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文章归档 > 2017年四月
2017年04月27日 13:55

曾鸣 | 未来商业发展的三部曲:在线、互动、协同

曾鸣 | 未来商业发展的三部曲:在线、互动、协同
香帅如是说
 
作为长江商学院的教授、阿里的首席战略官、参谋长、和湖畔大学的教务长,曾鸣教授从象牙塔走进商业江湖,又超越江湖,从更本质本源的角度开始思考人类商业文明的未来。作为中国最大商业平台和商业生态的战略智囊,曾鸣教授亲历了“平台”与“生态”的萌芽和演化历程,亲历技术对这个时代的重塑和改变——就像在时间开始的地方,他确切的感到了大爆炸来临之前的张力。下面的这篇文章由曾教授在“曾鸣书院”公众号上的系列文章集结而成。从商业的智能化趋势开始,教授将“创智时代”、“精准商业”的逻辑......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4日 16:36

又见怜花丨江湖是要花钱的

又见怜花丨江湖是要花钱的
熟悉我的同学都知道,王怜花的《古金兵器谱》曾陪伴我在MONTREAL求学的漫长寒冬。对我而言,“怜花的古金江湖,是关于青春记忆的微光,是理想主义余晖的微光。他们终将死去,却倔强的不肯化成灰烬”。
 
十年前读怜花的时候,他像是一个符号。在那个年代的汉语和武侠江湖里,他是关于青春、关于道路选择,关于一个独立个体存在的特殊印记。每个人在怜花的江湖里,都读到不同的、但同样年轻干净的自己。我对这本书的偏爱,就像他写的“蠢男子之歌”,
 
“曾有一个女人我为之心碎,那时候我年轻;爱得纯洁所以爱得疯狂”。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8日 15:34

诗酒趁年华 | 你好哇,王小波

诗酒趁年华 | 你好哇,王小波
文 | 谭华杰 唐涯 
 
周二的下午,突然收到磊磊同学公号的推送,是一张图片,一张久远的、快被忘记的脸。“似水流年中,寻找无双。黄金时代里,特立独行”— 哦,王小波已经死去20年了。我读王小波很晚,出国以后才断断续续的看,那时候已经过了最爱读书,对文字一见倾心的年龄,但是看到小波,还是忍不住又惊叹又欢喜。中文的精炼和性灵,在他笔下毫不着力的刺过来,头皮和指尖偶而都有酥麻的感觉 — 王二就站在那里,你忘却了他的美丑、年龄、性别。他好像在我体内的某个部分,躁动不安,但又仿佛在离我生活极远的地方,讥诮地旁观。
那段时间,我很迷小波,......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7日 09:28

中国省际债务危机实录之一 | 担保圈崩塌下的企业抉择

中国省际债务危机实录之一 | 担保圈崩塌下的企业抉择
香帅如是说
 
近期山东的债务危机,引发了新一轮对地方债务的关注和担忧。在山东债务危机中,“互保、联保”所形成的担保圈是最令人担心的风险源头所在——大批企业甚至地方政府通过盘枝错节的银企关系,被套在一张复杂的信用网络之内。一旦扳机扣下,会不会引起多米诺骨牌似的崩塌?会不会导致局部经济危机?会不会有连锁的破产、失业,乃至引起最揪心的群体性事件?很多人都在紧张的等着答案。
 
山东正在经历的担保圈危机,曾以不同的方式、规模、在不同的政商环境中在浙江上演过。对于一直是寂寞山谷野百合般的浙江民营企业们......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4日 17:31

即便会写《未来简史》,把人当机器的都是傻瓜

即便会写《未来简史》,把人当机器的都是傻瓜
文 | 陈龙 
 
在读英国历史经济学家斯基德斯基(Skidelsky)教授的一篇文章,叫《经济学家和经济》。他回忆起08年金融危机之后,英国女王把很多经济学家召集起来,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没有人及早发现这个危机?当时的反馈是聪明人共同的思考盲点。
 
但是斯基德斯基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经济学家的教育问题。过去的经济学大家,从亚当斯密、凯恩斯、熊彼特、到哈耶克,都不是只研究经济学的;他们学习哲学、历史、心理学和政治学。在他们眼中,经济不是精密仪器;凯恩斯警告不要“把每一个现象都精确化”。这种教育和思考的广度会带来更宽的视野。</......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3日 15:25

淡霾的春天里的三日读书时光

淡霾的春天里的三日读书时光
胡百精(长白)是我认识的人里面的一个特殊存在,他不是经济学家,不懂金融经济,买个房子犹犹豫豫,偷问我“杠杆”究竟为何物。
 
在粗陋的北京城里,他的生活是这样子的,“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把古诗十九首翻出来读一遍,好像在暮春或晚秋,与落叶飞花说说话。共生一树,你们还不认识吧?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明天又是风雨,又有伤心事。” 就连看韦小宝,他也能读出四十二章经的悲哀,“一部尽扫财色爱欲相害的经书,包裹着一张藏宝图,就像水覆着火”。
 
当我要求这个十一岁就“动念做一个流浪诗人,在每一个有鸽子的广场,用句子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