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大年初五搜神记|寻找历史上的财神爷

大年初五搜神记|寻找历史上的财神爷

看起来,财神一度属于民间“散养”,“买卖公平”和“经商致富”是“财神爷”的核心元素,然后在漫长的演化路径中,被强大王权收归麾下,成了世俗宗教与朝廷政治完美融合的标识。
 
在“过年”的记忆中,初五是仅仅次于初一的重大日子,肩负着送穷神、接财神等多重重任。
 
这些年“财神”的地位越来越高,初五零点时分的鞭炮声堪比除夕,再冷的天,门窗一定是大开着,室内还得鲜花满屋,就怕品味不高,入不了财神爷的法眼。
 
在早期历史上,拜“财神”只是零星的地方性祈福活动,把这项活动仪式化并推广到全国是在唐朝。隋唐时期,随着南方经济的崛起,漕运贸易成为全国经济的大动脉,搞长途贩运成了最赚钱的营生,贸易发达,商业也随之发达:贩醋的刘十郎、办旅店搞丝织品贸易的何明远、长安西市搞快餐(粥)的张通夫妇、搞垃圾回收的裴明礼、掏粪的罗会都成了富甲一方的大款,以至于唐代农民经商之风空前兴盛。这些富豪中的带头大哥叫王元宝,原名叫王二狗,天纵奇才,贩卖贵重建筑材料琉璃掘了第一桶金,又在商业地产上大展拳脚,商铺遍布长安,终成巨富,然后又就改名叫王元宝。因为富,两次受到唐玄宗的亲切接见。二狗同志也比较高调炫富,说自己的钱可以挂满山上的数,不,树全挂满了,钱还多了去(“臣请以一缣系陛下南山一树。南山树尽,臣缣未穷”)。不过玄宗心眼大,哈哈一笑,还盛赞二狗同志是“天下之富”可以与自己这个“天下之贵”相媲美(“我闻至富可敌贵。朕天下之贵,元宝天下之富,故见耳”)[1]。
 
和一切爱读领袖著作的商业大佬一样,王二狗(元宝)同志对于“仪式感”有一种不可名状的迷恋。每年初五,他旗下商号都统一开张,上千家商铺鼓乐齐飞,张灯结彩,香烛祭牲,拜接财神,煞是壮观。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元宝同款很快的一传十,十传百,大江南北各路小商家纷纷效仿——王朝流驶,没有官职的首富王元宝终于没能在正史里留下一个名字,但是初五“接财神”却作为商家最重要的开工仪式流传了下来
 
初四晚上,香帅在家一边清扫庭院,四处布置花篮花瓶,在门厅将大堆烟花备好,一边瞎琢磨,这么大张旗鼓迎接的“财神”,是怎么在千年的历史里修炼成仙的?
 
 
作为一个极度世俗化的中央集权国家,中国历史上神仙的地位大多不算太高,尤其道教中的神仙,大多是凡胎肉身通过“忠君爱国、修身治国平天下”修炼而成。最早的财神雏形据说是商纣王的叔父比干(公元前1100多年),官拜丞相(当时叫“少师”),忠君爱国,犯颜直谏,被纣王剖心而死,武王灭商后封比干为国神——比干无心,故永远不偏不倚,后世经商者因此取其“公正公平”之义,视为商业精髓,财富之道,尊之为“文财神”。
 
另外一个财神的祖师爷算是春秋末年范蠡。相国兼上将军范蠡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儿,帮越王勾践雪耻之后,怕功高盖主,改了名字,带着美人儿西施云游四海(“乃乘扁舟浮于江湖,变名易姓”),最后定居在山东定陶(属于齐国),做国际贸易,把越国的蚕桑,秦国的铁器,赵国的木器在各国之间低买高卖,赚取差价(“诸侯四通,货物所交易也”),发了财之后做做慈善,最后青史垂名。(“故所言富者皆称陶朱公”)。作为商人、政客、投机家、慈善家、和浪漫文人的范蠡是幸运的,他活在中国漫长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商人地位可以和世家贵族分庭抗礼的年代,因此得以“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并享年高龄,几近百岁,被尊为中国商人的圣祖。
 
 
不过民间祭拜最多的“正财神”倒不是上面鼎鼎大名的两位,而是北魏孝文帝时候的李诡祖同学,当时只担任了河北曲周县令这么个小官,但是李县长清廉爱民,疏通河道,治理盐碱地,还常常以自己俸禄周济穷人,被传说为太白金星下凡。他去世后百姓为其立祠祭祀,然后历经唐明宗(926年)、元文宗(1329年),明神宗(1581年)几次赐封,先后被加冕为“神君增福相公”、“增福灵德侯”、和“福善平施公”,最后在道教经典《三教搜神大全》中步向神坛,成为三星(福、禄、寿)和二神(喜、财)组合的正式成员,法号“增福财神”。自从成为钦定的仙家,七品李县令就连升六级,成了“财神像”中穿一品朝服,戴丞相帽的白脸长须美男子,一手执“如意”,一手执“元宝”,身后是左青龙,右白虎,口吐孔钱和元宝,财源滚滚,羡煞世人,引无数折腰。
 
财神还有一个分支叫“武财神”。武财神主要源自两位:家户型的赵公明和商户型的关羽。赵公明来源已经不可考,有说是日精,避居山中修炼得道,也有说是秦朝终南山人,年轻时候做木工,经营木业成巨富,为人仗义疏财,后驯养了一只黑虎,口耳相传终成传奇。赵公明最开始在晋朝《搜神记》以反面形象出现,周行天下,暴杀万民,直到明代小说《封神榜》中,赵公明随闻太师出征,终于被太公所杀,灭商后姜太公大封天下,赵公明被封为“玄坛真君”,统帅招宝、纳珍、招财和利市等四仙,专司人间迎祥纳福之责。至此开始,身跨黑虎,手执铁鞭,黑炭浓须的赵公明成为庙宇里的“正财神”,为民间家户所膜拜跪迎。
 
另外一位武财神就是家喻户晓的红脸“关公”—关羽爷爷也是典型的中国神仙养成路径。因为武艺高强军功卓著,又对刘备“重义气,忠君王”,历代朝廷褒封不断。到清朝之后,更是全面取代抗金忠武的岳飞(可怜的岳飞因为“金”触了清朝的霉头,不小心就被拉下神坛),长期被树立为全国道德标兵模范,口耳相传,竟成为了横贯儒释道三家的神邸,i.e., 儒家“武圣”,佛教的“护法神将”,和道教的“关帝圣君”——一边是圣恩隆眷有靠山,一边是艺高人胆大,正是冷兵器时代江湖商帮人士最渴望的状态。在皇权、忠义、个人英雄主义的加持之下,猛将关羽加冕成为明清商帮的“财神爷”。直到现在,南方诸省的商铺,会馆,或者古惑仔地盘上,仍然是门厅神龛香火最盛之处仍然是永远的“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
 
看起来,财神一度属于民间“散养”,“买卖公平”和“经商致富”是“财神爷”的核心元素,然后在漫长的演化路径中,被强大王权收归麾下,成了世俗宗教与朝廷政治完美融合的标识。
 
 
琢磨一下中国神仙被“赐封”的古怪历史很有趣。在《山海经》时代,我们也是有神的—女娲、伏羲、精卫、和希腊神话中半人半神的英雄们比较相似,都是天赋异禀,有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到了西周,王一统江湖,以“天子”自居,中央集权来得如此之早,逼得诸神升天归位,从此凡间再无真神。到元明“儒释道”三教合一,以王为尊的儒家全面占据领导地位,隶属于各派各教的大仙小鬼们自然被招安,形形色色的菩萨庙里,多的是御赐或者诰封,等级森严,品秩有序。难怪中国文人感叹“庙堂之高”—原来寺庙、朝堂,多有相似。
 
[1] 这两则小故事都是见于稗官野史,出处分别为《西京记》和《独异志》。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