》。夜阑卧听风吹雨。在这个相对安静的环境下,小平同志回顾了自己留学岁月、回顾了艰难的长征,回顾了戎马生涯,回顾了新中国的建设。

 

小平同志回顾了自己大半生的工作,认真思考自己的曾经完成的每个重要工作。对自己有了一个很好的总结。

 

虽然小平同志不知道,他的这个自述后来被专案组用来找他的“历史问题”,很多恶毒的帽子不断扣在了他的头上。

 

知我罪我,唯有春秋。小平同志并不去在意一时的荣辱。很多年以后,小平同志这么告诉意大利著名记者法拉奇:

 

我之所以能经受住如此多的打击,是因为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从不失望

 

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如果隔离在家,也可以学学小平,把自己一个阶段的工作好好复复盘,说不定有新的发现。

 

03

 

1969年,金秋十月。南昌,新建县郊。这里有一个拖拉机修配厂。小平同志夫妇被安排下放到这个厂里监禁劳动。这一去就是三年。

 

在这里,当时的江西革委会下达了外面的人不准和小平接触的命令。小平同志在这里不仅要隔离,还要劳动。

 

从首都北京被下放到了偏僻的县城上,虽然这里没有了北京的政治漩涡中心的紧张和压抑。但是在这,相当于古代的流放,何时能重新回去工作,不能不说是一个摆在小平同志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

 

小平同志来到这个与世隔绝的陌生环境,他并没有焦虑,而是做起了家务。确实,有时候在家里,如果你感觉脑子乱糟糟的时候,躺也睡不着,玩手机也无聊的时候,不妨做做家务,这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放松方式。

 

因为家务的步骤很确定,大脑烦躁的根源是因为不确定性,一旦开始做家务,大脑会自动切换到这个轻松的节奏上,很容易就松弛下来。而且做完家务的整洁结果,会让大脑得到一个很好的正反馈,宁静而舒服。

 

小平同志在住的楼下荒地上开了一块菜地。他一锄头一锄头地开始耕耘,除草、浇水、施肥,正是这不算重的家务活,让小平同志很快宁静下来,并尝到了喜悦。有一天,小平同志对着夫人大叫:

 

你看,丝瓜开花了,结了小丝瓜啦!

 

这感觉可能跟大家第一次养绿植,辛辛苦苦很久之后,在阳台看到开花的喜悦是一样的。在家养点植物,呵护的不仅是绿色,更是生活的希望。

 

小平同志在厂里劳动间里封闭劳动时,分配的工作是钳工。当时小平同志已经年近70,从共和国的副总理,变成了一个普通钳工。但他并没有把这个当成是一种落差,他乐观的说:

 

这个我行,我在法国做过

 

小平同志又把40年前在法国勤工俭学的手艺捡了起来。他一锉刀一锉刀的把零件磨平,在摩擦声音中,他仿佛回忆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时光,那物质贫乏但有趣的年代。

 

当时的厂里的工作是计件的,厂里的老工人看了小平同志交上来的成品,都由衷地赞叹。有的工人佩服地说这至少到了五级技工的水平。以前的技术工人分为八级,最高八级工属于CTO首席技术官,凤毛麟角。五级技工已经属于很高的水平了。

 

如果不是这次监禁劳动,小平同志可能再也不会干起钳工的事情。在家隔离的时候,不妨和小平同志一样做做小时候常做的事,平时可能没有机会、也没有心情,重拾一些旧时光,说不定有一些美好的回忆。

 

除了劳动,小平同志在监禁劳动的这段隔离时光里,读了大量书籍,马列著作、二十四史、古今中外名著,每晚都看书至深夜。虽然小平同志所在的新建县这个拖拉机厂,像是一个无形的牢笼,但牢笼有的时候却特别适合读书。

 

明代名臣,内阁首辅杨溥,是著名的“三杨”之一,当时是太子朱高炽的侍从官。朱高炽就是电视剧《大明风华》里的“狄仁杰”。永乐十二年,明成祖朱棣北征瓦剌胜利而归,其喜洋洋。

 

结果太子迎驾稍微晚了一点,本是算不了什么大事,但汉王朱高煦(《大明风华》里俞灏明演的那位)趁机告状。朱棣大怒,把太子东宫的所有官员全部扔入锦衣卫的诏狱治罪。

 

杨溥也就这么被送到了这个死亡率极高的地方。在诏狱这个不见天日的牢笼里,随时有可能被提审问斩。杨溥丝毫没把这些放在心上。他专心致志地只干了一件事,读书。

 

而且杨溥一读就是十年,他把牢笼当成了书房,不停地读,读了很多经典书籍(读经史诸子书不辍)当所有人都快把他忘了的时候。朱棣突然又想起了这个老头子,就问身边的人,杨溥在干什么。身边大臣说,杨溥在监狱里读书。朱棣思考良久,吩咐锦衣卫指挥使纪纲把杨溥好好保护起来,这是一个人才。

 

也许正是日常繁杂工作突然暂停下来后的认真阅读和思考,让小平同志对如何建设这个国家,有了自己更深刻的思考。

 

王阳明在贵州一个偏僻的地方龙场悟道成为了一代圣贤。小平同志在新建县这种偏僻的地方认真思考,也许为后面的改革开放等一系列创举提供了思绪。

 

隔离在家的朋友,不妨试试拿起手边的书籍,书籍带来的快乐是一种高级快乐。这种快乐带来的心灵满足感会远远高于刷手机、玩游戏的那些短暂的快乐。

 

04

 

1973年,春天。小平同志又恢复了国务院副总理的工作。此时的北京,主席与小平同志再见面已是时隔六年。

 

一见到小平同志,主席用他特有的交谈方式,第一句话就问:“这么多年你在江西都做了些什么啊?”小平同志只说了两个字:

 

等待

 

平平淡淡的“等待”二字,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于无声处听惊雷”。平静下面蕴含了多少强烈而复杂的情绪。解封后的你,如果有人问起你隔离时在做什么。你应该知道怎么回答了吧。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