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文章归档 > 2017年05月
2017年05月19日 09:30

书评 | 金钱永不眠,危机如初见

书评 | 金钱永不眠,危机如初见 文 | 程实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魂,无处话凄凉”。眨眼间,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十年,萦绕在全球市场中的萧瑟与悲怆却并未明显消散。十年很长,十年也很短,这个世界改变了很多,但危机依旧如若初见,贪婪、欺骗和掠夺没有被消灭,反而披上另一层外衣,在不同的角落里万物生长,肆无忌惮。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市场就是江湖。江湖不相信眼泪,金钱永不眠,图穷匕首见,这才是时间无法冲淡...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7日 09:28

理想丰满也要担心现实骨感|金融去杠杆操作中的风险

理想丰满也要担心现实骨感|金融去杠杆操作中的风险 文 | 北京大学香帅研究团队   金融市场上的行政化命令,需要严肃审慎地考虑评估具体操作手段可能带来的影响。去杠杆、去通道、去嵌套的理念是美好的,但是要考虑道路的曲折性,急于一步登天,反而容易按下葫芦起来瓢。2015年强制快速去杠杆操作是前车之鉴,在目前的官员体制和行政命令主导的市场条件下,将金融监管问题简单化、政治化,可能会造成大量投资者同时做出资产重新配置决定,即使理念正确,操作不当同样会引发系统性...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5日 16:25

新金融出海启示录 | 蚂蚁金服的“一带一路”

新金融出海启示录 | 蚂蚁金服的“一带一路” 文 | 北京大学香帅研究团队   在“新经济”浪潮席卷全球的今天,如何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合作共赢,推动兼容并蓄的创新性文明交流,促进全球的稳定增长,是人类共同的命题。作为贯穿欧亚大陆,连接东亚经济圈和欧洲经济圈的新型开放性经济合作体,“一带一路”为沿线国家提供了多层次,多维度的合作机制。“基础设施建设”是其核心战略之一。   中国企业出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微观上至关重要的一环。据统计,从2013至201...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2日 09:28

林毅夫 | 在孤独中前行

林毅夫 | 在孤独中前行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孔子 《论语·泰伯章》   想起林毅夫老师,我脑子里跳出的第一个词语竟然是“孤独”。闭上眼浮现出的,是一个挺拔的高大背影,不知疲倦地走在一条宽阔的、但车流稀疏的大路之上。阳光从他肩上滑落,落在地上的影子,倔强中透着一丝寂寥。   对于我们前后好几代的经济学子来说,林毅夫以及他创立的中国经济研究中心(CCER) ,曾经是殿堂级的现...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1日 14:51

商界纵贯线

生意人、企业家、土豪、老板,这是现代对商人的各种称呼,翻阅一下古籍,我们会发现,古代人们用的字眼常常是,贩子、市侩、挑货郎等等。有些商人尽管富可敌国,但要取得社会地位,依然非常困难。   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穿越回古代,你会选择在哪个朝代做商人呢?   春秋战国的商人地位   要是你热爱素食杂粮和素色服,那年代庶民的主食是黍稷豆类,染料业也非常不发达,到春秋战国其实挺好。整体上而言,那...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1日 14:47

吕明方:金融的柴米油盐

吕明方:金融的柴米油盐 香帅如是说   和明方大哥认识十多年了,期间看他将上实的资本运作得风云变幻,之后又见他挥手作别体制,虎虎生风开了下半场。他是我见过的最sharp 和最deep的人之一,什么事在他那儿,都是三言俩语直逼本质。说起现在的“跨界”,明方大哥笑一笑,慢慢夹起一只大明虾,悠悠地说“本质不就是为了找更多用户?”一语道破天机,如今语言太多是废话。与君相谈,却是如饮醇酒,烧脑又醒神。   文 | 吕明方     读唐...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8日 14:11

曾鸣 | 这个世界不会再有下一个巴菲特

曾鸣 | 这个世界不会再有下一个巴菲特 热点提要:2017年第 52 届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正在美国奥马哈召开,两位已到耄耋之年的老人,巴菲特和芒格用5个小时的时间回答了媒体的提问,曾鸣教授参加了这次会议,他在过程中渐渐感觉到,属于巴菲特和芒格的时代,正在过去。   美式资本主义时代正在渐渐远去。是時候开始属于你,属于下一个时代的传奇了。二十年后,世界将聆听你的故事。 文 | 曾鸣   不会再有下一个巴菲特了,这是一个时代的传奇。但这个時代...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2日 16:23

火山口上的山东——债务背后的政、银、企关系

火山口上的山东——债务背后的政、银、企关系 香帅如是说   2017年春,山东大型企业的债务风险集中暴发,尤其是鲁北地区滨州与东营两市情况最为危急。山东“大象经济”多年来政府托底之下债务安全的美誉不再,在连环发生的企业债务危机中落魄地成为了“中国窘境的一面镜子”。然而对于山东的巨象型企业来说,政府既是危机中力挽狂澜的最后救赎,也是债务“超重”的根源所在。   风口浪尖上的魏桥集团恰好就是在政府支持下快速生长的典型代表。它 “自备电厂、自建电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