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快递江湖简史:顺丰与四通一达们的青葱时光

快递江湖简史:顺丰与四通一达们的青葱时光

香帅如是说
 
在中国互联网的浪潮中,电商的崛起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而这道风景的背后,是极为迅捷的庞大物流体系。物流是电商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你很难想象,离开了顺丰和几通一达的中国电商,还会具有这样的魔力。
 
去年4月,我去浙江桐庐调研之前做功课,才发现占据中国快递业的三通一达居然全部出自这个杭州边上的小小城镇 —— 其实这也不奇怪,从明清时代开始,中国民间生长出来的行业发展就呈现出很强的地域商帮特征,徽商,晋商,浙商,闽商……一个人离乡背井的成功,很快会口耳相传,成为当地的图腾,吸引着一个个村镇的乡亲投奔怒海。在桐庐游荡了好几天,很有冲动将快递业的桐庐帮故事写下来,可惜疲懒拖延至今也未能动笔。
 
前几天看到这篇奇文,短短一篇居然讲尽了南顺丰,东桐庐帮的中国快递业沿革史,活生生一幅中国经济增长的微观卷轴。正在写这个前言的时候,手机连响了好几次,提示菜鸟裹裹和顺丰的快递已经在路上......
 
文 | 荣大一姐
 
1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2005年之前,顺丰被人叫做“老鼠会”,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在深圳的办公室都藏在一个小卖铺的后面,从外面看根本猜不到后面有一个几百平米的仓库。
 
仓库的窗户用砖头封的死死的,大照明灯常年亮着,二三百个小工忙的汗流浃背,几个风扇呼呼转着也没什么用。
 
跟顺丰这个办公室有两站地的地方,是宅急送的办公室。宅急送在北京起家,跟顺丰的业务有点相似,但是人家做的是第三方物流,属于阳光生意,所以他们到深圳之后,租了两栋六层的办公室,楼顶上还做了一个超级大的logo,生意做的正大光明。
 
那个时候,王卫一定羡慕过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接着单的宅急送。
 
 
王卫一家在1976年移民到香港的时候,他才7岁,当空军俄语翻译的父亲和当大学老师的母亲,宁肯到香港做小工、做体力活也要离开内地。
 
话说移民是牺牲我一个,幸福后来人。
 
果然1993年,王卫在广东顺德六杆枪成立顺丰的时候,好歹是一个正经注册的港资公司,有了一个开展业务的护身符。
 
桐庐人聂腾飞虽然和王卫一样都是印染厂的出身,但是他跟自己的工友詹际盛帮人送“报关单”时,几乎是住在了杭州到上海的火车上,他们为了躲开列车员的盘问检查,一上车就得赶紧躺到车座下面。
 
当时跟他们一起做快递的还有聂腾飞的妻子陈小英和小舅子陈德军,詹际盛后来跟聂腾飞分家,做了天天快递,是后话。
 
就说当时,他们在上海做出点眉目后,租下一间房子当网点,也不敢挂快递的招牌,更不敢在网点附近接收快件,因为怕被邮政的人看见。每次接发快件跟特务接头一样,要另一个僻静地方,约定一个接头暗号,暗中观察一会儿,没有异常情况了才快速的开车门装、卸快件。
 
陈小英在僻静地方接头的时候,还会被被那些去随地撒尿的人吓到,她开车跑出去几百米,一扭头,撒尿的人还在原地摇头晃脑吹口哨,他的尿在风中飘。
 
2 不幸的先烈dds
 
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最先动起来的是外贸公司。之后的一年里,北京上海和深圳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外贸公司成立。据说有一阵子北京的工商执照老不够用,得从临近的河北借调。
 
外贸公司的报单业务,带火了快递公司。到2000年左右,全国已经有几千家快递公司,深圳有顺丰和dds,北京有宅急送和小红马,而上海这时候已经是桐庐人的天下。
 
聂腾飞看到上海市场大,就把自己的小舅子陈德军派到上海,慢慢挤走了詹际盛。
 
詹际盛走了之后也没离开快递行业,扭头第二年就创立了天天快递。几年后聂腾飞车祸去世,申通归了陈家兄妹俩,聂腾飞的亲弟弟聂腾云自立门户做了韵达。还有现在活跃的圆通和中通,也是桐庐人在当老板,甚至是后来被百世物流收购的汇通,最早也是桐庐老板。
 
当时没有什么桐庐帮的概念,都是在上海讨生活而已。这几年媒体弄清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后,才把“四通一达”和天天快递统称为“桐庐帮”。
 
 
上海本地的快递公司一开始是很看不上这些农民出身的泥腿子的,觉得他们学历低,素质低,管理上粗暴简单没有章法,从来没把它们放在眼里。
 
后来他们发现,这些桐庐出来做快递的比他们花头多。争客户,这些人能扔下脸皮赖在客户后面端茶倒水好几个礼拜;跟邮政斗,这些人敢前脚交了罚款,后脚就继续送快件,这边一个网点被邮政打掉5、6次,隔着几百米,就有其他人还敢偷着摸着揽件送件。上海人最后输的心服口服,地盘被桐庐人占了,有的老板干脆就跟着桐庐人干了。
 
同一时期,以第三方物流起家的宅急送看到快递行业的蛋糕大,就把业务也开始往小件快递上转,但是转的不太成功,在快递行业的知名度还不如当时北京另外一家叫小红马的公司做得好。
 
2004年,在北京站稳了脚跟的小红马,野心勃勃想到长三角去碰碰运气,结果小红马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