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诗酒趁年华 | 嘿,一个不特殊的日子

诗酒趁年华 | 嘿,一个不特殊的日子

 
这几天为雾霾所苦,斗室犹如困兽。已过白露的秋日,既不高远,还如此闷热,真是叫人厌倦得紧。前两天毕业的学生过来送花,才想起“教师节”到了。哑然失笑,我自幼顽劣不堪,从小学时代开始,每逢家长座谈会,除了成绩好以外,几乎全是劣迹,弄得爹妈相当的没面子,回家来免不得对我怒目而视,偶尔甚至有皮肉之痒。小学时代是清一色的中年女教师——我因此种下了对中年女老师根深蒂固的敌意。“老师”和“医生”(因为怕血)被列在我自幼理想的黑名单上。谁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命运总是给你开一个巨大的玩笑,读完博士顺理成章地回国进入高校教书——都来不及追逐年少时候的梦,就被扔到了生活本身的漩涡里。
 
在北大当老师的好处是自由。孔庆东和贺卫方安然同在的一片天空下,倒是真的没有谁给“北大教授”定一个模式。在基本的道德准则和职业操守之下,基本上你可以做你自己。在流水线一样的现代生活中,这大概算是一件难得的奢侈品吧。至于人造的“节日”,也不过是最最普通的日子罢了。
 
嘿,一个不特殊的日子
 
文/蕨菽广陵
诵/香帅无花
 
即使春草不感恩
太阳还会升起
即使森林不感恩
雨露还会降临
 
如果只记得寒冷
冬天会更漫长
感恩不是给谁的回报
只是为了自己
 
当夜幕降临时
把所有回忆剪开吧
那些温暖捂在胸前
让黑暗随风飘去
 
那些给过我美好的人们
愿你们的晚餐多些甜美
无论窗外灯火辉煌
或是偶尔暗淡
愿欢乐常伴你的旅程
 
一钩浅浅的月
在我头上张开笑脸
 
成文于9月10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