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金融大时代之伤

金融大时代之伤

一、金融大时代之伤 
 
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金融大时代。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的金融自由化,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分水岭。自此金融成为普通人生活的一个部分:家庭生活中的支付,消费贷款,基金,保险,养老,投资理财,都是金融;工作的地方叫“公司”,是现代金融社会的基本细胞,创业需要的风投创投,企业融资需要上市,壮大需要兼并收购,上市公司需要信息披露,分红回购,员工激励需要期权设计;甚至我们周围的每块砖瓦,脚下的每条路,热爱的琴棋书画诗酒花,背后都是不同形式的金融资本在运转和驱动。
 
2016年,全球经济总量75.5万亿美元,而全球股票市场总市值是64.8万亿美元,全球债券(国际加国内)总市值100万亿美元,金融衍生品规模483万亿美元:金融市场规模几乎是全球经济总量的8倍。2016年,全球规模VC/PE融3360亿美元,每天外汇市场的交易额度是5.1万亿美元,每个月股票成交额达6.5万亿美元——每天金融产品的交易量和中国大半年的GDP总量差不多。这颗蓝色星球正在变成金融星球,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旋转。个人,企业,城市,国家的命运,在金融杠杆之力下,经历着翻云覆雨的剧烈变化。
 
 
也许正因为这是人类从未经历过的金融大时代吧,全球的普通民众也正经历着金融知识匮乏的痛苦:29%的美国人不知道信用卡要收取利息,另外30%的人认为这个利息在10%以下,2/3 的美国人不知道“单利”和“复利”的区别,86%的人不知道买股票指数比美国国债收益率高,60%的人不知道公司养老金和401(K)计划中的区别;20%的英国人不知道5%以上的通货膨胀会对自己生活有影响,更不明白实际利率这些名词其实决定了家庭贷款的压力,企业投资的成败概率……
 
这些数据,换到中国,会是什么情景?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从90年代的蚁力神,到现在泛亚,e租宝这种金融诈骗案件,从红酒到石头的“投资俱乐部”,从新三板泡沫到ICO融资骗局,从“非保本”理财产品到各种“信托投资计划”——曾被贫穷吓怕了的中国百姓活在一个金融名词眼花缭乱,“金融大师”漫山遍野的年代里,谎言,谣言,和真相被糅杂在一起,让人不知所措。
 
我曾不断地遇见这样的问题:“1千万1笔的基金投资,说是年收益超过30%,亏本投资人全赔,靠谱吗?”,“有个信托计划,说专注于“新经济领域”,要不要跟投?”;“房子真的还能买?”;“都说人民币汇率会到8,甚至10,我赶紧去换几十万好不好?”,“某某说某某股票最近最少五个涨停板!有内幕的”,“我买的那个金融产品是某‘大师’推荐的,不可能错吧?”;“股票打新会亏钱?不可能”……
 
在一次次精疲力尽的解释中,我意识到,我们所学的所教的“金融学”,都在为“金融行业”服务的:我们研究“资产定价”,要替证券寻找“合理价格”,我们研究“公司金融”,要找出企业的“最优融资理论”,我们研究“宏观金融”,要看宏观面对整体市场的影响……充满数学公式,推理,数据分析的学术论文写给寥寥的”行内人”看,就算是券商报告,也是为大的机构买方服务的。根本上,我们现在的金融学,是“机构的”,而不是“百姓的”金融学。
 
然而这并不是金融的本质和初心。
 
二、金融的初心  
 
如果顺着漫长的历史回溯,我们会发现,作为人类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所进行的“跨期的价值转移和交换”,金融安排就是“未雨绸缪”,是人类降低未来生活的不确定性的技术和工具。
 
从早期文明到现代世界,金融一直以不同的形式贯穿在人类生活之中。远古时代人们靠天吃饭,狩猎采集都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一个人单打独斗活下去的概率很低。部落实行公有共享,保证大家能在一个连续的时间段上得到维持自己活下去的食物。这种公有共享的制度,就是一种隐性的金融安排,是个体之间进行跨期、跨空间的价值交换转移,目的是降低生存的不确定性。 
 
在传统农耕社会,老人逐渐丧失劳动能力之后,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所以要做一些“价值的跨期转移交换”。对于很多一辈子勉强温饱的农民来说,子女是唯一的储蓄,所以“养儿防老”本质上是一种金融安排,类似今天的养老保险合同,孝顺类似维持合同执行的制度安排,所以不孝会被视为“违约”,受到社会的约束或者惩罚。“多子多福”是因为多子意味着这个金融安排具有了更多风险分散的功能。传统社会中的婚姻契约、宗族社团,和和养儿防老相似,虽然没有以我们熟悉的现代金融形式存在(比如上市公司、兼并收购、私募创投、对冲基金、交易所、场外交易等等),但实质是一样的,都是人类为了降低“未来生活的不确定性”所进行“金融安排”,所以被称为隐性的金融合同。
 
 
近现代之后,随着股票、债券、基金这些金融工具的应用,人们发现,使用标准化的、显性的金融合同不仅可以取代早期社会隐性的金融安排,而且可以极大的拓展人类经济活动的能力和范围。比如通过公开发行金融证券,地区、人口、时间上的各种限制被打破,个体机构的筹资能力被几何级数般地放大,使得细分行业的规模化生产成为现实,2000多年一直相对平滑的经济增长曲线因此陡然上扬,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发生飞跃,人类才能从长久的“匮缺经济”中逐渐走出。与此同时,人们有了盈余储蓄,也会寻找更多的投资渠道,获得更高的未来回报。这些被称为“外部化的金融安排”的金融活动对人类的生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个体的融资和投资行为因此转化成可流动、可交换的商品,并逐渐形成了规范化的市场体系(i.e., 交易所),又反过来促进了更大规模、更复杂的投融资活动。和传统的商品市场相比,外部化的金融市场上,要素流动更加便利,更容易实现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的最优配置,而这正是全球化的核心和基础。
 
可以说,“金融的外部化”是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的一次重大转折。它深刻的改变了人类增长的路径和人类生存的状态。 一方面,外部化、标准化的现代金融市场渗透到社会发展的几乎所有环节,与之相适应的经济微观组织形态“公司”也逐渐成熟,演化出各种复杂的产业生态,前所未有地提高了人类经济活动的效率和复杂程度;另一方面,通过外部化、标准化的金融工具,i.e., 股债,保险,基金,个人得以更好的“未雨绸缪”,从而拥有了对“不确定性未来”的更多自主权。
 
所以,金融的本质就是人的追求:在不确定性的未来中获得更大程度的自由。而现代金融学,则是研究“什么样的金融产品设计、定价,以及微观制度安排,能够更好的实现价值在不确定时间维度上最优配置”的学科。这些技术,工具,和思维,是每个个人,家庭,企业,乃至国家发展应该,也完全可以获得的能力。
 
 
为什么金融知识的匮乏会成为整个时代的病症?为什么金融在人们的眼光里常常是”金光闪闪”又“充满罪恶”的?我想了很长时间,后来发现,一个是数学工具的门槛,一个是这个市场天生的信息不对称,造就了这种局面。
 
金融是关于数字的学科,从最早利息的计算,”账户“的概念开始,它和数学就有天然联系。到现代金融学中,数学工具和数据分析更占据了重要地位。在传统的金融学教育中,没有高等数学、概率论、和微观经济学基础,学金融的路基本就堵上了。再加上高薪,财富,很容易被贴上”精英化“的标签。另外,由于离金钱太近,财富效应太大,加工交易的都是“未来现金流“这种看不见的事物,信息不对称是最严重的,金融市场特别容易成为忽悠的温床,制造出“暴富、精英、稀缺”的幻觉。难怪英国首相布莱尔说,“金融体系偏离了本质,而且他也无法回归本真了”。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