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何帆丨新的时代,需要新的思路

何帆丨新的时代,需要新的思路

作者/何帆

 

01

 

香帅告诉我,她要在7月30日晚上举办自己的第一场年度演讲,名字叫《共潮生:2022香帅年度财富展望》。到时候,第一财经、腾讯、百度等各大平台全媒体都会免费直播。

 

我早就猜到了。 
 

现在年度演讲越来越时髦。如果没有年度演讲,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大V。罗胖有跨年演讲。吴晓波有年终秀。吴声有年度演讲,讲商业新物种。刘润去年也举办了第一场年度演讲,讲进化的力量。

 

刘润老师举办跨年演讲的时候,我和香帅都过去捧场。

 

香帅转过头来问我:帆哥,你要做跨年演讲吗?

 

我摇摇头:太累。干不动。你呢?

 

香帅说:我想是想过,但太麻烦了。要找商务赞助,要现场组织观众,还要技术人员搞声光电,一个人搞不定,得有个团队。 

 

我说太累,是真心话。因为我是一个善良而懒惰的河南人。香帅说太累,我是不信的,因为她是一个永不服输的湖南妹子。
 

 

02

 

所以,听到她说要搞年度演讲,我丝毫不觉得奇怪,但由衷地表示敬佩。

 

搞年度演讲很难,在2022年搞年度演讲更难,在2022年7月30日跨搞年度演讲,那是变态难。难倒不是难在香帅说的那些事儿,比如要去找商务赞助,要去做又脏又累的组织工作等。难是难在,这个节骨眼上,讲什么,怎么讲? 

 

新冠疫情还没有结束,中国经济还有下行的压力。随便找几个企业家去问问,十个有九个唉声叹气。找几个中产阶级问问,他们担心的是工作还稳定不稳定,房贷怎么还。找几个年轻人问问——算了,今年有1000万毕业生要找工作,他们心里正烦着呢。

 

2022年,全中国有一半的人忙得要死,有一半人闲得要死,但所有人都非常焦虑。什么是焦虑?看起来,焦虑和恐惧非常相似,它们都是对危险做出的情绪反应。其实,焦虑和恐惧是有区别的。恐惧是你真的看到了风险,而且你不得不去面对这种风险。焦虑是你知道有风险,但风险在哪儿,风险是啥,你都不知道。焦虑是对危险情境做出的不恰当的反应,甚至是对想象中的危险做出的反应。
 

巨大的不确定性,犹如黑云压城。我们一边前行,一边战战兢兢。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香帅说,对于一个学者来讲,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明知道有不确定性,却要去寻找确定性。

 

这听起来非常悲壮。相比起来,她引用罗曼·罗兰的那句话更像鸡汤:“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它。”我已经可以想象得到,无论她说什么,都会有潮水般汹涌的批评,甚至谩骂。

 

怕啥?管他呢,骂就骂吧。

 

03

 

每次跟香帅聊天,我都会有收获。

 

剧透一下,她会讲到的几个主题:她会讲到宏观形势,也会讲到资产配置;她会讲到组织的嬗变,也会讲到青年的机会。

 

新的时代,需要新的思路。比如,香帅跟我聊过安全资产这个概念。这将动摇我们过去的投资理念。过去,我们总是讲风险和收益的权衡:风险高,收益相对就会高;风险低,收益相对就会比较低。在这个黑天鹅成群起飞的年代,风险的概念已经完全改变。风险不再像钟形曲线一样,连续而平滑,有的时候,它会在0和1之间跳跃,也就是说,在极端的情况下,你必须考虑资产被清零的情况。

 

P2P暴雷,就是这种情况。中概股退市,也有这个味道。教培行业整顿,是不是类似的情况?再看多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雷曼债变成一张废纸,一次又一次,都在敲响警钟。之所以还有人一次又一次中招,一是因为还在盲目地追求过高的收益率,二是对低风险麻痹大意,以为低风险就是无风险。

 

俱往矣。如今,你必须回到投资的最基本原则:第一,不赔钱;第二,不赔钱;第三,不赔钱。不,你要把这个原则再修正一下:第一,不清零;第二,不清零;第三,不清零。
 

投资如此,商业模式也是这样。赚快钱的时代结束了,赚大钱的时代也结束了。能够伸手就赚到的钱没有了,剩下的都是要弯下腰,甚至跪在地上,才能赚到的钱。

 

我把未来容易存活下来的商业模式分为三种:

 

一是接单骑手模式。国家提供大的平台,指明大的方向。大的方向,无非国强民富。按照这个布局,企业各自发挥优势,做自己最在行的事情。有单就接,该送药就送药,该送菜就送菜,该送可乐就送可乐。接完单,挣个跑腿费。 

 

二是马拉松选手模式。很多行业赚不来快钱,但只要有韧性,就能穿越周期。这些行业里的优秀企业都是马拉松选手。一场马拉松,跑到30公里的时候,你一定会累得精疲力竭,一边跑一边骂自己,干吗要遭这个罪。没办法,自己报的名,含泪也要跑完。你累,别人也累,都一样。比的就是谁能坚持到底。

 

三是蘑菇模式。大树倒了,就会有蘑菇长出来。未来将是经济生态系统的调整,旧物种消亡之后,会留出新的生态位,新物种就会出现。刚刚出现的新物种一定是弱小的、丑陋的、胆怯的,它们未必是成功者,但很可能是成功者的祖先。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04

 

香帅最大的特点就是有强大的共情力,能够敏锐地感知到时代的情感。她也爱学习,会和不同领域的高人对话,总是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她内心里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到处从别人那里搜集乐观主义的烛光,再用智慧把这些光拨亮。当别人看到危险的时候,香帅会带你去寻找机遇。

 

人民币会一路下跌吗?不会,它会有反弹的机会。A股会一直萎靡不振吗?不会,只要宏观经济稳定了,股市也会有反弹的机会。企业家的信心会一蹶不振吗?不是的,也有企业不信邪,逆天改命,知难而上,在困难的时候反而越做越好。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香帅,就是生猛的代言人。

 

05

 

香帅选择在上海发布首场年度演讲。 

 

从性格来讲,香帅是个地道的湖南人;但是从情调来讲,她骨子里是个上海人。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她是上海女孩。她喜欢精致的生活,追求一流的品质,毫不掩饰自己的小资情调、文青细胞。 
 

上海啊,上海。

 

上海是我最喜欢的中国城市,没有之一。这里的人讲规矩,重生活,对人友善,又不粘人。上海已经变得越来越包容,越来越国际化了。我喜欢这里的书店,长长的黄埔江边跑道,平易近人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流。
 

现在,本是上海最美好的季节。凉爽的气温一直延续到六月,空气中都是白玉兰的甜香,街角寂寞的树丛突然同时绽放,铺天盖地的春樱就像春天的惊叹号。原来这个时候,朋友圈看到的都是湖水平沙伴着马灯低垂的帐篷,暖阳下的咖啡馆,无休止的马拉松号码牌。

 

疫情之后,若再相逢,还能认出彼此吗? 

 

武汉疫情之后,我去过武汉。我在武汉先后待了一个月左右,这座城市深深地打动了我。我的一个感受是,经过疫情的洗礼,城市的认同感会更强。很多在外地的武汉人,经历了疫情,反而坚定了想要回去的决心。 

 

上海受到的创伤更大,需要修复的时间也更长。希望在7月30日,我们能够看到香帅的年度演讲不仅仅是线上直播,还有线下聚会。 

 

我一定会坐在第一排,给香帅鼓掌,也给上海鼓掌。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