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唐涯 > 文章归档 > 2017年二月
2017年02月27日 09:28

金钱永不眠

金钱永不眠
越过山丘
 
文 | 唐涯
       
从中信出版社的维益找我讨论出书开始,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金钱永不眠》终于姗姗迟来。可能每个人都会特别珍惜生命中很多的初次体验吧,看着黑底金字的封皮设计,我原谅了自己的拖沓和疲懒。
 
按照套路,在一本书的末尾,我应该有个跋,写上一本书出生的来世今生,然后附上长长的致谢名单。然而在收到龙哥(编者注:陈龙,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写的书评后,我决定放弃自己写跋的念头,因为所有隐藏在这十几万字......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22日 17:02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 阿罗的研究历程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 阿罗的研究历程
阿罗(Kenneth J.Arrow)去世了。这个名字对于所有经济学专业学生来说,是神邸一般的存在。
 
第一次见到Arrow的名字,是微观经济学中关于不确定性下的选择(Choice under uncertainty)。 当时只觉得生涩拗口。这么多年回过头再琢磨他的 “不可能性定理”,才感到什么叫大道至简。
 
在假设存在两个以上的选项,有两个以上不同偏好的人来进行选择的情况下,阿罗证明了一个令人讶异又沮丧的结论:在每个社会成员有特定偏好的情况下,不可能找出一个在逻辑上个人偏好与全社会偏好不矛盾的选择,换句话说,在社会选择中,不存在使绝大多数人都满意的决定。
 ......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20日 16:47

诗酒趁年华 | 大龄非文艺男青年之歌

诗酒趁年华 | 大龄非文艺男青年之歌
赵雷火了,真真假假的民谣又成了文艺青年的另一个灵魂的丽江。我喜欢的几个歌手是不包括赵小雷的,尤其是红得发紫《理想》和《成都》,左右听着都耳熟,不知道在哪里似曾相识。 安利几个我喜欢的歌手吧,书卷气十足的冯佳界,音乐诗人程壁,校园感特别足的陈小熊,带着野性的陈粒……宋冬野大家都熟,我最喜欢的是冯唐作词的《万物生长》,尤其是前半段。
前几年宋冬野的《董小姐》的覆盖面之广,堪比当年老狼甩着长发唱起的《同桌的你》。民谣中的性别角色其实很有意思。时代变了,女生也在变:那个“多愁善感的”、“爱哭的”、等着做人新娘的羞怯女生再也不会“不知所措靠......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20日 16:38

邓小平和波普尔:政治哲学上的伟大相遇

邓小平和波普尔:政治哲学上的伟大相遇
——为纪念邓小平逝世20周年而作
 
文 | 杜益民 唐涯
 
香帅如是说 
 
1997年2月19日,一个在中国历史打下最深烙印的四川人闭上了眼睛,没有等到他一直在等待的香港回归。整整20年过去了,中国仍然在他瘦小但是伟岸的背影中,改革开放仍然是这个国家亟待解决、亟待深化的命题。
 
“改革”是个充满了历史趣味的词语。早在公元前307年,赵武灵王为了加强国力,下令让百姓从传统的汉服长裙改穿胡人的短衣长裤,学习骑马射箭,这就是著名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16日 09:33

宏观交易入门101 | 尾声

文 | 熊猫交易员
 
新年假期已经结束了。听说,喜欢熊猫的小伙伴们,也在盼望着、盼望着更文的日子里,相继返回工位了……从“学习使我快乐”的口号,换到了“工作使我快乐”的鸡血,但,只要你是快乐的,就一切都好。
 
呃......可是今天熊猫交易员似乎有点儿浅浅的忧伤,因为宏观交易入门系列课程更新即将完结。
 
是啊,随着宏观交易入门系列课程断断续续的更新,一不留神还是“刺溜”进入了尾声,从推出第一课《货币银行体系的资金和信贷》时,后台铺天盖地的留言“好难,看不懂”,到推出第四......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14日 09:31

2017年人民币汇率全展望之一

香帅如是说
 
文 | 唐涯
 
从2015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贬值”成了中国最热的话题。普通百姓惶惶不可终日数着自己口袋里可怜的钞票,听各路经济学家们指点江山,想着怎么“多换个三五斗”。
 
2016年初,破7,破7.3,7.8,甚至有破8.5的各种预测,我们曾经两次推送北大徐远的《人民币汇率不会破7》一文,分析汇率变动的各种因素,估算均衡汇率在6.6-6.8之间,但是不会破7,算得是当时市场上的异类。预测回头看,一年之后,这个估算的框......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13日 17:00

诗酒趁年华 | 寻找唐诗宋词里的元宵节

诗酒趁年华 | 寻找唐诗宋词里的元宵节
 
过元宵的习俗在汉朝就已经很成型了,一说是人们庆祝一年中第一次的月圆之夜。根据道教的说法,正月十五、七月十五、和十月十五分别叫上元节、中元节、和下元节。当然还有很多其他传奇的说法,有的说是平定“诸吕之乱”后,汉文帝将平乱的正月十五定为庆祝日,还有更浪漫的说法是东方朔为了帮助一个会做汤圆的叫“元宵”的宫女能回家与家人团聚,设计让武帝下令全城正月十五张灯结彩,妃子宫娥都上街观灯,元宵也借机与亲人短暂团圆。这些民间传说多少有点牵强,图个一笑而已。但是从诗文记载来看,元宵成为全民性的狂欢节,应该是在隋唐以后,吃汤圆(元宵),看花灯、猜灯谜、擂鼓、踩......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6日 09:27

蜗居下的香港 | 90后眼中的香港房奴梦

蜗居下的香港 | 90后眼中的香港房奴梦
香帅如是说
 
文 | 唐涯
 
大城市房价高,年轻人买房定居难,难于上青天。这个现象,古今中外,都没有变过。大唐的长安的房价在历史上有名的“长安居,大不易”。韩愈给儿子写诗,“始我来京师,止携一束书。辛勤三十年,以有此屋庐”——官拜副部级的监察御史兼大文豪花费了三十年的时间,才在长安城一百零八个坊外(按照现在算,估摸得到五环以外)买了个平民四合院,结束“北漂”生涯。即使是生活在成都的杜甫住房条件也不咋地,一阵风就将茅屋顶......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4日 13:21

诗酒趁年华 | 你的名字

“年”又快过完了。这几年每个春节都差不多,陪着父母闲话家常,在春晚的背景噪音中吐个槽,手机上刷个屏,吃喝闲散着。我有好几天没有碰电脑,日子感觉慢了下来,心里倒是荡漾起一种懒散柔和的情绪,和平常不太一样。
 
除夕夜里,在零点的烟花绽放和鞭炮鸣闪之后,父母都睡了,坐在床上听歌“守岁”。冯佳界的《你的名字》。吉他声里,他轻轻的唱,“笔尖落在纸上,仿佛春天的种子,被大地的谦卑的胸怀抱紧……油墨沉入纸中,永不能让他离去……你的名字,是从太阳里浸透的金色,又像泥泞遥远的路程般绝望艰难。每晚我看到挂在树梢上悒郁的月影,我的心情,......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4日 09:36

熊猫笔记丨宏观交易入门之Trading Skills

熊猫笔记丨宏观交易入门之Trading Skills
文 | 熊猫交易员
 
Trading是最令人迷醉的环节。我们谈到的Monetary Economics、Macroeconomics乃至后面还将提及的Derivative Securities等部分,都来自于严谨的学术研究,所以有丰富的资料可以供Macro Trader修炼。然而虽然书店里堆满了《击败K线图》《21天致富》等东西,却没有一个商学院金融系有Trading这个研究方向或者出版Journal of Trading。究其原因,Trading其实是投资决策过程的一个执行环节,几乎所有影响投资决策的因素,从最广阔的宏观到最细微的微观,都会在Trading环节混杂起来。考虑到Trading环节需要面对一大锅成分复杂的可怕混合物,那么Trading环节的最大的困难,在我看来还真不是低买高卖,......
阅读全文>>