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95后眼中的全球经济 | 金融世界中飙车的“新司机”特朗普

95后眼中的全球经济 | 金融世界中飙车的“新司机”特朗普

香帅如是说
 
今年春季的投资学课上,有来自欧美亚各国的小朋友。也许因为资讯的发达,不到二十岁的小朋友对于“真实世界”的理解远远比我们知道的深刻。从各国的金融监管模式到财富管理行业现状,从脱欧到“川普效应”,北大光华小朋友们的作业不断给人惊喜。有一名叫王寅的大一本科生,在最后关于“Trump Effect"的辩论赛中表现得尤其神勇,课后他将厚厚一本稿子交给我,《金融世界中飙车的“新司机”特朗普 ——“特朗普效应”对全球金融市场影响的初探》,从对内对外的各项政策的维度上,解析了他对Trump effect的悲观诠释。他以一个孩子的想象力,将President Trump描述成金融世界中“飙车”的“新司机”,让人莞尔之余,感觉真的还挺贴切。这篇文章完稿的5月底,关于特朗普的讨论还比较焦灼,两个月后,似乎小朋友的分析在现实中多少得到印证:美元一路走弱,弹劾Trump的呼声也此起彼伏。
 
从“论证”的角度看,18岁的王寅写下的稿子当然是稚嫩的,观点也未尝一定正确——然而,这一代的少年已经学会了对扑天盖地的“信息”进行甄别过滤和思考,在逻辑推演的基础上去得出自己的结论。Trump Effect是个宏大复杂的问题,暂时没人能轻易的给出结论,但是,少年们的视野已经投向更大的世界,开始了严肃、认真的探索,这可能是更令人惊喜的吧。
 
少年强则国强,信矣。
 
文 | 王寅
 
导读:唐纳德·特朗普,这位毕业于沃顿商学院、拥有强大商业投资能力的政界“新司机”,于2017年1月20日正式上任为美国第45任总统。 这位新司机不止以他豪放自由的扁帽头形象与对美国未来发展的高谈阔论征服了美国群众,更以其难以预测、一鸣惊人的政策与手段在全球掀起了一阵阵起伏波澜起伏。全球在经历了二战后70年相对平稳的时间后,随着金融与经济全球化脚步的加快、国际政治宗教争端开始激化、战略政策矛盾加剧,由特朗普所引发的“特朗普效应”更令全球金融市场笼上了一层不确定的阴霾;前途未卜的全球金融市场,未来又将何去何从,命运几何?
 
1 “一本正经地飙车”还是醉驾?——微观市场趋势
 
中国武侠小说里有欧阳锋华山论剑,打到一半,不按常理出牌,一口口水就吐对方脸上,让王重阳煞是一惊,扰乱了对方阵脚的同时,将战局转变为自己短时的优势。时隔千万年之后,美利坚大陆有特朗普,这位继任于实行“保守的金融发展策略”从而“稳步前行”的美国第44届总统的奥巴马的美国总统之后,在外人眼中不谙政治,却对金融、经济颇有研究的沃顿高材生开始了在世界看来的高风险、大改变的制度改革,由此开始了他的执政之旅。
 
在开始进行分析与论述前,我们不妨做一个有趣的假设,假设特朗普是你的孩子(或是很好的朋友)他刚拿到驾照,是位“新司机”:你敢坐上他的车吗?虽说你很乐意看到你的孩子(或者你的好朋友)成就终于能够开车的那份欣喜,但是坐上去之后你坐在后座心里能踏实吗?难道你不会为自己的生命和潜在的威胁和事故着想吗?
 
对于美国的民众来说亦然,这对于他们在金融市场上的投资选择造成了很大影响;在特朗普刚上任的时美国股市中,NASDAQ近乎下降了5个百分点,S&P甚至被迫停盘,港股跌了近千点,黄金和日元急升;大家似乎都对特朗普的执政水平有所怀疑;但是有些人下了车、还有人上了车:美国民众敢于尝试与信任特朗普,毕竟特朗普所言极是——税收上,将企业税由35%降低至15%、废除遗产税并且降低个人税率档次;就业上,大幅减税的同时减少监管、加大国防及基础设施建设力度;金融上,提议废除《反托拉斯法》;贸易上,反对全球化及TPP——这些无疑对于美国的经济与金融业发展看起来必然会产生许许多多的积极影响,金融市场也在短时的下跌后迅速反弹:美股升至历史新高,远期利率预计提升,对于投资银行、保险公司有许多正面影响;监管力度的放松也会使众多国际金融机构获益……
 
但是每个政策的出台都是一把双刃剑:这一切都看起来对于美国民众都非常美好,这些措施的确可以在短时之内提升美国的就业率、个人可支配收入、对于金融市场的投资以及会让美国的经济重新起飞等利好影响……但让人们不禁思考:这一片金融市场内部的繁荣,究竟是真实且长久存在的,还是特朗普在爽快地飙车的短暂玄幻的海市蜃楼?
 
 
“特朗普效应”的确对于美国股市产生了一些短期的利好的影响,我们可以发现子特朗普正式当选美国总统以来,S&P上涨了近18个百分点,道琼斯指数上升了近19个百分点,NASDAQ甚至上升了近27个百分点……的确股市的这般不寻常在奥巴马时期的金融市场(甚至没有在奥巴马刚上任的六个月的时候)这么旺盛过;这固然对于金融市场来说有些反常,如果再深入挖掘一下这个现象的话,我们可以发现股票市场有一个非常神奇的指数叫作“VIX恐慌指数”,这个恐慌指数标志的是投资者对于市场的自信心以及未来预期,但是最近它又即将创下24年内的新低;在过去六个月中,由于受到“特朗普效应”的影响,全球股市出现了一定上升,各地区的股市回报表现都不错——S&P指数,Stoxx 600指数,日股日经225指数的回报率都达到了非常非常高的水平,全球股市都在短期内大幅上涨。然而,尽管各地区股市出现反弹,但各个地区之间的股票回报相关性实际上已经下降至2000年来最低水平。而上一次这种有关VIX相关性处于如此低位还是在2007年,就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VIX恐慌指数的走软显示投资者对当前市场感到安心,但同时也引发该恐慌指数是否仍为评估投资者焦虑程度的可靠指标的疑问。
 
这种由“VIX”所代表的投资者的风险规避的情绪已经是连续第六个月下降了——我们发现近期甚至出现过4.1%的情况,而这种情况自1997年以来只出现过31天。1997年的历史情况深刻地告诉我们:VIX会在到达极低水平后急剧上升,例如:在2010年时,该指数从纪录低点1.1%在短短三个月内飙升至70%。我们甚至可以确定,当VIX反弹之时,将会牵连全球金融市场带来更高的波动性、推升美元指数、债券等价格上扬,进而拉低股指表现。极有可能的情况是,“特朗普飙车”可能会为即将到来的高VIX——也就是可能的新金融危机带来重大隐患,VIX有很大可能性从低谷反弹,就像所有美国历史上的小型金融危机一样;由于民众预期很高,对市场所谓的“海市蜃楼”自信满满,但是不知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这般VIX的持续下跌,终会反弹导致这些美国股市短期上涨的金融泡沫崩裂,这种力度来自特朗普极强的刺激金融政策终会衰退,在造成长期的全球不利影响后反弹至低谷期。
 
多次金融危机为人们带来的教训是:危机都是从风险中所逐渐孕育而诞生的。在特朗普当选后,美股的确出现了一个合适的压力释放走势。但是,这一走势太快太猛,来自市场和金融市场的推动者们的拒绝回调加上投资者的乐观情绪推动,已经让许多投资者们失去理智……这番盛景,必会使游走于股市间操盘到不亦乐乎的投资们看准收益不断买入,殊不知在期待自己也可以获得超高的8%、甚至10%的收益率的同时,也在为之后的潜在金融危机埋下更大的隐患。
 
除了“特朗普效应”背后隐藏的“不确定性”,我们还可以看到它摆在明面上的风险与“不确定性”。特朗普总统凌晨两点在推特上发布信息表露想法的做法让人非常感到担忧——特朗普可以说“好,今天实行扩张性货币政策,于是实行了,美元汇率提升;结果半个月后的某个凌晨,特朗普睡不着,发现汇率升得太高是不行的……那就是降息吧,突然降息!”特朗普效应的一大劣势就是在于,不断地在扩张、紧缩、扩张、紧缩的政策下无常变动,很多时候作为局外人,甚至是美国政坛的局内人都不知道下一步特朗普将要做什么,会对美国的金融市场、甚至是对于全球的金融市场有什么影响,此时美国人民的长期预期和信心必会遭到打击。3月20日特朗普首次将国会提交废除《医保法案》的那一天,NASDAQ出现小幅上涨;但下午,废除计划不通过的消息传开了,股市立马大跌1.8个百分点……我们可以发现,在不断的特朗普执行新政策的过程中,人们对他的政治预期性是不断下降的。长远来讲,担心这点的又何止是3亿美国群众呢?世界其他67亿民众难道会比美国群众想得少吗?谁又能保证金融市场不在巨大的波动性和风险的衰颓驱使下渐行渐迷呢?大抵还是因为特朗普的政策在现在来说上表面上的效果还可以,投资者心中预期收益的效用大于预期风险的效用,才可以相对得到更多全球投资者们对于预计高回报追求的心。
 
“特朗普效应”为金融市场带来的效应是全球性的,当然投资者中的某些人是非常风险规避的——为了避免特朗普政策不确定性,这些投资者选择了多做黄金,也导致了黄金指数继特朗普上任前的1151,狂涨了近 14个百分点,至最近的1280[1];被称为“避险之王”的日元汇率也借着特朗普效应的不确定性也是在蹭蹭蹭往上涨;在特朗普效应发生的这六个月里,黄金指数从来没有在近10年获得如此大的涨幅——即便我们归结日元汇率的上升部分是因为“日本经济复苏”的影响,但是我们也无法归结“黄金市场的大幅提升”为来自全球范围内的偶然现象,而这种输入于全球投资者中的决定因素,可以说是因为这份专属特朗普的不确定性已经一定程度上得输入到了全球金融市场中。
 
2 “一本正经地飙车”还是醉驾?——对内政策性影响
 
美国人民已经接受了奥巴马8年的执政,而人之常情里有一条叫喜新厌旧,美国人民固然会比较乐意接受特朗普,这位新总统的政策。但是如果奥巴马还在的话,个人认为他会继续延续他所推出的相关金融政策,而这些政策可能会使奥巴马带领美国“稳步前行”将美国的金融风险降到最低,使全球的金融发展的稳定性变得更平稳,适合长期的发展。但是将特朗普和奥巴马的政策在金融市场上的影响比较我们发现,“特朗普效应”在使美国金融市场获得短期收益的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特朗普其在国内政策上的隐藏于长期种种风险、不确定性及隐患。
 
 
特朗普,在全球公众的视野中总是有一种豪放的风范;他的某些主张,在金融世界中的局外人听起来好像觉得无不没有道理,但是如果我们用更理性的头脑仔细思考一下特朗普飙车时的“立誓”时:我们发现,特朗普所言的并不等于他所做的,医保改革与原先计划所承诺的条案大相径庭,分拆大银行的大梦的实现似乎遥遥无期,那诱人的、“改变世界性的”10%企业税似乎在美国国会看来是天方夜谭、在15%的税率仍未获得国会批准后,特朗普还将尝试将其上涨至20%,但至于是否失败,失败后特朗普企业税政策又将何去何从,恐怕谁都不知道。还有特朗普所承诺的给美国一年3%的经济增长率,更是让人感到很奇怪——除非特朗普玩一把“大跃进”,恐怕如果通过不断的刺激经济与金融发展来刺激经济增长,那么几乎没有可能再当代达到如此高的经济增长率。很可能这就是再三十年前发生于拉美和亚洲金融危机的重现:经济告诉增长的同时,政府为了防范通货膨胀,从而伴以美联储的不断加息,导致美元汇率上涨,美元上涨后人们偿付美元的利率水平成本增加,如果企业没有足够资本或者现金的话很大可能性会破产;如果国家大量的依靠美元的流动性,那么随着美元从全球某国当地的金融市场撤出,那么当地的金融市场就必然会连带着引起金融恐慌。但是现在麻烦的是美元不仅走强,美元还不断地波动,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
 
 
政治预期的下滑可以表明“特朗普效应”所带来的正向影响美国金融市场发展的效应正在逐渐减弱,拿减税政策来说。特朗普如此这般,看起来的确可以达到加大就业率的效用;但是,降低税率意味着美国政府自己要掏这部分钱,就会带来高昂的财政债务(赤字),也就是政府欠广大美国人民的债多了,这样下去长期来讲就会越欠越多,将会由现在的3万亿美金涨值10年后的10万亿美金,最终会对美国经济的债务负担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可能债务负担会达到20年之后占总GDP 5%以上的恐怖比率,可能会不仅对美国,甚至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产生大幅的反作用;而这笔钱特朗普预期将用“边境税”来弥补,但万一“边境税”成不了,美国的如意政策预想可能就会功亏一篑。
 
除了能否执行,我们有没有想过:执行之后,美国人民就可以真正受益了吗?研究报告指出[2],百分之十的收入者的平均税收节省高达14%,而五分之一的收入者的税收减少1.85%。而那些20%左右的人只会减少不到1%。特朗普的税收计划将比其他99%的合并组合有效地使最高的1%的收入者受益。财政赤字和债务将会膨胀。 特朗普提出的减税对于富人来说不会刺激经济增长,就像布什减税并没有刺激经济增长一样(因为富裕的税收实际上并不是窒息增长 - 窒息的增长是缺乏中产阶级的消费力)。但减税将会增加赤字,加快联邦债务的增长。这样特朗普未来在全球又买下了更大的隐患。
 
“特朗普效应”的主要矛盾在于:我们并没有看到有关政策的任何细节,而这样对于政策是否能够在现实中实行加剧了不确定性与风险。比如说息,特朗普告诉全世界在2020年会加到3%左右,2016年他说加息只加了一次,今年6月本来承诺加息,但却因为种种内外部原因变为“可能不会”加息;在美联储预期和市场预期之间差异的变化,一定会引起全球金融资产的波动,而万一这个波动突然增大,那么对于全球的金融市场来说就是令其“性命攸关”的大事。如果特朗普让美联储预期变化了,那么市场预期美联储基准利率变动,从而就会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很大的影响。
 
不可否认,特朗普的一系列举措的确对于美国经济和金融的短期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但要注意的是,作出贡献并不等于对于全球金融市场的形势是好的,从长远的风险以及不确定性来看,这种贡献很有可能会被全球对于金融风险与不确定性的恐慌所吞噬,是负向性大于正向性的深刻体现。特朗普政策中部分言行不统一的行为所造成的的消极预期,在损伤人民群众对其信任的同时,必然会将全球金融市场驶向离预期目标渐行渐远之处。
 
3 外交场中“闯红灯”——外交政策的不确定性
 
外媒挺希拉里·克林顿成为新一届美国总统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克林顿的友好往来政策更加亲全球的大部分国家,自由贸易和全球化会利好这些国家,他们可以使当地的金融市场发展趋于更加统一和平稳,从而会使全球金融市场变得更稳定更协调;“特朗普效应”对于美国金融市场在现在看来是十分利好的,但特朗普再这么做的同时损失了包括中国、加拿大、墨西哥、越南等国在内的国际金融盟友,也说明“特朗普效应”实际上为全球金融市场的长期发展带来的不利处大于有利之处。
 
说到“特朗普效应”,不得不提TPP。美国决定在特朗普的领导下退出TPP——《跨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实行以美国为首的自由贸易区(实行贸易保护主义,反对自由贸易协定,另如NAFTA);这一举措降低了美国的出口业务,增加了关税壁垒,保护了美国的本国贸易。特朗普想要让资金与资本回流至美国;但是可能令美国没有想到的是——在科技发达并且日益互联的世界意味着许多制造和低技能的工作不会回到美国;退出TPP可能会为全球其他地方带来不利影响:不如“一带一路”会有更高的增长率等;有些货品,尽管是美国自己生产,价格和产量仍不及国外制造者;殊不知这样的高关税壁垒,一会为美国自身带来不利的反作用——收高额关税反而会使美国自身的货品竞争力下降,这就使美国置身于一个窘境——美国如果没有特朗普效应,继续坚持民主党金融经济政策的话,那么自国的公司也会从日趋激烈的国际贸易中受益,使自己的产品畅销海外,获得万亿美元的利润,这样做就不会对全球经济的宏观稳定增长趋势造成威胁,并且会为全球金融市场的发展带来更积极的影响;反之,特朗普现在所做的,就是在“反其道而行”。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Joseph Stiglitz表示,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是不会从宏观经济前景中走出来的,而政策将使当前美国的贸易逆差雪上加霜。这一政策还表明,特朗普对全球经济造成了多大的损害,并进一步证明他正在极大地增加经济的波动性,降低投资者的投资意愿,并显现出其效应正在破坏全球金融市场的正向稳定趋势的结果。
 
 
不只是TPP,WTO也难逃此劫。特朗普反对加入WTO,不Care与一群肖小之国进行集体谈判,相反于“群而攻之”,他希望“逐个攻破”——签订双边协议,美国这样做的目标是和其他美国想要“做生意”的国家,在时机成熟的时候签对于美国有利的双边协定,给予他更强的议价能力。这对于不发达的国家和世界经济的整体流通是十分不公平的,(会导致世界的金融与经济发展失衡),这样的话贸易壁垒会越来越多,要知道,真正打起贸易战来,最终美国将会是最大输家。
 
特朗普借由“边境税”以削减进口及增加出口;特朗普政府将以“边境税”,把美国企业所需要的供应链移回美国。美国企业的进口成本将不再能从应税盈余中扣除,使税负加重;出口商的国外销售额却可从应税盈余中扣除。简言之,就是对进口课税,出口免税,以鼓励国内生产,并增加税收以挹注减税财源,川普政府想使美国重新成为“全世界最能吸引就业及投资的国家”。
 
美国一旦实施“边境税”,将对全球贸易型态造成重大冲击。据德意志银行计算,如果美国对进口产品实施20%的“边境税”,台湾贸易顺差受损额约占国内生产毛额(GDP)的1.5%左右;墨西哥受创最重,加拿大及越南、马来西亚、泰国都将受重伤,全球金融世界预计蓬勃发展的“宝宝们有苦说不出”;预计不仅是在他们GDP的基础上下降3~5个百分点,还会对相关国家的金融市场和金融机会的发展造成冲击;进而会对世界进出口贸易大国的金融市场造成不利影响;如果我们平稳发展那么对于全球经济稳定和金融市场发展将会是共赢。连全国零售巨擘沃尔玛、Target等100家零售商筹组新联盟,反对“特朗普飙车”飙出的边境税提案,这项措施必定将对这些企业构成伤害。但这项税制改革真的有助于美国削减逆差吗?难道最后的后果不会是对于双方都产生更艰巨的贸易壁垒吗?从而最终双方“鱼死网破”吗?假设英国对美出口产品的需求弹性很高,因此“边境税”可能使英国对美贸易从10亿美元顺差,转为190亿美元逆差。更糟糕的事,“边境税”并将推升美元汇率,因为美国进口及外汇需求减少,而美国出口及外汇供给增加。即使美元升值会削弱“边境税”的部分影响,但仍会“严重影响双边贸易关系”。
 
除此之外,“特朗普效应”还飙到了其他地方——可能是故意散布有关韩国航母的假消息,令黄金大涨,日元当日狂涨1.2个百分点,韩元大跌0.8个百分点之外,也有抨击NATO(北欧联盟)所谓欧洲经济与金融市场带来的“突如其来的一巴掌”;也会是叙利亚的打击,恒生指数下跌1个百分点,新加坡指数下跌0.8个百分点,S&P下降0.6个百分点,日元和金价的上涨更加说明民众对于风险和不确定性的担忧;这也会是俄罗斯的泄密丑闻, 5月18日由于特朗普效应日本Nikkei大跌1.3个百分点,KOSPAI大跌1%,澳大利亚S&P大跌1.28个百分点,道琼斯大跌1.78%,并且是8个月以来最大跌幅。
 
4 特朗普的大卡车将驶向何方——过去与未来的未知
 
CCTV13上有一则非常有趣的新闻:美国国会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都在对外发布会上吐槽特朗普:“他(特朗普)可以在推特上从早上说到凌晨三点:‘我认为现在的总统该做什么’,但我却要对他说,做好一个总统,要从好好开始睡一觉做起,保持你的头脑清醒是需要体力的,你不能那样发推特,这样太、太掉价了……”可能连民主党本身都开始对特朗普飙车的行为有点“看不下去”了;虽然我们的确从特朗普的政策中看到了希望,让特朗普迫使自己矢志不渝地沉迷刺激金融市场速;但其所为金融市场带来的不稳定性着实让人有些心虚。
 
不知金融世界中的“前车之鉴”是否有意义;有趣的是,我们发现“特朗普政策”与1981年所谓“里根经济学”的理论很相似——比如从供给侧领域来说,其下属的子领域税政策都与里根经济学政策十分相似:比如能有效刺激投资和消费的减税、减轻企业负担,促进劳动力进入市场的福利下调、激发金融市场活力的放松监管政策等;需求端有几分近似,货币政策上实行紧缩性货币政策,在控制货币量的同时主张加息;贸易政策上两人都反对自由贸易,以促进国内出口、增加就业岗位;财政政策虽相异,但里根执政期间,其“缩减政府开支”的主张因为国防军事的事件从而导致财政赤字大幅上升。
 
而我们可以从里根的执政历史中看到很多与特朗普此时的相似之处:超过5%的高通胀而和连续而快速加息,虽然特朗普主张的快速加息也只是抑制长期低利率的资产价格泡沫等风险,但是现在特朗普可能也感到情况不妙,“刹车”了,开始趋于缓慢加息:美国当前并无高通胀,过快升息就会损害到美国实体经济融资环境。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一定会对于金融市场造成一定消极影响。
 
回想2007年金融危机的出现,我们自然也会发现现在的美国金融市场也在埋藏着可能出现下一次“小型金融危机”的预兆,除了之前所提到的“VIX恐慌指数”之外,一是经济在特朗普不断地“踩油门”下持续高经济增长、外部资金大量流入、信贷由于个人所支配收入变大而获得增长、潜在的过度投资、股票、房地产等资产价格快速上涨、贸易持续逆差并不断恶化、美元普遍被高估等要素几乎与“特朗普效应”的趋势重合半壁江山,而在金融全球化日趋深刻的今天,由这种负向效应从美国本土扩展到全球范围内的主要原因就是国际金融市场由于“特朗普效应”所产生的内在不稳定性。即在现代货币信用机制下,信息的不对称导致危机的发生,只要现代市场经济存在,市场经济所固有的货币信用机制就可能导致金融危机。
 
 
《晏子春秋》有云:“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不同的制度在不同的环境下会产生不一样的效果,而在金融市场风险以及不确定性预期加大的今天,“特朗普效应”如果不能及时变换、及时趋于稳定、减少不确定性的话,那么与现在全球经济情况就是相互违背的——在特朗普挑起外交战和保护本国贸易的同时,也在因为自身的极大不确定性与政策矛盾性冲击着美国长期的金融发展。并且可以阐释的是,作为中国人,特朗普飙车的行为对A股市场也会有潜在的高风险:而中国A股市场也因为“特朗普效应”产生了一定的下滑,在特朗普新政出台之后,特朗普政策就已经对A股市场总体上表现为负面影响。比如说对中国具有负面影响的政策:被重新协商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退出TPP协定、严查贸易协定、标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敦促中国遵守WTO协定、对中国进口关税提升至45%(绝大多数国家提升至20%,墨西哥35%)、鼓励跨国公司将工作机会留在美国等。在这些准新政中,除了美国退出TPP协议,可能对我国经济发展构成一定的积极影响之外,其他政策都将对我国经济发展构成负面影响。与此对应的是,也将对A股市场构成负面影响。
 
但这种负面影响为金融市场带来的不确定性就是最大的风险。如果中美之间展开贸易战,那么对于美国的结果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美国自身不在这种全球的贸易战中占上风。所以,这些政策出不出台、在多大程度上出台都具有不确定性,因此,对A股市场的影响也具有不确定性。
 
5 尾声
 
金融市场内部自身的逻辑和规律,代表着其任何风险与不确定性都是我们无法控制的。今天,特朗普的政策效应所带来的短期正向影响,也使他的支持者们也依然在金融市场间高歌狂舞,欢庆着共和党时代美国强大的到来;至今而金融与金钱也在仍然在不断流转往复着;当下,由特朗普在全球中的飙车对当下金融市场中的变化不禁引起了全球投资者的密切关注:对特朗普感叹上下与欢呼左右的此刻,全球金融市场收益与风险的矛盾仍然让投资者们不禁思索自己的投资选择,政策与法规的千变万化、国际间政治擂台中的明争暗斗、战火与硝烟中的阴阳幻灭,这一切是会引领全球金融市场进入更高、更棒、更新的伟大变革,亦或是噩梦之殇:那更大的金融危机到来前那即将消逝的海市蜃楼?
 
 
但是,我们也无法完全确定“特朗普政策”未来为全球金融市场所带来的确定性影响是什么,对于未来唯一确定的就是我们对于未来的无知以及不确定性。特朗普的飙车之举虽没有对于全球金融市场的绝对的对与错、好与坏,但其意义及后续影响,在这个充满着不确定性、有着诸多输入因素的今天,恐怕最后反映在金融市场中的输出结果也只有随着未来的车轮继续向前滚动之时才可让我们亲身知晓……
 
[1] Http://gold.hexun.com/hjxh
 
[2]http://3g.cnfol.com/sc_stock/guojishichang/20170601/24787310.shtml
 
 
 
置身风起云涌的资本市场,上市企业并购呈现出汹涌之势,企业之间的股权游戏热潮不减。中国资本市场的并购热背后有着怎样的冷思考?并购潮涌的同时隐藏着哪些股权结构陷阱?养老地产与资管市场之间存在怎样错综复杂的关系?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