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管清友:让我们的内心澎湃而又宁静

管清友:让我们的内心澎湃而又宁静

文 | 管清友
 
1997年9月的那一天,秋风乍起。一路奔波,我只身来到这座海滨小城。我满怀憧憬,却又充满迷茫。我心潮澎湃,却又不知所措。那一天的傍晚,我独自来到海边,回望天空,夕阳西下,残阳如血。这一幕似乎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
 
一如几乎所有人的经历那样,四年之间,我们懵懵懂懂被时代、生活、校园、社会“裹挟”着前行。我们不停地设定目标,却又不断无法达成。我们不断学习别人的经验,却又不断无法实现。我们不断欣赏身边的风景,却又不得不匆匆离去。我们不断逼迫自己,却又一次次高谈阔论。我们参加三下乡、做过慈善、拿过挑战杯,也逃过课,挂过科,通过宵。我们经历过欢笑、喜悦,也经历过忧伤、离别。
不经意间,又是一个二十年。弹指一挥,疏忽却又漫长。2017年6月的这一天,酷暑炎炎。一路奔波,我再次踏上这片土地。
 
过去这些年,忙碌的工作让我像上紧了发条,不停的旋转。很多时候感慨身不由己。在赶来的路上,我难得安静的细数二十年前的点点滴滴。有些记忆模糊,有些印象深刻,有些连续,有些离散。甚至当学校希望我能够在毕业典礼上说些什么的时候,与我的专业演讲不同,我竟然一时不知该和大家说些什么。
 
毕竟入学20年了。站在今天这样一个时点,回顾过去,我们会感慨,人人都是大时代背景之下的沧海一粟。
 
1997年,邓小平同志逝世,香港回归。1997年,我参加了高考,从乡村到城市。
 
1998年,朱镕基当选国务院总理,亚洲金融危机爆发。1998年,我通宵看了《泰坦尼克号》,也开始关心索罗斯狙击泰铢的金融逻辑和机制。
 
1999年,中国经济陷入严重的通货紧缩,澳门回归。1999年,《伤心太平洋》泛滥的人人会唱,我参加了三下乡,学习做市场调研。
 
2000年,千年虫危机,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羽泉的歌颇为流行,我开始下决心和准备考研。
 
2001年,中国加入WTO,申奥成功。2001年,《盛夏的果实》成了毕业歌,我拿到了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入学不久,911事件发生。
 
每个人的大学都不同。越久远,越怀念。越久远,越清晰。越久远,却又越模糊。
所以,今天,我无意以所谓过来人或者成功人士的姿态来给大家布道或灌输心灵鸡汤,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我是这样,你也是这样。在时代的洪流之下,我们都是这样。
 
在过去的这些年,增长主义的理念被发挥得淋漓尽致,经济的繁荣和泡沫一方面带来了福利的增进,另一方面也带来了阶层的分化、风气的浮躁和个体的焦虑。我们在政治正确的面纱之下成为了一个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不自知,我们不断参与着导演着一幕幕设定好的剧情而不自省,我们不可逆转的从众从俗失去自我而不自怜。
 
无论我们是参加工作还是选择继续深造,我们都难免奔波在大城市拥挤的街道,成为人山人海的地铁站里寻找梦想的那一份子。关于毕业和离别的文学作品感性和美好,但是毕业后的工作和生活很可能现实和残酷。未来的道路,今天我们无法描述清晰,也无法完全规划。我们应该预见到这种不确定性,并乐于接受它。
 
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适应社会,但又能够给自己的内心留一份坚持。
我希望我们树立一个目标,但又能够及时调试自己。
 
我希望我们有一份安身立命的工作,但又能够愉快的享受这种状态。
 
我希望我们能够做一点事业,但又不至于成为我们生活的全部。
 
我希望我们能够走出自己的足迹,但又不会在若干年后后悔。
 
我希望我们能够时常保持内心的澎湃,但又随时可以回归宁静。
 
祝贺各位学弟学妹毕业。也与大家共勉。
 
2017年6月于山东大学威海校区毕业典礼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