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文章归档 > 2017年八月
2017年08月30日 09:31

东成还是西就?金融的东西方大分流

东成还是西就?金融的东西方大分流
香帅如是说
 
后台有好多人在问,这段时间我写东西的频率些稀疏。回思了一下,真是如此。倒不是偷懒,一来人到保温杯的年龄,总是七七八八的混帐事多,家庭,教学,科研……随便就纠织成一张蛛网,将人陷了进去。二来也一直在思考,公号这种时评类的零碎写作,更多的是满足一种多巴胺式的快感,短暂的兴奋刺激后很快的就忘了。是否能找到一条“纵贯线”,把散落的现象穿起来,以某种更系统的方式呈现?这样的思考和写作,也许更像浅阅读时代的一个量杯,多少可以呈现出一杯水的形态。这种摸索的过程,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和艰难很多,在深深浅浅的阅读和写作中......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8日 14:21

保温杯说,等繁华落空我们短暂相逢

保温杯说,等繁华落空我们短暂相逢
保温杯群像
 
这是属于保温杯的一周。前黑豹乐队的叛逆少年赵明义成了端着保温杯,吞吐着泡枸杞的中年大叔,微腆的肚腩,再无法可修饰的眼袋和发际线,憨厚一笑,笑得多少还自以为少年风流的中年和准中年胆战心惊,不由的吸了口气收一收小腹,默默脱下手串,放下手里形形色色的杯子,停下吹拂茶叶的动作……
 
每天看着自己所在的各个群里关于保温杯的话题热度不褪,默默回想了一下,终于不无悲痛地承认,因为我所在的正是中年症候症初级的高危人群,当然,包括我自己。虽然一直因为嫌麻烦抗拒保温杯,但是床头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1日 16:33

诗酒趁年华 | 老男孩

诗酒趁年华 | 老男孩
 
这两天课间一直在听郑钧一首叫《溺爱》的老歌,大约是2001年左右发行的吧。这个时候30多岁的郑钧,嗓音已经没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和《赤裸裸》时代的金属质感,风格和《灰姑娘》有点像,却多了点温暖,少了点轻狂。
 
不过最喜欢的其实是一首有点冷门的歌,《老男孩》。这个歌有个筷子兄弟唱的同名曲,传唱甚广,听过,实在听不下去。郑钧这首《老男孩》出自他2007年专辑《长安长安》,当时他已经40岁了,声音却似乎越过了青年时的高亢,初老年代的慵懒,开始拥有了一种内在的温暖和力量。
 
这么多年我随手爱翻看的书里,有本叫《古金兵器谱》......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8日 14:24

智能商业中,你一定要记住的19个要点!

智能商业中,你一定要记住的19个要点!
香帅如是说
 
在“一个互联网布道者的‘智能商业’20讲”的推荐语中,我曾说“每个人都意识到我们身处一个巨大转折的年代——“互-联-网”改变了人类社会的聚居模式,也正在改变我们的思考和生活——未来如此快速,美妙,又危险地飞驰而来,曾鸣教授的思考,是帮助普通人通往未来的第一张车票。”。听完整个课程后,这个感觉更强烈——毎一讲的关键词都是时代的关键词,都将反射在未来的每个节点。
 
*本文经曾鸣书院公众号(ID:zengmingshuyuan)授权发布。
 
曾......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4日 16:38

诗酒趁年华 | 致夏天

诗酒趁年华 | 致夏天
嗨,好久好久好久不见。久到我几乎忘了要如何的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大约是夏日太炎热,蝉鸣太聒噪,总之从初夏某一天开始,突然丧失了读诗的兴致,然后,然后懒洋洋的蛰伏了一整个漫长的夏。
 
突然间立了秋,还没有来得及将冰丝的床单换成绵麻制品,一层又一层的秋雨已经密密织织地下了起来,夜里呆坐窗前,看着墨墨的天空,风吹过单衣,竟然有了一丝细微的凉意,忍不住想起了“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的句子。有点惆怅,这个夏天就这么的要过去了。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1日 09:27

快递江湖简史:顺丰与四通一达们的青葱时光

快递江湖简史:顺丰与四通一达们的青葱时光
香帅如是说
 
在中国互联网的浪潮中,电商的崛起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而这道风景的背后,是极为迅捷的庞大物流体系。物流是电商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你很难想象,离开了顺丰和几通一达的中国电商,还会具有这样的魔力。
 
去年4月,我去浙江桐庐调研之前做功课,才发现占据中国快递业的三通一达居然全部出自这个杭州边上的小小城镇 —— 其实这也不奇怪,从明清时代开始,中国民间生长出来的行业发展就呈现出很强的地域商帮特征,徽商,晋商,浙商,闽商……一个人离乡背井的成功,很快会口耳相传,成为当地的图腾,吸引着一个个村镇......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4日 09:28

中国消费贷证券化白皮书(2017)

中国消费贷证券化白皮书(2017)
文 | 香帅团队
 
这几年“证券化”和“消费金融”都是最吸引眼球的热词,最近网上流传,一篇叫《不知不觉,蚂蚁金服搞了1,580亿ABS》的热文,随便一句“蚂蚁金服超过了国开行!”这样简单粗暴又惹眼球的表述,激起蛙声一片。另外一篇更厉害,叫《起底8家消费金融公司逾期率》,某位记者同志根据这8家消费贷证券化的发行说明书和季报,反推出了这八家发行人自身的消费贷不良率,搞了两个耸人听闻的数字,一是说银行信用卡的不良率达到了11%,二是说蚂蚁金服的不良率达到了33%。
 
怀着对我国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的恐惧读完了这些热文,不禁对天朝小学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