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滴滴被“网络安全审查”透露了什么信号?

滴滴被“网络安全审查”透露了什么信号?

数字经济 三言二拍

——关于滴滴的“网络安全审查”

文 / 香帅 李惠璇

#2021年7月2日#

7月2号下午,突然传来消息,中国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对甫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目的是“防范国家数据安全风险,维护国家安全,保障公共利益”。审查期间“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户注册。滴滴盘前股价大跌,截止2号晚上9点已经跌去500亿人民币的市值。

实际上,滴滴上市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属于刻意低调,上市首日收盘只比发行价微涨1%,基本保住颜面。不管是股价还是宣传,这都与数年前各大中国数字平台赴美上市的盛况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个趋势在去年12月16日的启发俱乐部演讲中我曾强调过,大数据赋予了数字平台过强的头部效应,对分配方式,劳资关系,税收制度,个人隐私,和社会治理等方面都产生了巨大冲击,加速了社会财富、收入的分化。在某种程度上,企业层面的效率是以社会层面的成本为代价。尤其是2020年新冠疫情将这种冲击(分化)显性化,各国政府和社会开始探索如何公平和效率中取得平衡,数字平台监管将是这一转变最直接的体现。

2021年,中国大数字平台碰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去年年底,京东、天猫、唯品会就因为不正当价格行为被罚款,今年3月,腾讯、百度、阿里等互联网巨头被一网打尽,都因未申报股权交易行为而被顶格处罚。4月,阿里巴巴因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被处以182亿元的天价罚单。

但中国并非特例。2021年6月,美国总统拜登任命仅32岁的巴基斯坦裔女教授莉娜·可汗为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委员会主席—— 莉娜·可汗是著名的“科技巨头狙击手”,是美国反科技巨头垄断的标志性、主导性人物。少数族裔,有色人种,女性,激进派,左倾——莉娜·可汗身上的标签非常鲜明,对她的任命不是偶然,甚至不完全是党派意识形态的产物,而是全球社会思潮方向的一个信号。

中国在数字平台监管“趋严”的大方向上和美国一致,在具体操作层面则会有很大不同。美国核心竞争力是金融资本和科技,数字+资本的话事权是相对强悍的;中国前20年在数字平台监管方面尺度很宽,导致了一种“技术话事权+资本话事权”的错觉,实际上中国政府在平台监管上拥有极大空间。在关系到基本民生,基层劳动力保障,消费者权益等议题的平台监管上,中国一定会“以社会公平,保底等目标优先”,力度上则“从严从重”。

另外一个重大问题就是数据隐私和数据安全——大家都说大数据是21世纪石油(资源),换句话说,超大平台的数据就是战略资源。战略资源就必然有“国界”的概念,世界上没有超主权的战略资源。尤其在目前中美大国博弈的长期格局下,“数据战略资源”就会变得非常敏感——而从2020年开始,美国监管层对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在“披露”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对于很多中国数字平台(的投资方)来说,意味着一个重要退出渠道的半封闭——国内上市耗时长,要求高,市场容量也不够大,尽管我们现在在全方位大力推进股权资本市场建设,希望为科技企业提供资本孵化温床,但是市场培育是一个慢变量,而资本是有期限的,是有回报需求的——这就使平台,尤其是原来很多高估值“独角兽”面临一个尴尬期。

滴滴选在2021年这个风口上去美国上市,估计也是在亏损和资本压力下的不得已而为之。稍微多说一句—— 滴滴专车价格上涨,杀熟严重已经是共识,我这两天特地试了一下号称便宜的快车,发现今天约谈中提到的“定价”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一般情况下快车大约29元(6公里,我不知道 是怎么计价的),但是早上9-10点左右涨到40+,甚至更多。我不算价格敏感型消费者,都能很切实的感受到这个价格冲击—— 滴滴对数亿人口进行高频次的服务,消费者福利不是企业问题,是社会问题——这个思考要是还没入脑入心,那只能说是资本和企业的悲剧了。

整体上,滴滴上市两天,突然被“网络安全审查”,这个动作本身有很强的政策寒意(非错别字)。

其一,反映了 “中国(大)数字平台监管趋严”的方向,也指出了从严的几个方向(e.g. 劳资关系,“动态”定价机制,行业数据垄断)。这对于相关平台肯定有直接影响(盈利下降成本上升),其他大平台的价格也可能被波及,所以我个人从2021年4月以来,对部分中国大数字平台在未来1-2年的价格走向会持一个保守态度(注:哪些平台会受到什么影响是我们最近重点研究的一个课题,希望年底前会有部分结论能出版)——从另一个方向说,对于那些跟民生相隔较远,网络规模效应还缺乏垄断性的平台来说,这反倒可能是好消息。

其二,数字平台赴美上市的成本上升——还是那句话,监管尺度可严可宽,也是个动态过程。数据敏感程度越高的平台,在国内和海外上市面临的监管尺度可能会差异较大——这个CONCERN会很快被资本市场消化,在股权市场上可能会形成一些新的暗流涌动,值得注意。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