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区块链能重构“价值”吗?

区块链能重构“价值”吗?

如果90后是“互联网一代”的话,我猜,30年后的人们会将2020年前后出生的这一代人称为“区块链一代”。

估计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真切的记得互联网出现之前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了,只有诗人在深情的说“从前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仔细想,互联网改变的是“信息”:网络改变信息传递和交互的方式,改变了沟通的模式,让所有的信息都以“数字化”的模式在线——整个世界的商业模式,生活方式也变得完全不同。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今天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有7家是典型的互联网公司。工业时代伟大企业的代表GE,通用,都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换句话说,互联网带来的“信息重构”,让整个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区块链,会是另一个这样的“重构”,只不过,这次重构的,不是信息,而是“价值”。

“价值重构”是个听上去抽象又宏大的明题,要弄清楚这个命题,首先我们得弄清楚,什么叫“价值”?这个对经济学家来说,是个“拷问灵魂”的问题——所有商品中都会包含原材料,人力,场地,物流等等不同成本,所以,在传统的政治经济学课本中,作为价值的反应,价格 = 成本+利润—— 听上去这个公式也没有什么问题,放在普通工业品上似乎也讲的过去,可是一旦移植到奢侈品或者服务上,事情就变得很尴尬。比如说,现在年轻人很多喜欢看直播,动辄就给主播打赏,这些直播绝大多数就是普通唱歌跳舞才艺表演,打赏的也不是什么富二代,大多几千块月收入的普通白领蓝领—— 那么“直播打赏”这种商品(服务业)的价值从哪里来?年轻人会理直气壮告诉你“我觉得开心,我觉得值……”

没错,“我觉得价值多少”才是核心——更直接的说,价值是人们的一种“共识”,经济学里面供给和需求其实就是在寻找这个共识的均衡点,这个寻找过程是通过市场(价格)来实现的,价格作为信号反应着供给需求面的变化,也影响供给需求的改变,实现着资源的优化配置,这个过程会有很多摩擦(e.g., 信息不透明,物流交易成本,生产能力等等),所以价格(价值)一定会是动态变化的。

既然价值是共识,那么我们两两之间的交易不应该是可行的吗?只要我们相互能达成共识—— 理论上你是对的,留学生大多有去跳蚤市场的经历,其实这就是点对点交易的过程,双方negotiate,达成共识,deal! 但是这种模式很难大规模复制,为什么?缺乏信任的两者很难达成共识,所以只能停留在家里无用的小件物品上,而我们知道,“信任信用”的建立是很困难的,不是朝夕之功,它必须依靠某种机制来维系建设,比如时间累积(银行,金融机构),比如国家权力或者协商(国家政府,国际机构)。

就着这个思路想下去, 我们不妨继续追问,如果有种机制,能够帮助人们快速的建立信任,达成关于价值的共识,岂不是会改变人们交易的模式,甚至改变市场的概念?

自然,这个机制不是那么轻而易举能设计出来,它必须满足几个条件:

(1)要能快速完成价值交换的基础—信用—的建设,不需要第三方的认证和加持;

(2)要保证价值交换流通的唯一性(什么叫价值流转的唯一性呢?其实就是产权问题。信息可以重复使用流通,但是价值不行——你读过的新闻不妨碍我阅读的价值,但是一份报纸不能同时卖给两个人)。

BINGO,这正是区块链干的事情— 它通过系列的技术手段,设计了一种“跨越时间的共识机制”,这样就使得价值很容易被确定,然后可以进行交互(e.g.,流通交换)。

那区块链是怎么怎么实现“跨越时间的共识机制”呢?我在得到的直播里,曾经举过一个例子,我们当时有近2万人一起开会,假设当时要通过一项“香帅金融学课决议”,怎么保证这个议程完全可靠,决议完全可信的呢?传统方法得到这边有一个工作人员专门负责笔录,噼噼啪啪把我们说的话记录下来,就像记账一样,然后我们举手表决,承认这份笔录的真实性,这些过程也都要全部记录下来。你发现这里面的问题了吗?—— 这个账是我和得到来记,账本在我们这儿(也就是中心账本的概念),要篡改挺容易,而且举个手表决这里面有多少你的“真实意见”在内,小学举手选过班长的人都明白。

区块链是这样一种设计:这个账本是咱们所有参加直播的人一起来记录,每个人都算一个节点,每个人的观点表达都会同时被所有节点接收到,然后进行验证,验证通过了就会形成文件,盖上一个时间戳。这个带有时间戳的文件就沉淀下来,存在所有人的账本里— 你发现了,2万人同时拥有一个账本,而且账本的所有记录生成都是通过验证的“共识”。假设我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想要篡改这个账本,除非他(她)有能力到你们几万人的电脑上去将所有人的账本给改掉,一个没有改掉就无效—很明显,这是mission impossible, 尤其要是参与的节点更多,难度更大,基本上就是“不可篡改”了。

这就是所谓的“分布式账本distributed ledger”,也是区块链的学名,和以前我们中心式账本的套路相反,区块链以“分布式同步记录”方式形成一个可信的“共识”。这样一个技术手段,相当于这个群体中的所有人(n-1)在替其中任何一个人(n)做担保,这个群体越大,信任度自然越高,共识也越可靠。不需要时间累积,也不需要一个中枢机构来背书,信任乃至信用就这么产生了。也就是说,它以去中心化的方式解决了信用,即价值交换的基础的建设,使得任何规模的价值交换都有了土壤 。

在这个账本里有个重要技术,时间戳(time stamp),即每个经过验证的文件(合同交易)都会盖上一个时间戳,按照时间顺序存储在所有人的账本里,这就相当于解决了“所有权”问题,如果这是一笔资产(价值),一旦它被使用转移过,就会成为唯一的合法交易,换句话说,时间戳解决价值流转过程中“唯一性”问题。

作为一个后互联网时代技术的集成体,区块链构建了一种跨越时间的共识机制,触及了人类社会“交易”的本质:信用和确权——它使得人们可以突破时间和权力的限制进行信用共建,完成所有权的确认,换句话说,“共识”形成的方式被改变了,价值构成和流转的方式自然也会随之改变。

毫无疑问,对“价值”的重新认识会带来交易模式的改变,再进一步,我们关于“市场”的概念都会被重新塑造。这种前景,是区块链被热炒的重要原因。

但是,“前景”并不意味着“现实”,目前区块链还处于互联网最早期萌芽的状态,离落地应用还有不短的距离,它仍然面临着好几个维度的重大问题 :

技术维度: 目前的算力算法还不足以支持大规模的落地应用。区块链的“信用构建”是依靠同步式的分布式记账——在一个复杂网络里,要“分布式记账”就要同步验证存储信息,这对算力算法都提出了极高的挑战。现在的情况是,通过区块链这种分布式记账来进行资金清算,比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清算系统要慢好多倍— 有个区块链专家非常坦诚的跟我说,现在区块链能做的,其实我们中心式的信用体系都能完成,而且效率更高,投入这么大的金钱精力是为了“抢滩未来”。

制度摩擦:区块链技术涉及的是“信用”,是用技术取代信用主体——目前来看人类社会最大的信用主体是主权国家,(我以前说过)金融体系是国家(经济体)的血液循环,属于牵一发动全身的关键部位。从国家角度来说,信用崩塌和主权合法性丧失几乎是同义词,所以金融行业在任何国家都是监管最严的行业,容不得闪失。而我们知道新技术落地应用演化的过程中,一定是伴随着泡沫的(从蒸汽机到电力到互联网莫不如是)—— 所有国家都会对涉及金融,信用的技术应用睁大眼睛,小心翼翼,所以这中间的制度摩擦很可能会超过我们的预期。

人性问题: 这是个更加根本的问题,按照区块链的底层逻辑:这个链是开放的,加入这个“链”的节点越多,链的信用度就越高。但是从个人(节点)的角度来说,一旦上链,一切就变成了透明化,一切可溯源—— 这使得我们面临着一个特别尴尬的问题,从市场演化的角度来说,我们一直在设计各种制度,除信息不对称,创造更透明的环境,但是一切都犹如水晶般透明真的是每个人需要的吗?个人与个人之间,机构和机构之间,行业和行业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所以目前来看这种完全开放的链(也被称为公链)多少有点乌托邦气质,这也是私链,联盟链这些变形出现的原因。

相关阅读:

1.区块链是信贷业务难点的全能解药吗?

2.科技金融正在改变的世界:即时触达、活数据与信用重构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