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又见怜花丨江湖是要花钱的

又见怜花丨江湖是要花钱的

熟悉我的同学都知道,王怜花的《古金兵器谱》曾陪伴我在MONTREAL求学的漫长寒冬。对我而言,“怜花的古金江湖,是关于青春记忆的微光,是理想主义余晖的微光。他们终将死去,却倔强的不肯化成灰烬”。
 
十年前读怜花的时候,他像是一个符号。在那个年代的汉语和武侠江湖里,他是关于青春、关于道路选择,关于一个独立个体存在的特殊印记。每个人在怜花的江湖里,都读到不同的、但同样年轻干净的自己。我对这本书的偏爱,就像他写的“蠢男子之歌”,
 
“曾有一个女人我为之心碎,那时候我年轻;爱得纯洁所以爱得疯狂”。
 
十天前的夜里,我收到怜花的邮件,里面是一篇叫做《江湖是要花钱的》的文章,副标题叫做“香帅无花《金钱永不眠》的江湖背景”。深夜11点,我在手机上将这篇文章看了三遍,笑了三遍,这等纵横捭阖,举重若轻的文字,真是叫人无话可说,脑子里嗡嗡作响,翻来覆去,竟只得几个字,
 
“又见怜花! 又见怜花!”
 
@香帅无花的名号来自《楚留香》中亦友亦敌的两个人,也许那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两面:盗亦有道的老江湖、孤芳自赏的清洁癖;但她的本尊却很可能是来自《白玉老虎》中令人生畏的蜀中唐门,芳名唐涯。坊间传说,唐门举行抓周仪式,其时唐门长辈唐二先生正痴迷于《天涯明月刀》,随口一句“天涯远不远?”,遂取“涯”字。
 
话说江湖学问千门百派,其中命门之学乃是关于钱的学问,江湖俗称金融学。金融金融,一个是金、一个是融。唐涯异邦学艺、潜心金融,某一日,风雨如晦,心有所感,融会贯通:钱,越多越好;钱,身外之物。于是自号@香帅无花,行走江湖,以明心志。她觉悟这一幕,像三少爷突然想明白燕十三的夺命第十五剑,也像绝命毒师老白说的:“I am awake”。
 
关于钱的学问,关于钱越多越好这件事,还有哪句话比“金钱永不眠”更能一剑封喉呢?所以,@香帅无花的江湖秘籍就叫《金钱永不眠》。金融的真谛,大家话赶话,都喜欢说关键词是信用、风险、预期等等。不过,在江湖肉搏中,可能只有一个关键词:投机。对于基金经理来说,“价值投资”只是一个政治正确的路演说辞。看看《亿万》第二季里,一个季度业绩不好,就能急坏基金管理人。做二级市场的高手,比如江湖人称“白衣阿曼尼”的徐翔,在他还没有内幕消息做杀手级暗器(此暗器威力堪比唐门暗器)的时代,完全是一个天赋异秉、直觉敏锐的沉默刺客,后来傍上朝廷大佬后才变身为炼金术士。做VC的都心照不宣:那些从Pre-A到A+轮的估值,一大半是靠拍脑门的。《股票市场的投机因子能赚钱吗?》专门讲投机这件事,深入浅出、举重若轻,转引如下:
 
理论:
 
1977 年,诺奖得主默顿·米勒提出投机会使金融资产价格有长期偏离其基本面估值的风险,所以股票价格中应该包含这部分风险的溢价。到2003 年,有个很牛的中国经济学家熊伟和他的合作者沙克曼(Scheinkman)又进一步证明了股票的价格中确实会有一个“投机因子”或者说“泡沫因子”,要考虑股票的准确估价,就需要将这个因子考虑进去。
 
实验:
 
在任意一个月的月末,我们先计算所有股票的异常换手率,然后排序,并分成10 组(组数可以调整),然后买入异常换手率最高的一组(高投机型股票),卖空异常换手率最低的一组(低投机型股票),持有一段时间——这个交易策略的年化收益率是23.5%。我们再将一些交易费用(比如印花税、买卖价差等)和一些其他费用剔除,这个交易策略仍然能稳定地带来21%以上的收益。
 
结论:
 
在中国A股市场上,基于投机因子的交易策略始终能带来远远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收益率,牛市和熊市都一样。
 
另一个结论:
 
更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有卖空限制的市场投机程度更高,股价也更高,用金融术语说就是有一个“投机溢价”。这里需要稍作补充:中国市场一直有严格的卖空限制,在2010 年融资融券启动后算是开始了解禁卖空限制的第一步。在2011 年的股指期货推出后这一限制进一步放松。与这趋势相吻合,我们发现我国A股市场的异常换手率也呈现出下降的趋势。
 
2011年股指期货推出后,即将归隐的温相欣慰地说了一句:中国市场终于也能做空了。噫,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几个月前,川普刚当选总统时,说普京对他有好感是资产(asset),转眼间,随着俄罗斯黑客操纵美国选情传闻发酵,资产变成了负债。
 
争夺权力和金钱的方式从暴力、非法转向和平、合法,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里程碑。选举和并购,是政经领域里的典型代表。宝能收购万科,本是合法的正当举动,但在本朝这个神奇的市场环境里,却演绎出各种故事。市场不幸学者幸,@香帅无花因此得以在书里,用三个长帖来说个明白。
 
在第一帖《万科VS 宝能:理想向左,资本向右》里,@香帅无花先讲宝能为啥子要买万科:
 
万科被宝能盯上,一点儿也不奇怪。实际上应该奇怪的是这么多年居然没有被人盯上。为什么?因为像万科这样的标的,从兼并收购的角度来看,简直就是万里挑一的肥肉。2012—2014 年,万科的净资产回报率分别是21.49%、21.49%和19.08%,而同期房地产业平均的净资产回报率是10.38%、10.84%和5.9%。从2013—2015 年的市盈率来看,万科A股的市盈率平均为11.45%,而同期中信房地产指数的市盈率为18.72%,也就是说,万科在过去的几年中,比兄弟房地产企业的市盈率低了差不多40%。按照金融学的术语,这就是“价值被低估”的股票啊,不但价值被低估,股权还分散,这就好比一个二八芳龄的姑娘,貌美如花,聘礼要求超级低,陪嫁超级多——却没有登徒子看上,那不奇怪吗?坦白说,在美国市场上,这样价值被低估的“现金牛”企业估计早就被各路资本穷追不舍了。
 
在赞叹了宝能姚董的战法正确、战绩辉煌后,@香帅无花总结评价说:
 
这个案例只是一个开端,是中国资本市场良性发展的一个开端。从前我们习惯了幕后交易、暗箱操纵、老鼠仓,现在转到地面上,大家堂堂正正地开战,用资本说话,用战术说话——证监会发表的公告大概也表明了这一点,在现行法律法规范围内的交易行为,是受到保护的。在我看来,这是资本市场进步的标志。
 
常识健全的人应该都会同意这个评价,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会倾向于把身上所有能举的部位都举起来表赞同。
 
但是,万科王董不干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咋能让一个门口的陌生人来做主呢——特别是这个陌生人还是卖菜起家的野蛮人,还是民营企业?于是,宝万之争起,江湖狼烟滚。
 
其实,这不过是个股权和控制权的常识性问题。想到普及常识于吾国吾民功德无量,@香帅无花在第二帖《股权VS 控制权:万科围城》里苦口婆心:
 
1988 年,王石放弃了股权也许是历史的局限;2000 年,在企业实力、政商环境、金融市场背景以及个人交情等种种因素的考量中,万科引进华润无疑也是当时约束条件下的最优选择。然而时代在变,万科却没有变——作为一个核心资产之一在于“管理团队能力”的企业,在长达10 多年的时间里,没有从制度层面或者从企业运营模式方面上做出努力,使企业股权比例和企业核心要素禀赋没能得以正确地匹配。在这样的股权结构和公司控制模式下,坦白说,即使不是在2015 年,股东与管理层的矛盾总会在某个时点爆发出来。
对比一下,曹国伟从新浪CFO升任CEO,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MBO,从而确保了团队作为第一大股东的控制地位。一个带头大哥的时间管理中,最紧急、最重要的事项是什麽?装逼、装大爷都是人之常情,但光装逼、装大爷解决不了控制权的问题。
 
第三帖《并购时代之风起云涌》,@香帅无花提醒江湖大佬们,中国的并购时代来了:
 
经济下行、公司利润下滑、管理层代理问题、公司价值被低估、游资流动,这些曾经催生了美国杠杆收购潮的重要因素,也在2015 年和2016 年的中国资本市场上开始掀起风浪。并购的时代已经来临,所有仍然希望留在资本市场上的企业,将无法回避这个命题。
 
金融圈喜欢古龙、金庸的人很多,究其原因,或许是因为,金融最接近真正的江湖:有刀口舔血的血雨腥风,也有四两拨千斤的举重若轻;有青山磊落险峰行,也有酒罢问君三语。从“只要有稳定的现金流,就可以证券化”这条江湖切口出发,@香帅无花在《资产证券化的前世今生》的结尾(同时也是全书的结尾)总结道:
 
在大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华尔街的金融家做的究竟是什么业务?其实想一想,就是将形形色色的现金流“证券化”——从债券、股票,到资产支持证券。金钱永不眠,而金融的创新,也不会停止。
 
古龙和金庸都有过类似的总结。在《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两段故事的转折处,金庸写道:“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少年子弟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在《风云第一刀》的结尾,孙小红、李寻欢目睹一个少年离别恋人去闯江湖的伤感场景,孙小红不解何必要闯江湖而伤别离,李寻欢解释说江湖子弟就是这样一代接一代闯江湖,否则就没有江湖了。
 
金钱必须永不眠,否则就不叫金钱了。
        
王怜花
                                         2017.4.12.
                                         于温榆河畔
【财新私房课】
 
 
置身风起云涌的资本市场,上市企业并购呈现出汹涌之势,企业之间的股权游戏热潮不减。中国资本市场的并购热背后有着怎样的冷思考?并购潮涌的同时隐藏着哪些股权结构陷阱?养老地产与资管市场之间存在怎样错综复杂的关系?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